完结

徐情迷露

作者:最好感觉 | 灵异小说 | 围观:3471

收藏

  1909年大饥荒,农民热潮逃难热潮。为了活一直这样更有甚者发掘别人的祖坟,挖墓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故事就从那就……主角机缘凑巧步入古墓,却意外发现所有探险都关于一个人——徐偃王,情结如何发展中? 谜题等你来破除!于是太爷爷举家逃亡江苏,安顿在一个靠近洪泽湖的小镇上,通过各种渠道购买房屋。因为那里的百姓捕鱼的人远远高于种地的。就索性开了一间渔行(就是别人打鱼来你这里卖但是要给你提成)。我爷爷于1925年出生,取名叫李彦昌,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我爷爷还有6个姐姐。从小太爷爷就把他惯坏了,成年之后吃喝赌,但是不嫖。1945年日本投降,江苏重新回到国民党手里,国民党下令禁止私人创办企业,可怜太爷爷那苦心经营的渔行落入一位国民党军官家属手里。六七十岁的太爷爷一怒之下,旧疾复发,就此西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山上采石队总归是危险的,终于有一天发生的坍塌,砸死十几个矿工,我爷爷幸好那天他休息。老强就是那天值班,没有进矿相安无事。听那天侥幸活下来的工友说是因为挖到一个宋朝古墓才发生坍塌。果然没过多久市里考古队就下乡了,因为人手不够,我爷爷这些人被征召清理乱石加上搬运文物,宋朝原本就是中国古代最富庶的时代,这座古墓里的宝贝更价值连城。我爷爷在墓里看的眼花缭乱无数金银瓷器摆在面前,虽然有些腐蚀,但依然遮不住它的光华,虽然眼馋但是和国家抢肉吃明摆找死,送走考古队后,采石工是不能干了,于是又回到生产队里,干起老本行,好在无妻无子,日子勉强能过去。

      去年高考,身为文科生的我勉强过了二本线,家里人都劝我填志愿和我堂哥一样报考学医。但是我对这个行业丝毫没有兴趣,选了个比较冷门的历史学,我对历史故事比较感兴趣,就来到苏州大学。我原名叫李文,但是我的数学老师总是叫我李天,那时我还郁闷了很久,我向我老爹乞求多次,才同意我改名,不过认识我的人还叫我李文。

      到了站还是那个司机把我喊醒,我苦笑一下,连声说谢谢。出了车站一看都七点多了,四处望了望也没发现大伯。叹了一口气,一个人拖着箱子在路边走着,十几分钟也没叫到计程车。我心想也好,不如走去,逛一逛这座熟悉的城市,我初中高中全在这个地方读的,那熟悉的场景,想着又爱又恨的读书时光马上就结束了,有点悲伤。

      “喂?是大伯吗?”

      “你人呢?我到家一个人都没有?”

      也不知道哪一天晚上老强找到我爷爷家门,老强说:“其实那次考古队抢救发掘那座古墓其实是一个价值连城的疑冢,根据风水那座墓的位置根本不是宝穴,真正的宝地而是在那座墓的地下十几米处。疑冢尚且如此,那真主还得了我们这下发财了!”我爷爷起初不相信,老强又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老爹就是干这一行的,师承东陵大盗孙殿英。我老强虽然没有下斗的经验但看风水本领无人能比。”

      我爷爷在外面闯荡了三十多年,其间详细我也不得而知。86年大概我爷爷觉得自己也老了,金盆洗手,全家搬到了老家,一切也安定了下来。我爷爷在我刚读高中的时候去世,我在县城里读书,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我爷爷一生有3个儿子,我老爹排名老二叫李胜康,大伯叫李祥康,三叔叫李兵康。我老爹是我们村第一个上大学的,毕业分配到县城教书。我大伯是从穷日子过来的,念了两年书就下来帮家里干活,从小省吃俭用,也是我老爹兄弟里最有钱的一个,在县城开了一个当铺。我三叔,记得我小时候他回来给我哥和我买了部红白机,还有一年回来跟我堂哥在公园拍了张合照,其他没什么印象。我老爹说他二十多岁跟着一群兄弟出去闯荡,我爷爷不知怎么极力反对,但是还是走了,至今不知踪迹,我爷爷气的也没有找他。

