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意外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店内。警戒还也没被解除。依旧挂着‘暂停后营业’的牌子。但是,生意但是要做的。有几家大公司叫了外卖平台。因为,孝濂就主要负责送外卖平台。他要每一家准时送进,其中乏有参杂着多年照警戒还没有解除。。...

    店内。

    警戒还没有解除。

    依旧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不过,生意还是要做的。

    有几家大公司叫了外卖。

    所以,孝濂就负责送外卖。

    他必须每一家准时送到,其中不乏夹杂着多年照顾小店生意的老顾客的,满满一整车。

    等到送完之时天渐渐朦朦胧胧夜雾弥漫,这不利于安全行车。

    看不清前面的路线和方向。

    他打开车灯放慢了速度。

    借着微弱的灯光靠着听觉还有模糊不清出现在视线中映象。

    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行驶着。

    凭着多年开车的技术以及经验。

    通过眼前仅有的信息判断行车路线和行车方向以及车上装有GPS导航系统的定位显示。

    他现在的位置处于事故多发路段。

    像东京这样的大城市,路段虽然错综复杂。

    但是事故多发路段并不多。

    郊区外的环山公路算一条,另外一条就是他现在所处的位置。

    每年在这条路段上发生的交通事故频繁。

    因此,很少有车辆途经这里。

    他也是不知不觉地驶向了这里。

    后退已经晚了,路面很窄没有多余地方掉头。

    此时已经,夜晚降至,周围漆黑。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有摸索着前行着。

    他缓缓地开着车,又一次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终于,车祸还是发生发生了。

    由于路段整修,路面中断。

    他绕不开就冲了下去。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消息。今日凌晨时分在距离市区500米外的地方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车牌号为‘东A5678’白色配送货车。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当中……”

    校内。

    春雅大惊小怪地说道:“你看新闻了吗?那条路上又发生车祸了。”

    梨香没好气地说道:“那条路上每年都发生车祸,有什么好奇怪地啊!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

    春雅有点失望地说道:“也是,不是第一次了。不知道又是哪一个短命鬼喽!”

    梨香笑了笑,无奈地说道:“真拿你没办法。这么说别人。”

    春雅争辩地说道:“不是吗?在那条路上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梨香叹气失落地说道:“但愿会有奇迹发生吧。”

    店内。

    荷香刚回来没有看到孝濂。

    便询问父亲。

    荷香平淡地说道:“爸,孝濂君呢?”

    父亲说道:“他送货去了。”

    突然反应过来说道:“对了,他从昨晚就没有回来。不过,别担心。那孩子不会有事的。”

    荷香若有所思地说道:“爸,您看新闻了吗?那条路上又发生车祸了。”

    父亲见怪不怪地说道:“年年都发生车祸,有什么办法呢?”

    荷香说道:“也是,孝濂君平时送货不管早晚都能回来,今天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难道……”

    她联想到了车祸。

    她再一次地看了看那条新闻。

    顿时脸色煞白。

    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神情呆滞,表情麻木地盯着电视。

    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这结果犹如晴天霹雳让她心里难以接受。

    她不相信这是事实。

    可是已经发生了。

    此时她有一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

    心情悲伤到了极点。

    绝望着,她在绝望着。

    一下子让她痛彻心扉到无力自拔。

    她想伤心手脚冰凉地。

    有一股‘他已死我也不想活’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这样做。

    在心里告诫自己,他还活着没有死。

    幻觉,一定是幻觉。

    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她还在等着他回来呢。

    他不可能抛下自己去另一个世界。

    但是越这样想越抹不掉这个事实。

    此时,她精神已经到了崩溃地边缘了。

    她不能没有他,更不能失去他。

    她死死地盯着电视机,情绪很激动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父亲看到新闻之后,情绪很悲痛并安慰女儿说道:“相信吧!这是事实。他已经死了,不要伤心了。”

    荷香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不……”。

    她眼角带着眼泪说道:“我不相信他会离开我的,我不相信。”

    父亲抱着她,悲伤地说道:“孩子,我知道你很难过。你要哭就哭出来吧。”

    她挣脱父亲的怀抱,望着父亲,不可置信地说道:“难道你也相信他死了吗?”

    说完之后,她发了疯似得跑了出去。

    父亲在后面追着喊着女儿的名字。

    她奋不顾身地一直向前跑着跑着……

    海边。

    此时,深夜已至,四周没有一个人。

    很静很静地只有海水的声音。

    她站在海边,望着大海。

    “啊……”

    大声地喊了出来。

    然后缓缓地蹲了下来抱着双腿痛哭了起来。

    不用怀疑她对他的感情,已经爱到骨子里了。

    他是她的唯一。

    失去他等于抽空了她的内心。

    曾经寄托幸福的美好一下子坍塌了。

    天真的塌了下来。

    她真的觉得好无助。

    没有能力去支撑这一片天。

    他曾经是她的依靠。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父亲追了上来站在她身后看着她。

    心一下子痛了起来。

    泪水挂满他那苍老而又慈祥的脸上。

    他竟然流泪了。

    为了女儿,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女儿如此的伤心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就像自己失去了心爱的东西,不,失去了自己的爱人那种心情。

