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危机(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海边。荷香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望着大海。还沉浸在伤痛中。想起他们曾经的美好。两年了。从认识到现在,直到确立关系。突然一个噩耗顿时让她痛定思痛,内心无法接受。现在,每天都过...

    海边。

    荷香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望着大海。

    还沉浸在伤痛中。

    想起他们曾经的美好。

    两年了。

    从认识到现在,直到确立关系。

    突然一个噩耗顿时让她痛定思痛,内心无法接受。

    现在,每天都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梨香何尝也不是这个样子呢?

    宿舍里,她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表情悲痛麻木着。

    朋友们不知劝导她多少回了,情况还是那么地不乐观。

    春雅一脸担忧地说道:“都已经一个月了,忘了他吧。”

    静香说:“我不知道你们的感情有多深。不过,你为他何苦折磨你自己呢?你以前对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开开心心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虽然很难过,但是也要有限度。请节哀!不要让这种情绪打乱你的生活。你要勇敢地从痛苦中挣扎出来。难道你说过的话放在你身上不起作用吗?我认识的那个梨香不是这个样子地。她不会因为痛苦和磨难而变得一撅不振。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要认识。因为她会让我们所有人都会痛苦不堪的。不管是因为什么,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重新面对。”

    梨香嘴角蠕动没有说话。

    静香说:“振作吧。别总是这个样子。你会让我们心痛的。”

    春雅说:“是啊,你不是一直都很坚强地吗?刮风下雨打雷闪电的时候,即使一个人你都不会害怕的。难道你为了那个人就从此颓废下去吗?”

    静香说:“我们说了那么多,你也该清醒了吧!”

    梨香有气无力地说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只想静一静,请别打扰我好吗?”

    看着波涛汹涌地海水不断涌现。

    远处海鸥,邮轮的声音。

    她都觉得不重要。

    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再次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出现。

    每天晚上时常梦见他都会寝食难安地。

    梦醒时分,不知不觉中哭泣了起来。

    一哭就是好长一会儿。

    有道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虽然曾经怨恨过他的多情。

    但是当他离去的时候才觉得什么都不重要。

    唯一的就是对他爱得很深,亘古不变。

    爱之深则恨之切。

    “现在为你播报一条重要的财经消息。根据证券所提供的消息,东京最大的股份集团纽兰克斯公司的股指下跌历史最低点。日前,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资金运作不及时,导致公司经营不善。内部财政面临重大危机。间接损失高达1000多亿日元。目前,国内金融机构已经对此暂停放贷。如果不能及时补救,公司有可能会面临破产。长期以来,该公司一直向银行贷款未能及时还上。致使公司声誉受到影响。据银行方面表示,如若还不清所借贷款利息,他们会考虑起诉。”

    荷香看到新闻之后立刻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

    此时的父亲衣着破旧,满脸胡须。

    皱纹爬满整个脸上,让这个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显得苍老了许多。

    他整日待在自己的公寓里喝得烂醉如泥。

    哪有一个上位者的样子,这让荷香看到之后很是痛心。

    荷香质问父亲说道:“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司怎么会面临破产。”

    父亲怒吼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么说话,你当初不是执意要离家出走吗?现在,公司都已经面临破产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荷香缓和语气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是这个公司的未来继承人。虽然出现这么大的危机,但是我们还有挽回的余地。我们何不放手一搏呢。”

    父亲醉醺醺地说道:“放手一搏?呵,说得真是容易啊!我拿什么去搏,公司那几个老家伙巴不得我倒台。他们偷偷收购公司的股份。联合其他几家竞争公司干扰我们的生意往来。有几家大公司的客户悄悄被他们收买不跟我们合作,再加上银行追贷。我都已经无能为力了。过几天的集团会议支持他们的呼声肯定很高。就连我手底下跟着我拼打出来的老将们也开始反对我,搞得我势单力薄。我只有等着被他们弹劾了。我只是不甘心看着我一手创立的公司就这样被他们毁于一旦。我真的不甘心啊!”

    荷香生气地说道:“你看看你现在还有一点上位者的样子吗?别说其他人了,就你现在这副样子连我都看不起你知道吗?”

    父亲说:“别说这些没用的,我一辈子的心血都在这上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每年,他们得到的收益也不低。我自认为没有亏待他们。但是他们不满足于现状,只想得到更多。怪只怪我太相信他们了。将公司大部分实权交付于他们手上。才会导致公司走到今天这地步。”

    荷香狠狠地说道:“这帮混蛋,我迟早会让他们滚出公司的。”

    父亲关心地问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店里生意还好吧。”

    荷香说:“还好。他们不知道这家店的存在。幸亏不是以公司的名义,否则真的就会血本无归了。这几年我和我的养父经营的很好。加上我手里还握有一些股份可以帮公司度过危机。对了,你手里现在还有多少股份?”

    父亲说道:“我手里只有百分之五十。除了我之外,那几个老家伙各占百分之十。与他们持平。主要就是那些股民不再信任我们公司了,纷纷卖掉自己手里的股票,股市下跌。才会导致公司面临财政危机,致使我们还不上贷款。”

    荷香冷冷地说道:“既然那几个老家伙不希望公司蒸蒸日上。我们也没有必要对他们客气。”

    父亲说:“你想怎么样?”

    荷香说:“有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打算找人代购,买入公司的股份。他们可以暗箱操作,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呢?这几年那几个老家伙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想找事做,那我就满足他们。这一次我不会手软了,一定要让他们滚出公司。”

    “截至目前收盘结果显示,纽兰克斯股市回垄,呈增长趋势。至于是否死灰复燃,请继续关注。”

    荷香对父亲的说道:“明天的集团会议你一定会势在必得,定会让那几个老家伙滚出公司的。”

    父亲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荷香说:“首先,我找人查了那几个老家伙的底。还是有收获的。他们利用职权挪动公司资金用作其它没有及时补上,导致资金空缺,无法正常运作。至于做什么,我不想说。其次,他们承诺那几家大公司的客户。卖掉我们目前准备研发那几个项目产品的自主权给他们。他们想在同行中来提高他们的竞争力,趁机削减我们的实力。以打垮我们为目的。迫使集团不能立足。那几个老家伙没有长远的打算,他们想趁机捞一笔然后卷铺盖走人。他们不管公司的好坏,当初投资就没考虑公司长期效益的稳定性。人一旦目光短浅,就会着眼于眼前的利益放弃了长期稳定的收益。如果公司一旦被他们掌控,就会迫不及待地出售一部分股权给那几家公司的负责人。到时候想要挽回就很困难了,就只能对外界宣布集团倒闭了。”

    父亲狠狠地说道:“这几个老匹夫。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睛,会找这几个混蛋来公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