      翌日一大早老强和我爷爷找到金崇涣的家,商量什么时候下墓。不过那老头似乎很看不起我爷爷,我爷爷没和他一般计较。商讨一番决定后天出发留一天准备工具。

      他们下墓进墓之后的故事我爷爷没有告诉我,总说着小孩子听多了不好。就告诉我那次他们大意了,那座宋朝疑冢下,竟然是一座西周古墓。老强死于非命,我爷爷至死左手只有四个手指头。那个金崇涣,右腿连着膝盖断掉,小腹肠子都漏了出来,我爷爷把肠子塞了回去撕下衣服包好,我爷爷背着他千辛万苦才爬出来。小时候听到这些两天没有吃下饭,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有那样的魄力。

      我爷爷先在古城小镇安了家,帮人家打短工为生。52年大搞土地改革,我爷爷也加入生产队赚取工分,不过这种收入有了上顿没了下顿。我爷爷被迫加入山上采石队,队伍中遇到一个知青原名叫王爱宝后改名叫王立强,和我一样志趣相投。我爷爷嫌他名字太多不好记戏称他“强奸犯”,久而久之就叫老强。

      中午饭叫了两菜一汤,吃饱了就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忽然一阵敲玻璃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我起床气刚想发作,就看到一个人,穿的一身黑背了一个包,还戴一副墨镜,看他的身子大概快50了。我感觉很奇怪,这人不会来抢劫的吧?我下意识的拿起右手边的固定电话。刚拿起,对我招了招手,我想这光天化日的怕个****,暗骂自己没出息的样子,我走到他面前听到他轻声说道:“小伙子,你这收骨著吗?”

      于是太爷爷举家逃亡江苏,安顿在一个靠近洪泽湖的小镇上,通过各种渠道购买房屋。因为那里的百姓捕鱼的人远远高于种地的。就索性开了一间渔行(就是别人打鱼来你这里卖但是要给你提成)。我爷爷于1925年出生,取名叫李彦昌,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我爷爷还有6个姐姐。从小太爷爷就把他惯坏了,成年之后吃喝赌,但是不嫖。1945年日本投降,江苏重新回到国民党手里,国民党下令禁止私人创办企业,可怜太爷爷那苦心经营的渔行落入一位国民党军官家属手里。六七十岁的太爷爷一怒之下,旧疾复发,就此西去。

      大一生活终于结束了,前一天晚上和三个室友喝到一点多钟,第二天下午才醒来,发现宿舍就剩我一个。冲向洗手间洗漱过后,收拾收拾出发去泗洪,就跨上的长途汽车,到车上一看,卧槽,都五点多了。我和我大伯约定5点半在车站接我的,这下免不了一顿捶。懊恼一声,抱着膀子就睡过去了。

      我爷爷也被他说的心痒痒,但还是有些担心,两个青头下墓那明摆是狗子进厕所——找屎(死)吗。老强让我爷爷别担心,他老爹师弟名叫金崇涣和他老爹情同手足,肯定会同意带着他们一起下墓。

      “行了,我人在浙江,你哥哥外婆快不行了,你哥你大娘都在呢。对了你回来正好,我那铺子这几天你去管管吧,我那床头柜第二个抽屉有钱,你自己买点菜,挂了啊我这边还有事!”

      “靠!”我听到他挂了电话骂了一声。又打电话给我老爹说我在大伯这玩几天,他说行,又和他东扯西扯几分钟,就挂了。我逛了逛顺便买了两包面,付了账就回家了。

      我爷爷出师后,金崇涣也不久于人世,临死前抓这我爷爷的手说:“彦昌啊!那徐偃王的诡墓千万别再去了,里面的东西不是你我可以想象的,切记切记啊!”我爷爷把他埋了过后,就开始他的盗墓生涯。

      “我草!你不是后天回来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