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犹豫(三)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眼角除了泪痕。春雅看见她这个样子很是伤心,宽慰她地说:“梨香,别伤心了。你要她坚强不能够倒一直这样。可能会是你们之间真的若有缘无份吧。”梨香也没说话的。春雅伤心地地说:“哭出春雅看到她这个样子很是难过,安慰她说道:“梨香,别难过了。你要坚强不能倒下去。可能是你们之间真的有缘无份吧。”。...

    眼角还有泪痕。

    春雅看到她这个样子很是难过,安慰她说道:“梨香,别难过了。你要坚强不能倒下去。可能是你们之间真的有缘无份吧。”

    梨香没有说话。

    春雅难过地说道:“哭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哭出来就会好受一点。求求你了,别憋在心里。我也知道逝去的滋味不好受。你要振作一点,一定会挺过去的。天塌下来我帮你顶着。不要难过好不好,这天底下男人还没有死绝呢,你会重新开始一段美好的幸福。听我的,忘掉他好不好?”

    梨香还是没有说话。

    寂静,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静香走了过来。

    没有说话,把她抱在怀里。

    对她说:“想哭就好好的哭一场吧。我和春雅都是你的依靠。你还记得当时我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你的鼓励我也不可能从痛苦中挣扎解脱出来。所以,我把你对我的鼓励还给你。我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能不能坚强一点。春雅说得对,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真正的幸福。也许有一天你会回过头发现你不值得为他这样。他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或许他也不值得你如此喜欢。”

    她没有哭也不说话。

    静香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于心不忍地紧紧抱着她。

    她对此也感同身受,并且理解。

    因为她也经历过。

    曾经对于爱情的渴望由于不负责任而逐渐平淡。

    上山采药已经是眼前这个背着药箱女孩每天的必须科目。

    孝濂说要见识一下真正采药人的的风范。

    这个女孩拦住他说什么才好了没几天需要休息。

    所以,再三请求之下。

    女孩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

    山路崎岖,蜿蜒曲折,不好走。

    他是走两步歇两歩。

    女孩对他说:“怎么样,我说过了这山路不好走。你偏要来我也没办法。”

    他对女孩说:“我走得已经气喘吁吁的了。没想到你体力这么好。”

    可慧说:“我从小就生长在大山里。习惯了这山路崎岖,所以走起来不费劲。给你这个。”

    她顺手折了一个粗壮的树枝对他说:“拄着它可以缓解一下体力。”

    孝濂说:“我又不是残疾人,这点山路难不倒我,你就放心吧。”

    可慧说:“那好,我走在后面。你走在前面。”

    孝濂说:“你还是走在前……”

    他感觉到有东西缠住了脚。

    低头看了一下是一条蟒蛇。

    他顿时吓得两脚发软,脸色煞白。

    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心里既紧张又害怕。

    可慧说:“忘了告诉你,在这深山里碰到这样的蟒蛇是经常性的。习惯了就不会害怕了。它们不会伤害你的,而且没毒。”

    孝濂颤抖地说道:“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害怕蛇,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反应。所以看到它就会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

    可慧笑着说:“它只是累了,停在你脚上休息一会儿。看来,它还挺喜欢你的。”

    孝濂紧闭双眼,不敢直视,颤抖地说道:“你……你赶快把它弄走。我看见它心里就瘆得慌。”

    可慧说:“好,好。我让它走就是了。”

    她在孝濂面前蹲了下来对蛇说:“就数你最顽皮了。”

    她抓起蛇扔到旁边的树丛里。孝濂闭着眼睛,害怕地说道:“好了没有啊!”

    可慧站了起来对他说:“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孝濂说:“不行,我害怕得要命。”

    可慧说:“相信我,它已经走了。”

    孝濂试着睁开眼睛低头看了一下确定没有蛇拍拍胸脯说道:“吓死我了。”

    可慧笑着说道:“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会怕这种东西。”

    孝濂腼腆地说道:“天生的。”

    说完之后,她转身向前走去。

    孝濂反应过来说道:“等等我!”

