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抉择(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街头街尾都是食客。以前,这里还有几家小吃店。生意还算可以。自从这家店进驻这条街上以后就挤掉了这几家店的生意,成为了这条街上的霸主。店里面依旧忙碌的身影不断,员工们都无...

    街头街尾都是食客。

    以前,这里还有几家小吃店。

    生意还算可以。

    自从这家店进驻这条街上以后就挤掉了这几家店的生意,成为了这条街上的霸主。

    店里面依旧忙碌的身影不断,员工们都无暇自顾。

    货物还在不断供应着,大量地往店里面送。

    忙得里面的人都快疯了!

    腿都跑断了,顾客还在不断地增加。

    光是吃,人就很多了。

    没想到,还有闹事的。

    有些人因为吃不到东西就往前挤,挤不进去就大打出手。

    这一出手基本都乱套了。

    客人也顾不得吃东西了,就疯狂地撕打开来。

    大家就像疯了似的,挥起拳头就扭打在了一起,一时之间谩骂声,喊叫声交织在了一起。

    一打架就闹出人命,一闹出人命警察就会来。

    警察逮捕了人群中聚众闹事的几个人,店铺也被查封了并且封锁了整条街道。

    任何人不得出入!

    地上还残留着斑驳血迹,街道内凌乱不堪,遍地狼籍。

    警察署。

    警察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电话响个不停。

    嘈杂的氛围一点不亚于刚才店里的火爆形势。

    一个警察坐在电脑前查阅档案,边查阅边询问道:“姓名!”

    “藤野田宏”

    “年龄!”

    “20岁。”

    “职业!”

    “学生。”

    “为什么要打架?”

    “……”

    “说话!”

    “……”

    “介木警官过来一下!”

    有人叫他,他起身对那个学生说:“好好想一下,为什么要聚众闹事?”

    说完就离开了。

    讯刑室。

    警员严肃地对介木说道:“介木警官,抓了这些人询问了原因只是一件普通的打架斗殴事件。拘留几天之后就放走吧!”

    介木严肃地说道:“好的。”

    警员说:“至于这些人…”

    他指着另一批人说道:“纯粹只是牵扯进来的,录个口供之后就把他们放了吧!”

    介木说:“是!”

    说完之后,录了口供。

    拿到假释条之后他们就被放了出来。

    回到店里,撕了封条。

    整理了店里店外的东西。

    挂出了‘暂不营业’的牌子。

    当荷香回来的时候,大家的气氛都不对劲。

    她走到孝濂跟前询问地说道:“怎么了,看大家的气氛都不对劲。”

    孝濂小声地说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外头凌乱不堪,店里也一样。听说有人聚众闹事。”

    荷香嗔怒地说道:“什么,什么人敢聚众闹事,不想活了。”

    孝濂竖起食指,小声地说道:“嘘……不是你想得那样。只是客人之间的争执最后大打出手。结果连累到了店里。看现在大家的气氛都很不对劲。你进去看看你爸爸吧!”

    她来到爸爸的卧室。

    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父亲一脸愁容地坐在饭桌前一只手不断地揉捏着额头,桌子上的饭一口都没动。

    荷香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荷香关心地问道:“爸,别担心了,这只是个意外。只能说明我们店里的生意太好了,你别愁了好吗?你这个样子让我看得好心疼啊!”

    木野藤直看着荷香,坐直了身子说:“我没事,你还没吃饭吧。”

    荷香说:“我不饿,你现在这个样子真让我好担心啊!”

    他勉强一笑地说道:“呵!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心血付之东流啊!”

    荷香谦疚地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能帮得上你什么忙?爸,你看把店交给孝濂试试怎么样啊!”

    他说:“我相信那个孩子的能力,毕竟他只是个外人。我虽然对他很好,但也不能这样糊涂地做这些事情啊!”

    荷香恳切地说道:“那如果他以女婿的身份呢?”

    他说:“你在胡说什么?”