    或许当自己的爱人死的那一瞬间如此悲伤过。

    现在,他为了女儿流泪了。

    她哭了好久好久一会儿才缓缓地站了起来。

    手很自然地下垂着。

    眼角挂着泪痕,眼睛哭得很肿很肿,望着大海,悲伤地大喊道:“你听到了吗?你不可以死,你不能死。我不能没有你,就算你死了。你能忍心看到我伤心难过吗?我恨你,恨你这么不负责任。明明偷了我的心却又狠心地把它揉碎。你死了,你会那么安心吗?你知道吗?我爱你,我爱你……一辈子好不好?你回答我。别再让我为你伤心难过地好不好?你真的很残忍啊!你可以忘记我。你的幸福,你的痛苦也都带走了吗?为什么要害我伤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嘶声力竭地在喊着。

    终于喊到累了嗓子沙哑了。

    小声抽泣着。

    她想到死,望着汹涌的大海。

    她在颤抖着。

    希望已经破灭了,觉得生无可恋了。

    她停止了抽泣,擦拭了眼泪。麻木地说道:“你放心,我不再为你流泪了。也不会为你悲伤了。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都已经结束了……”

    声音越来越小了。

    “不要……”

    父亲大声呼叫着。

    冰冷的海水浸没着她半个身体。

    她呆呆地望着前方,一直向前走着。

    父亲一脸着急地从后面赶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拉上了岸。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难道你就这么地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你就忍心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突然想到了父亲,望着父亲。

    看着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又想到孝濂心在抽泣着。

    她不要哭泣,一定要忍住。并安慰父亲道:“对,我们不要哭,爸也不能哭。我们一定要坚强,要坚强……”

    话没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哭得很伤心。

    父亲抚摸着她的后背。

    把她拥入怀中。

    就让她好好地哭一场吧。

    宿舍里。

    春雅说道:“新闻说那辆车找到了,人却失踪了。估计是活不成了喽!”

    梨香说道:“别多事了,又不是自己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对自己的事情比看新闻多上点心就好了。”

    春雅不满地说道:“什么啊?我有什么事情啊。”

    梨香说道:“看看,说得你有点动心了是不?”

    春雅说道:“哪有啊?”

    梨香说道:“明明就有,还不承认。”

    春雅没好气地说道:“是啊,我有点心动了。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男朋友呢?”

    梨香说:“开玩笑,不可能。”

    春雅说:“那就是了。”

    梨香说道:“你也该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了。有没有令自己心动的男孩子啊!”

    春雅说道:“没有。”

    梨香说:“没有?”

    春雅坚定地说道:“没有。”

    梨香说道:“以你的条件不至于吧。肯定有很多高富帅在追你吧,还是你不入俗世,不食人间烟火。看不上那些世俗子弟。”

    春雅说道:“你把我说的也太清高了吧。什么不食人间烟火,只是没有碰到一个喜欢的男人而已。现在的男人都不太靠谱,我希望我身边出现一个为我付出值得我托付终生的男人。有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我只是不想做俗世的牺牲品。倒是梨香,我现在替你在担忧。”

    梨香笑了笑说:“你替我忧什么?”

    春雅说:“不要轻易地把自己交付出去。看他值不值得为你付出为你牺牲。你不要嫌我多事,我只是觉得那个男人不可能放弃他的女朋友跟你在一起的。听我的,赶紧放弃吧。我感觉他在感情上有可能会拖泥带水的,虽然很重情。但是只要对感情犹豫不决,做不到专一,不仅会害了你,而且也会伤害到他们。这样对你对她都不公平。”

    梨香说道:“不,不会的,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不到感情绝望的时候。我是不会放弃的。”

    春雅说道:“你在执迷不悟,很固执的坚持一件错误的事情。我不想看到你因为走错而去后悔,我更不想看到你以后不开心的样子。听我的,好不好?”

    梨香说道:“春雅,你知道我是一个很要强地女孩子。尤其对待感情就算失败也要拼命地去争取。我对我第一眼心动的男孩子不会看走眼的。相信我,他以后会看到我对他的好的。而且,他会是一个值得我托付终生的男人。我对我的感情很理性的。”

    春雅说道:“我看是一时冲动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如果他敢对你不忠,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梨香从春雅的眼里看到了一种阴狠。

    这种感觉令她着实感觉到了害怕。

    春雅笑了笑说道:“怎么了。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难道我长得很丑吗?”

    梨香说:“不是,谁敢说你丑那就是他的眼神不好。好了,睡觉吧!”

    第二天。

    荷香发烧了。向学校请了几天假。

    店里。

    卧室。

    她双手抱着蜷缩的双腿,坐在角落里。

    表情麻木陷入悲伤当中。

    从昨晚到现在,她一口饭也没有吃。

    父亲走了进来。

    看着她语重心长的劝说道:“我知道你难受。但是身子很重要。多少吃一点吧!”

    父亲端起碗喂她。

    她嘴巴就是不张开。

    父亲放下饭碗,无奈地说道:“你这样不吃不喝会把自己给搞垮的。就算他死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他能安心吗?”

    没有回应,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卧室。

    静静地卧室她在想着那个男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