    便朝她追去。

    距离山上不远处,可慧看了看身后的孝濂就朝他喊道:“快点!马上就要到山上了。”

    她舒了舒口气,看着孝濂还在气喘吁吁地拄着树枝爬着往前走她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孝濂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知道你体力好,就别取笑我了。”

    可慧说:“把树枝另一端给我,我牵着你走。”

    孝濂说:“我不会再让你看笑话的。我可以的。再说,让你一个女孩子牵着我走,那我岂不是真的太没用了。”

    可慧说:“别逞强,这山路你走不习惯。有些地方很难走。在这个时候就别耍你的大男子主义了。把树枝另一头递给我!”

    孝濂“哦!”了一声把树枝另一端伸向她。

    到了崖边,没走几步孝濂一脚踩空。

    “啊……”两个人都摔下山崖去了。

    山崖下。

    他们两个人不知躺了多长时间,夕阳已然落下山去。

    孝濂醒来之后发现了还处于昏迷当中的可慧。

    他忍着身上的疼痛奋不顾身地朝她跑了过去。

    跪倒在她的旁边抱起她的身体呼喊着她的名字。

    孝濂一脸担忧地呼喊着:“可慧,可慧,可慧……”

    没有任何反应,他紧紧地抱住她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脸歉疚地对她说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你醒醒啊,难道你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都怪我,要不是我非跟着你来,你就不会出事。只要你醒过来,怎么惩罚我都行。你听到了没有,快醒醒啊,不要再睡了,否则会着凉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担心她是因为歉疚还是这段时间地朝夕相处有点舍不得了。

    男人的弱点就是多情。

    可慧缓缓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道:“孝濂哥。”

    他听到她在叫他就说明她已经醒了。

    心里既高兴又歉疚。

    孝濂一脸歉疚地说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可慧看到他难过的样子说道:“请不要对我说对不起,就是让我为你死我也心甘情愿。”

    孝濂说:“不许你胡说,什么死不死的?”

    可慧说:“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孝濂放开她,担心地说道:“你没事吧。”

    可慧缓缓地坐了起来,用手抚摸着他的脸,深情地说道:“害你为我流泪了,对不起啊!”

    孝濂歉疚地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啊……啊……”

    她忍不住吃痛地叫了出来。

    孝濂担心地在她身上找寻着伤口,并说道:“哪里痛了。”

    突然,他看到她腿部有血迹渗透出来。

    他把她受伤腿部的裤子裹了上去小腿处有两条长长地血痕。

    鲜血还在流着。

    可慧痛苦地说道:“我的箱子里有止血药,帮我敷一下。”

    他打开药箱翻找着,找出了一大堆药都用不上。急得他冷汗直冒。

    终于,药找到了。

    她忍着疼敷上了药感觉疼痛缓解了。

    孝濂说:“还有哪里痛吗?别忍着一定要说出来啊!”

    可慧说:“肩膀上,胸口处都很痛。帮我把上衣脱了,我有点难受。”

    孝濂有点为难地说道:“这……”

    话虽如此,但毕竟男女有别。

    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帮忙脱对方的衣服让别人误会自己。

    万一只是一个试探呢?

    可慧恳切地说道:“你帮我吧。我现在动不了,使不出一点力气。一抬手臂就会拉扯到伤口。帮我这个忙吧。”

    孝濂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为难地说道:“可是,可是……”

    可慧说:“如果你不帮我,那我只能被身体上的疼痛折磨地死去活来你就忍心吗?”

    孝濂在心里想道:“女孩子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贞洁。我怎么能做如此轻薄的事情呢?可是,她身上有伤都是因为我。哎!真是左右为难啊!”

    可慧说:“怎么了。帮帮我吧!”

