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绝活儿

作者:僵尸复活 | 灵异小说 | 围观:10983

收藏

  吃饭时穿衣服,是人类最基本上的需求。只可惜在在现代社会,能吃会穿的是越发多,会烧饭会裁衣服的是越发珍稀。主人公一就就跟四处流浪汉差不多,常常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因为一直对吃穿尤其执著。再后来因为各种机缘,居然能做得左手好菜,制得一身美服。靠着这些绝活儿,现在的天气也的确如歌词一般,天空中飘舞着雪花,北风吹得人刺骨寒。可是……这里是广州呀!。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一阵沉默过后,叫秦筝的女子才幽怨地说道:“你吴家现在的愿望就只是苟活?会里最血性的男儿现在却说出如此自甘堕落的话来,真是让人伤透了心。那你今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好了,我这就离开,也不影响你们继续苟活。”

      “妈的!终于让我进来了……”向往一阵兴奋,“这到底是什么破村子?一会要找人问问,顺便看看能不能讨点水喝,要是有个好心人给两个馒头就更好了。”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向往现在感到前所未有的饿,再加上冷,又冷又饿可能是人生最难过的事了。

      “就……就往这个方向走试试吧?”向往又在原地呆楞超过一个钟头,才终于做出决定,朝着刚才‘幻觉’里金虫飞出来的那条路走去。

      “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

      “哎!那位朋友!大哥?哎?”喊了两声,发现没人答应。向往也怀疑自己是不是饿的眼花了,忙跑过去看个仔细。

      离开家的原因不是亲戚对他不好,反而出奇的热情,已经超出那种普通关系下应有的态度与付出了。小家伙到没觉得奇怪,不过自己一直拿着主意,想借着找工作的名义顺便去找爸妈。至于自己父母的情况,除了知道爸爸叫向平,连妈妈叫什么都说不清楚。向往就这样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收拾起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行李,带了几十块钱,连身份证都没有便离家出走了。

      “百年不遇?怎么偏偏就被我给赶上了呢?”向往的钱包已空,因为急着找工作,中午一醒来就离开旅店到街上四处溜达,结果顶着风雪被冻成了狗,心里一直在抱怨。

      “吴兄弟这话就过分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跟着响起,语气还算平和:“你们也知道蹊跷有多难寻,世上只有这一个呀!想我秦家千年以来一直在寻找此物,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岭南之地得到。秦家离这里十万八千里的,路上万一再有个闪失,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况且只有你家的针,是从针虚里找到并带出来。所以才就近拜访你们吴家,顺便先拔出一针是一针呀!”

      “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鬼村子?精神病院吗?”当骂到‘鬼’时,浑身一个激灵,“莫不是……真的进……进了……鬼村?”

      现在是冬天,站在南方的艳阳里,向往本来还庆幸自己来对了。因为没钱买太厚的衣服过冬,就转战到南边,准备在此熬过冬天再说。刚来的头一天,温度适中,自己套件毛衣走几步路都会冒汗。哪成想第二天气候突变,温度骤降到零度,还下起雪了。在十元钱的小旅馆里他也听人谈起这是广州百年未遇的。

      “看来今天又要饿肚子了……”挨饿这事,向往到是轻车熟路,往日里也有过很多次这种情景。所以两三天不吃饭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

      铁门没锁,一推就开。门外黑乎乎的,但也能辨认出是一条跟门一边窄的过道。向往小心翼翼走出去,慢慢向前摸索着,发现并无异状,这才大着胆子快步前行。但是越走越心虚,曲里拐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看到头。正心慌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前面并不是出口,但不得不停下来,因为终于出现了岔路,而且不是一条岔路也不是十字路口,眼前一下子多出来八条路,向往傻了。

      向往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被发现了。”突然觉得不对劲:“这里是饭馆,老子要进去吃饭,怕啥呢?”想到此,爬起身挺直了腰杆就跨进屋内。

      过桥没走几步,终于见到路灯了,光亮就是来自这几展昏暗小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向往开始在村里乱转。还真找到街边有几户人家开着门,也看到有人在门外待着。但当他走过去想问路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瞠目结舌,把话又咽了回去。因为在街上看到的这几位真是一个比一个诡异。看年纪足有百岁的老婆婆像婴儿一样在湿漉漉的地上转圈爬行,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光着上半身坐在小板凳上扇扇子,最吓人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竟然在用锤子砸自己的手。

      虽说屋内破烂不堪,向往倒没放在心上,自己什么苦没受过,风餐露宿那是常事,这饭馆再破也比没有强。于是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桌旁凳子上叫道:“老板,给我来两份肠粉一份炒牛河……”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向往本人经常自嘲的话。他不是孤儿,但胜似孤儿。从记事起就一直寄宿在河北一个八杆子打不着边的所谓亲戚家,到15岁才自己偷跑出来。

      黄昏时分,走了半天的向往肚子开始打鼓。他两天没吃过东西。身上还剩五元钱,根本就不够吃一餐的。

      “完了,完了,老子真是被困在这鬼地方了,早知道是个鬼村,还不如在进来的路上呆一宿……”向往精疲力竭,蹲在一座破旧祠堂的屋檐下休息片刻,心中无助的想着。

      向往,今年应该满18岁吧?年纪轻轻已经走过全国很多地方,目的只有一个——找工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