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归来(三)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孝濂刚准时起床迷迷糊糊地,抓了抓头发。回到可慧的卧室,看见了可慧趴在床边睡着了了。孝濂笑了笑地说:“这个丫头!”他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把她抱到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他走出来来到可慧的卧室,看见可慧趴在床边睡着了。。...

    孝濂刚起床迷迷糊糊地,抓了抓头发。

    来到可慧的卧室,看见可慧趴在床边睡着了。

    孝濂笑了笑说道:“这个丫头!”

    他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把她抱到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

    他走出了卧室外面的空气很是清新,来这里有两个多月了。

    不知道他们两个过得好不好?

    有点想念她们了。

    他舒了舒筋骨四处张望着。

    “啊……”

    一声尖叫。

    他立刻冲进卧室。

    孝濂担心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可慧胸前裹着被子坐了起来害怕地说道:“有,有蟑螂啊!”

    孝濂想道:“这个女人是不是神经质啊!平时表现的连蛇都不会害怕居然害怕起了蟑螂。难道是因为那件事情受刺激了?”

    可慧看着孝濂愣愣的站着一动不动的害怕地说道:“老公,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帮我把它赶走!”

    孝濂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就翻墙倒柜的抓起了蟑螂。

    最终,蟑螂被抓住了。

    可慧拍了拍胸脯,缓缓地说道:“我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只蟑螂趴在我的脸上。所以,我……”

    孝濂说:“敢情蟑螂也是为您的美貌而倾倒啊!”

    可慧委屈地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啊!你可知道我一晚上没有睡好真的担心他们会找我算账。”

    孝濂抱着她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不用担心。”

    “有人在吗?”

    外面传来了喊叫声。

    可慧担心地说道:“老公,他们来了。一定是来找我算账的。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孝濂说:“没事,我去看看。一定会没事的。”

    可慧颤抖地说道:“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啊!”

    孝濂说:“我出去看看。”说完之后,走出卧室。

    外面。

    他看见一群学生手里拿着武器。

    学生甲挑衅地说道:“小子,识相的把那位小姐交出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孝濂不屑一顾冷冷地说道:“吆,好大的火气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学生甲:“别在我面前装酷,否则我会让你像狗一样爬在地上。”

    孝濂冷冷地说道:“是吗?好久没有打架了。本来都已经忘记了。既然你们想找打那就别怪我了。让我看看是谁像狗一样爬在地上。敢动我老婆我废了你们。”

    他们群攻,不一会儿败下阵来。

    孝濂冷冷地说道:“还打吗?”

    学生甲忍着痛说道:“不打了,不打了。”

    孝濂说:“还不快滚!”

    学生甲站了起来跑远之后大声地说道:“小子,这笔账我记着迟早会找你算的。”

    说完一溜烟功夫就没了踪影。

    孝濂回到卧室。

    可慧害怕地说道:“老公,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孝濂说:“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儿。否则他们还会找来的。”

    可慧说:“可是……”

    孝濂说:“听我的,我不会骗你的。跟我走吧!”

    可慧担心地说道:“我的父亲……”

    孝濂说:“他们找的是你,又不是你的父亲。你放心,你父亲不会有事的。”

    他们收拾包裹留下书信就离开回市区了。

    市区。

    店里。

    “老板……老板……”

    外面伙计屁滚尿流的跑了进来。

    木野藤直看到伙计后担心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伙计边喘着粗气边说道:“回来了,他回来了。”

    木野藤直担心地问道:“你说清楚点,你说谁回来了?”

    伙计说:“我路过市区的时候看见……看见孝濂君回来了。”

    木野藤直抓住他的肩膀内心激动地问道:“你说谁,谁回来了?”

    伙计高兴地说道:“孝……孝濂君。”

    荷香回来经过门口的时候听见了父亲和伙计的对话。

    荷香激动地说道:“你说,你说谁回来了?”

    伙计说:“孝……孝濂君。”

    她二话没说地就跑了出去。

    她的希望并没有破灭。

    两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荷香不吃不喝都瘦了一圈了。

    此时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她一脸高兴地样子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

    她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他也紧紧地抱住了她。

    显然她没有看见他身边的女孩。

    荷香眼泪流出来,激动地说道:“你知道吗?没有你的这些天里我觉得自己真的心灰意冷不能苟且偷生。每天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才知道我不能没有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孝濂看到她消瘦的样子内疚地说道:“我也是。你不知道这两个月来我是有多么多么地想念你。离开你之后,才觉得我对你的爱更深更深。”

    可慧看到有个女孩扑到孝濂身上一脸困惑地说道:“老公,她是谁啊?”

    荷香听到之后吃惊地对可慧说道:“你叫他什么,老公?”

    她推开他,看着他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孝濂内疚地说道:“你听我解释。”

    荷香拭了拭眼角泪珠平淡地说道:“好啊!我听你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孝濂支支吾吾地说道:“我……”

    荷香说:“说啊,你解释啊!到底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理由。”

    她见孝濂不说话就大声地说道:“说话啊!”

    孝濂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更知道无法面对你,无法得到你的原谅。但我是真心爱你的,更不能失去她!”

    荷香平淡的说道:“好啊。很好。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等你两个多月换来的是你和别人在一起,还把她带到我的面前。干什么?求我成全你们吗?”

    孝濂说:“不是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是真心喜欢你们的。”

    荷香说:“理解?喜欢?我们?还有谁,那个宋梨香吗?”