    孝濂勉强地说道:“那……好吧。”

    他脱了她的上衣。

    里面穿了一件黑色性感小背心。

    他闭上眼睛还是不敢看。

    双手不自觉地在她的身上乱摸着。

    可慧提醒道:“是肩膀。”

    他的手向上移动放在肩膀处。

    “哎呀!”可慧痛苦地叫了出来。

    孝濂睁开眼睛担心地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可慧忍着疼痛说道:“没事,你继续吧。”

    他闭着眼睛,在她的身上乱摸着。

    可慧低下头,害羞地说道:“你,你干什么呢?”

    他睁开眼睛看见双手在撕扯着她的腰带。

    孝濂一脸歉疚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现在很懊恼索性就睁开眼睛还是比较方便些。

    他在伤口处撒上了止痛药。

    孝濂担心地询问道:“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可慧说:“嗯。好多了。只是胸口处还很疼而且还感觉有点闷。”

    孝濂试探性地问道:“你真的不介意吗?”

    可慧说:“不知道这样做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轻浮地女孩子。可是,我喜欢你胜过了让你讨厌我的全部。”

    孝濂说:“我没有讨厌你。”

    可慧试探性地问道:“那你爱我吗?”

    孝濂勉为其难地说道:“我答应你,我会对你负责的。”

    可慧坚定地说道:“我不要你的负责,我只问你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想停留在喜欢上面。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孝濂没有回答。

    因为他也给不了她任何承诺。

    可慧说:“我会等,不管多久,我对你的感情永远不会改变。”

    他脱掉了她的那件小背心。

    一只手上涂了药在她胸口淤青的地方轻轻地揉来揉去。

    感觉是在按摩。

    很舒服,很柔软。

    她经受不住地哼唧起来。

    此时脸上红晕很深很深,如同喝醉了一般。

    小嘴微微张开,气吐幽兰之香。

    一下子刺激到了孝濂的感官神经。

    她用手在他的脸上来回摩挲着。

    身体向前微倾着,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口,有点无力自拔。

    心里痒痒的,一种冰凉的感觉让他浑身酥软,让他迷恋,让他舍不得。

    他很不自然的收手。

    收手一瞬间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又放回原处。

    她的额头很自然的贴在她的额头,近距离的接触。

    她吐出幽兰香气刺激着他的欲望。

    他就是她的猎物。

    嘴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对他诱惑性地说道:“我美吗?”

    “美”

    孝濂咽了咽唾沫喉结蠕动着,他意乱情迷的回答道。

    “为我着迷吗?”可慧诱惑性地问道。

    孝濂默认。

    “今晚你逃不掉,你是我的。”

    她又吻上了他的嘴唇。

    突然地,伤口被拉扯了一下。

    她很痛苦地咬破了他的嘴唇。

    孝濂一下子清醒过来,轻轻推开她,担心地问道:“是不是碰到伤口了?”

    可慧痛苦地说道:“我没事。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孝濂说:“别说傻话,你又没有错。何必说对不起呢?好好休息,我去拾点干柴。”

    孝濂起身离开。

    他拾来一堆干柴很快就点燃了。

    孝濂关心地问道:“现在暖和了吧。”

    可慧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火被燃起来了,可慧还是会瑟发抖,感觉到有点冷。

    孝濂关心地问道:“是不是感觉很冷。”

    可慧瑟发抖地说道:“有点儿。”

    孝濂脱掉她的上衣披在她的身上温和地说道:“现在还冷吗?”

    可慧说:“好多了。你可以抱着我吗。”

    孝濂抱着她,可慧深情地说道:“这样,我就不会感觉到冷了。有你在我身边。有你的温度温暖我。你知道吗,是你让我那颗冰冷的心又一次地重燃希望。我不想你离开就这样一辈子占用你,不想把你还给她。你始终是要离开的。你的心不在我这里。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在你心里留一点位置给我好不好?如果你不介意我会把你从你女朋友身边抢走的。”

    孝濂说:“感情这东西永远抵不过时间的考验。我不想给你过多的承诺。能被时间留下来的就是真挚。不管我有多么的爱她。但我还是不敢保证能和她就一定走到最后。”

    可慧依偎在他怀里问道:“那你爱我吗?”