    荷香说:“我想既然是这样你也喜欢他,把他当作你的孩子。那如果我和他结婚,你就可以放心的交给他了。”

    他吃惊地说道:“你疯了,结婚?我对他好并不代表把你嫁给他。”

    荷香说:“你怎么能这样啊!我与他这么长时间地在一起。而且你都看在眼里,我们最合适不过了。”

    他严厉地说道:“不行,为了你以后的幸福着想,我不会答应的。”

    荷香质问道:“为什么啊?”

    他说:“因为他不配。”

    荷香此时眼泪掉了下来,痛心地说道:“没想到,你会这么说他。你还是那个一直疼我爱我的父亲吗?竟然说出如此令女儿难过的话儿。”

    他说:“我也是为了你考虑的,那个孩子一点都不适合你。听我的,条件优秀的比他多的是。你还是放弃吧!”

    荷香悲痛地说道:“不,我是不会放弃他的。虽然他并不是完美的一个人,但是我不在乎。我就要他,除了他我谁也不要。”

    他说:“你不要再固执了。听我的,不会错的。你还是和他分手吧!”

    荷香站了起来,擦拭眼泪后说道:“你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我是不会和他分开的。”

    说完就离开了。

    他叹了口气,望着女儿的背影说道:“哎!但愿他以后不要辜负你的心意。”

    荷香走了出来眼睛通红。

    孝濂看到她之后,走了过去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眼睛红红地,你哭了?”

    荷香看着他,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带着哭腔说道:“呜……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要和你分开,不要和你分开。呜……”

    孝濂安慰地说道:“你先别哭,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会和你分开的。你怎么了?”

    荷香从他怀里起来,边哭边说:“呜……我刚才跟父亲提了我们俩的事情,他不答应。呜……而且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语。呜……呜……”

    孝濂怜惜地说道:“没关系,你先不要哭好吗?我看到你这样我会很痛心地。”

    荷香停止哭泣地说道:“那你不会怪我吗?”

    孝濂笑了一下,帮她擦拭眼泪,把她拥入怀中,安慰地说道:“傻丫头,又不是做错了什么干嘛要怪你啊!”

    荷香温柔地说道:“我喜欢你对我好,喜欢你叫我傻丫头。答应我一辈子要对我好,只爱我一个人,好吗?”

    孝濂为难地说道:“这……”

    荷香从他怀里起来,看着他说道:“怎么了。”

    孝濂心里想:“反正要摊牌,不管那么多了。先看看她的反应吧。不对她说,以后她还是会知道的,那时候可就惨了。”

    荷香说:“你想对我说什么啊?”

    孝濂看着她,支支吾吾地说道:“其实,我…我…”

    荷香急切地问道:“你要说什么啊!”

    孝濂心里想:“死就死吧!”

    他鼓起勇气说道:“其实,我还喜欢另一个女孩子。不管得不得到你的原谅,希望你能明白。”

    这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荷香不敢相信这就是他的话。

    她很是吃惊地看着他,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此时,她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似的很痛很痛地。她自己深爱的男人在她面前说喜欢另一个女孩子。

    荷香平息心中的怒火,强忍住眼泪,带着哭腔质问道:“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我到底有什么不好,你要这样子对我啊!”

    孝濂不敢看她的眼睛,愧疚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很残忍。但我不想骗你,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们两个都很重要。我不想对你说谎,我知道我该死,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你是一个好女孩。”

    荷香哭着喊道:“她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孝濂说:“就是你上次见到的那个女孩子。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荷香重新审视他,语气平淡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我现在被你伤得如此地痛彻心扉你是不是就高兴了啊!你回答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啊?”

    孝濂声音凄伤地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这样做。但是,事已至此。我也不敢奢求让你喜欢我。只希望你能找到喜欢的人儿。我也就知足了。”

    荷香情绪激动地说道:“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不是乞丐,不需要得到你的同情。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觊觎我父亲的这个店吗?”