    孝濂说:“对不起!是我太多情了。”

    荷香说:“多情?你知道吗,这两个月来我整天以泪洗面浑浑噩噩地过着每一天。我就是想听到你活着的消息。你不在的日子我觉得自己好冷好孤独啊。看到情侣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时候你知道我是有多么的羡慕吗?我是多么想依偎在你的怀里。因为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相信只要我等待会有那么一天的。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喜欢上别的女孩。”

    最后一句话是她声嘶力竭地喊出来的。

    她对可慧冷冷地说道:“你可真会伪装啊!装着一副楚楚可怜清纯可爱的样子却是在背后引诱别人男朋友的狐狸精。”

    孝濂说:“千错万错是我辜负了你的一片深情。但是请你别用这么苛刻的语言来侮辱她。她是无辜的。”

    荷香说:“苛刻?无辜?你倒是挺会维护她的吗?”

    可慧内疚地说道:“姐姐……”

    荷香冷笑地说道:“别那么叫!不要指望我会成全你们。”

    孝濂说:“荷香,对不起!”

    荷香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你当我是什么,行乞的乞丐吗?以后,别那么叫我。因为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是你,你回来了吗?”

    三个人转头看见宋梨香和祁春雅也来了。

    看到她深情的目光以及消瘦的身体孝濂顿时觉得自己罪过大了。

    她冲过来抱住他。

    宋梨香深情地说道:“当我听到你死了的时候我顿时觉得自己好无助好孤独。天塌下来我无力支撑起来,我才发现我是真的爱你不能失去你啊!”

    荷香别过头冷笑了一声之后又转过头来冷冷地说道:“好啊。真的很好。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在这里把所有的事情都撂开吧!”

    孝濂说:“你听我解释。”

    荷香说:“不用解释了,都已经在这里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的想法。从今以后我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来纠缠你!”

    说完之后荷香转身欲走。孝濂放开梨香,抓住她的手说道:“荷香,别闹了。”

    荷香说:“放手。我没有跟你闹。我是认真的。”

    孝濂说:“我知道我的罪过很大。我也知道我不配得到你们三个的青睐。既然是这样的结果我希望你能放下自己的成见融入到大家当中吧。”

    荷香说:“放开我,孝濂君。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我不可能接受三女共侍一夫的局面。既然如此,我选择退出。你们慢慢玩吧。因为我的爱是自私的。就当今生我们有缘无份吧!”

    孝濂说:“不,我不会放开你的。你们三个人在我的心中都很重要。放弃谁我都不愿意。荷香,我知道我辜负了你对我的心意。但是,你放心。我爱你,爱你们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荷香转过身看着他深情地说道:“你能回来我很高兴。但是每个人的感情都是自私的。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式改变了他们。但是我坚持我的立场,我不会变的。请放我走吧!”

    她转身欲走。他趁势抱住了她吻上了她的嘴唇。

    荷香想推开他,奈何力气太小又因为思念他的缘故挣扎了几下之后她缓缓地环住他的脖颈亲吻着他的嘴唇。

    过了一会儿,孝濂放开了她,深情地说道:“那还走吗?”

    荷香流下眼泪不停地捶打他的胸膛委屈地说道:“讨厌,讨厌。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

    说完又趴在孝濂的怀里。

    孝濂说:“不要离开我。”

    荷香说:“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走了,不是便宜他们两个吗?不过,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孝濂说:“什么事情?”

    荷香说:“既然她都已经叫你老公了,那我也不能落后。”

    孝濂说:“是的,老婆。遵命!”

    荷香温柔地说道:“老公。”

    孝濂说:“老婆。”

    荷香说:“老公。”

    孝濂说:“老婆。”

    荷香说:“老公。”

    孝濂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哎!”

    孝濂看见宋梨香神情黯淡一丝凄凉抹过几滴泪痕他放开荷香把她拥入怀里。

    孝濂内疚地说道:“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梨香躺在他怀里一脸甜蜜地说道:“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值得!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情。”

    孝濂无奈地说道:“想叫老公就叫吧!”

    梨香说:“嗯。老公。”

    孝濂说:“老婆。”

    梨香说:“老公。”

    孝濂说:“老婆。好了,再这么叫的话我就快受不了了。”

    梨香神情黯淡地说道:“你现在就受不了我吗?”

    孝濂无奈地说道:“不是。我心里非常地高兴。”

    他心里想道:“女人啊女人。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以后够我受的了。”

    梨香回到了学校,孝濂、荷香、可慧三个人回到了店里。

    晚上。

    孝濂和可慧来到海边散步。

    可慧温柔地说道:“当初你怎么没有说你有那么多老婆啊!”

    孝濂说:“我说了,我当时说的很清楚啊!”

    可慧娇嗔地说道:“你……骗子。”

    可慧手指着他质问道:“说,为什么要骗我?”

    孝濂得意地说道:“那我也没有碰你啊!你现在还是未经事的少女不满意我的话可以走啊!”

    可慧冷笑了一声说道:“哼……想让我走。骗了我的心就想甩了我。这辈子我哪也不去赖定你了。”

    孝濂说:“你想走我也不会让你走的。我会紧紧地抓住你们的手到死都不会放开。直到这份感情终老。”

    可慧说:“老公,谢谢你。遇到你我这辈子知足了。”

    校园内。

    梨香的心情特别好。

    第一个原因是知道他没有死。

    第二个原因是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

    这个学期已经结束了。

    该是翻过今年的黄历了。

    到明年的四月份再见吧。

    至少有好几月是和他和父母在一起。

    店内。

    孝濂对可慧、荷香说道:“跟我去上海吧。我带你们回家去看看我的父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