    孝濂望着天边,深情地说道:“爱,就像那颗孤独的挂在夜空中的星星。如果只有那唯一的一颗。那么它是孤独的。我不是只为了找寻那唯一的一颗而放弃其它的。只有通过找寻其它的去发现那唯一的一颗。所以,找寻的旅途就要学会忍受孤独。即使是最闪亮的也要经历最暗淡的时候。”

    可慧笑了笑说:“好深奥哦,听不懂。”

    孝濂低头看着她说道:“如果你不介意你的男朋友去拥有别人爱情的同时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或者不止。你会接受吗?”

    可慧说:“为什么呢?那种爱是自私地。爱情不是你情我愿的交易品。看双方是否付出真心。如果是这样。我会考虑他对我的真心有多深?”

    孝濂说:“那你真的应该考虑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伤害你。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不应该那么自私地因为你长得漂亮而去玩弄你的感情。其实,我不止有一个女朋友。我承认我在感情上犹豫不决。但是我是真心喜欢她们的。如果失去她们其中一个,我定会痛不欲生地。我给不了她们任何承诺,包括你。你可以说我是个欺骗感情的大骗子。我也可以傻傻的认为可以和她们厮守终生。但是,不管你们当中任何一个我都是拿真心去对待的。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感情始终都是自私的。也不会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爱人分一半给别人。所以,每次面对她们的时候我都没有勇气去承认喜欢谁多一点。只能给她们同样的对待。现在,我只想问你,你还会坚持自己之前的选择吗?”

    可慧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如果我说我还会坚持自己的选择你会考虑我吗?”

    孝濂说:“为什么,我都已经告诉你实情了。你这是何必呢?比我优秀的男孩子多得是。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再说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呢?”

    可慧说:“如果我以一个女人的自私去得到这一切,我想我会这么做的。但是你不喜欢。我可以不介意和别人去分享你的感情。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之前没有过的。包括和我父亲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也许一个人习惯了孤独。渴望有一个人能出现在我身边。你知道在某种渴望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就会变成一种需要。在我需要的时候你的出现填补了我内心的空虚。在感情上我可以为你做到让步。但你必须对我好。特别是面对我的时候,心里不能有其他人。必须装着我。明白吗?虽然我不允许感情有任何瑕疵。但是这是我为你做到最后的极限了。我会对你始终如一,除非你不抛弃我。”

    孝濂说:“到最后受伤害的还是你们。这是何苦呢?”

    可慧说:“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想为他做的更多。甚至失去自我。在他面前没有尊严的去喜欢。这就是喜欢的意义。因为喜欢他的同时我会是快乐的。但是,喜欢的前提必须是他值不值得你为他付出。”

    孝濂说:“傻丫头,我不会让你的喜欢只是单方面的付出。因为我没有理由去拒绝一个好女孩的喜欢。这种喜欢我必拿命珍惜。只是委屈你们了。跟着我不清不楚地算什么。我感觉我就是一个罪人,犯了不可饶恕大罪。如果此生我辜负你们其中一个,我就不得好死。”

    可慧说:“好喜欢你叫我傻丫头呀!我相信你。”

    曾几何时,他也这么叫过荷香。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真的很想她啊。

    可慧看到他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便问道:“你怎么了?”

    孝濂反应过来说道:“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

    可慧说:“是不是想你那位女朋友了?”

    孝濂说:“你怎么知道的。”

    可慧说:“就差写在脸上了。”

    孝濂说:“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可慧失落地说道:“不久,我就要回韩国了。有机会再见吧!真的舍不得和你分开啊。”

    孝濂安慰地说道:“我会想你的。”

    可慧说:“有你这句话,今生今世跟定你了,非君不嫁。”

    孝濂说:“那我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与你不离不弃,共度春秋。”

    可慧说:“说不定你会变心的。”

    孝濂说:“此生难以忘记你的感情,我会好好珍惜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