    孝濂说:“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只不过,你们两个我谁也都不想放弃。所以,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

    荷香讽刺地笑了一下说道:“你不觉得你说得话很可笑吗?我承认,我没她漂亮。可是,这也不是你要敷衍我的理由啊!”

    孝濂痛心地说道:“我不想伤害你的。只是,你……”

    荷香冷笑地说道:“我一直是你的挡箭牌是吗?”

    孝濂争辩地说道:“不是,我是真心的。只是,我……”

    荷香说:“你想‘脚踩两只船’是吗?”

    孝濂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也不想这样。可是……”

    荷香给了他一耳光冷冷地说道:“够了,你成功了。你看到我伤心的样子了,你现在满意了吧!”

    孝濂愧疚地说道:“你打吧。只要让你可以解恨,我情愿让你打。”

    荷香说:“你放心,我不会再打你了。刚才那一下只是你辜负我对你的心意。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

    孝濂一下子抱住她,悲痛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失去你。你难道忘记了我对你的承诺吗?”

    荷香大声地呵斥道:“别碰我。”

    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又恢复了平淡的声音说道:“我没有忘记你对我的承诺,而是你玩弄了我的感情。我不会原谅你的。”

    孝濂说:“我知道,我没有好好珍惜你的感情,我也知道不应该这么说。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荷香捂住耳朵情绪激动地说道:“我不想听,更不要听你说的任何话。你既然辜负了我对你的情意,我不会原谅你的。”

    她边说边往后退。

    孝濂心里想:“天哪,我这是怎么了。请你把我撕碎吧!如果她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甚至,让我去死。”

    他想到了死,继续悲痛地说道:“如果我死了能得到你的谅解,能对你赎罪的话。那也是对我自己最好的解脱。”

    荷香听到之后,吃惊地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孝濂说完之后从店里跑了出去,荷香顿时也慌了神了赶紧追了出去。

    毕竟还是心里有他的,只是这件事情她不能接受。

    跳海,再好不过了。

    他一个人跑到海边。

    大晚上的,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荷香边追边喊:“孝濂君……孝濂君……”

    看到他向海里走去。

    她顿时害怕又紧张又很担心地对他喊道:“不要,不要离开我。别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个世界上。”

    孝濂回过头来,对她大喊道:“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说这些话。更不奢望你能原谅我。你让我死吧!死了之后就能更好的解脱了,也能减少你对我的恨意。你让我去死吧!”

    荷香手足无措,孤立无援地带着哭腔的大声喊叫道:“傻瓜,你以为我真的是那么地铁石心肠吗?我只是不敢接受你说的那件事情。你先上来好吗?那边很危险的。”

    孝濂说:“你让我去死吧!死了之后就不会有人惹你伤心了,你让我死吧!”

    说完又朝海里走了几步。

    荷香说:“不要,你如果敢寻死的话那我也不活了,我陪你一块去死。”

    孝濂说:“请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是一个该死的人。我死了才能消除你对我的恨意。”

    说完又再一次的朝海里走了几步。

    他目前处于浅海区,距离深海区还远着,不过晚上风浪大,水位不受控制。

    所以,有些情况不能确定,也不能排除潜在地危险性。

    荷香说:“我答应你,只要你平安回来不管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我不应该这样逼你的,你先上来好吗?我只要你平安的回到我身边。”

    孝濂看到荷香对他的情意他于心不忍。

    自己这么做更是对不起她,不管她原不原谅,自己不应该做傻事。

    他转身向沙滩走去。突然,一个波浪把他打入水里面这会真的如愿了。

    可惜为时已晚,潮水浸没了他的身体。

    荷香悲痛欲绝地说道:“不要啊!孝濂君……孝濂君……”

    她边喊边跑向海边。

    潮水汹涌而至一浪高过一浪。

    她被潮水逼得退了上来。

    他被潮水给带走了。

    此时她已经绝望透顶了。

    那颗心也跟着他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