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第21章 家(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中国。上海。飞机缓缓地地安全降落在浦东机场。五人行必有一个提行李的。不论大包小包都是孝濂的。下了飞机,走到大厅的时候。他的胳膊上架着手里提着脖子上挂着这还不只。最可恶上海。。...

    中国。

    上海。

    飞机缓缓地降落在浦东机场。

    五人行必有一个提行李的。

    无论大包小包都是孝濂的。

    下了飞机,走到大厅的时候。

    他的胳膊上架着手里提着脖子上挂着这还不止。

    最可恨的是嘴里还叼着。

    标准的人肉架子嘛。

    再看看那四个女人在他的面前走成一排迈着优雅的步伐。

    甜美的微笑,性感的身材,高贵的气质能不吸引众多目光吗?

    但是人们在看孝濂的时候都用一种鄙视的眼神。

    刚才在飞机上,有许多男人主动和她们搭讪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这让他恨不得把那些男人给痛扁一顿。

    可是,众怒难犯。

    以寡敌众很难做到抽身而退。

    所以,他忍下了扁人的冲动在角落里老老实实的坐着。

    可是这还不算什么。

    更可气的时候一下飞机那些男人跟到他们屁股后面紧紧尾随他们一找机会就和她们有说有笑的。

    到了大厅散了之后,才安静下来。

    所以,他不能再容忍了。

    出了大厅,他把行李‘啪……’的一声扔到了地上。

    孝濂捶捶肩膀抱怨地说道:“走不动了。”

    那四个女人愣了愣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可慧跑了过来嗲声嗲气地说道:“老公,难道你就不心疼我们的小胳膊小腿吗?我知道我们错了给你道歉好不好?”

    可慧用可怜兮兮地眼神盯着他。

    孝濂说:“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更别说些好听的糊弄我提行李。”

    他看见她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装做楚楚可怜的样子说话嗲声嗲气。

    孝濂心里想道:“想扮可爱蒙混过关,门都没有。”

    孝濂说:“怎么平时都不见你眼睛这么大。”

    可慧说:“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孝濂说:“是吗?”

    可慧委屈的说道:“既然老公不心疼我。我还是帮你吧。”

    孝濂感动的说道:“老婆……”

    可慧委屈的说道:“既然老公不心疼我,我还是帮你把行李挂在你的肩膀上吧。”

    她得意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跑开了。

    顺便冲他做鬼脸扮可爱。

    其他三个女人都笑了起来。

    他们叫来了出租车。

    关键五个人坐不下。

    这时,有一个刚出大厅的男人对可慧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还是坐我这辆车吧。我这辆车够大够宽敞何必去挤那小小的出租车。反正也顺路,就顺便载你一程吧。”

    孝濂放好行李坐上车的时候,春雅拉了拉孝濂的衣袖悄悄地说道:“先别坐车,有个男人正在泡你的老婆你还不去看看。”

    孝濂说:“我去看看。”

    他过去的时候就听见了那个男人邀请可慧坐他车。

    孝濂说:“车子是不错。还是一部限量版跑车。”

    他打量那辆车好久才一脸兴奋地说道:“哇!这部车我钟爱了好久。终于有机会见到它的真身了。就是不知道开上它感觉如何?这位先生,能不能借我开一下。让我过一过跑车瘾。”

    那个男人说:“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借你。再说,你是谁,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啊!”

    孝濂说:“我是谁不重要,就算说出来也未必能入您的耳朵。就当帮我这个忙好不好?其实,我已经没有几天活头了。医生诊断我是‘爱’症晚期。我一直有一个夙愿,如果此生能过一过豪车瘾就算死也值得。我知道这位先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如果你能帮我一定会感激你的。好人有好报嘛!如果你还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给你钱。你看行不行?但我知道您这么富贵肯定不缺钱。我这点钱还不够您塞牙缝的呢!那该怎么办啊!您看……”

    那个男人说:“空口无凭的,我要怎么信你。再说现在骗子骗术那么高。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孝濂指着荷香他们说道:“她们都是我的姐姐。她们知道我‘爱’症晚期的时候就一直鼓励我多出去走走。她们牺牲掉自己大部分宝贵时间来陪我这个快要死的人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但是,她们还是让我看到了希望。要知道这世界并不是黑暗的它也有光明的时候。”

    那个男人顺着孝濂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三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啊!

    简直就是仙女下凡,看得他眼都直了。

    可慧站在一旁是想笑却不能笑。

    她们看见孝濂好长时间都没有过来就下了车走了过来。

    荷香说:“还走不走啊!再不走就晚了。”

    那个男人看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孝濂说:“这位先生,帮帮忙好吗?委屈你坐前面那辆出租车好不好?好人会有好报的。”

    那个男人看着疑惑的三个女人就点了点头把钥匙给了孝濂。

    孝濂对她们说道:“上车。”

    坐上车后踩离合发动引擎、挂档、放手刹、踩油门。

    速度就是快。一溜烟的功夫就跑出几十米远。

    荷香对孝濂说道:“那个是你的朋友吗?”

    孝濂说:“不是。我不认识他。”

    荷香说:“不认识人家为什么会借车给你,你当人家是傻子啊。”

    孝濂说:“还真别说,有些人就是被色冲昏了头脑。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搭讪。我那么弱智地谎言他都信。他能不傻嘛!你没看见当时他看你们的那个眼睛我就想揍他。只是给了他一点小教训。顺便还省车费钱,何乐而不为呢?反正这里坐车很贵的。等到了附近有地铁的地方再把车还给他就好了。”

    地铁站。

    他们在等那辆出租车。

    好久一会儿才开了过来。

    孝濂他们下了车。

    孝濂走了过去帮那个男人打开车门。

    那个男人付了车钱走下车。

    孝濂对那个男人说道:“真是太感谢您了。您一定会有福报的。”

    那个男人看到四个女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孝濂说:“哎,哎!”

    那个男人反应过来说道:“还有什么事情?”

    孝濂拿出钥匙对他说:“您的车钥匙不要了。”

    男人接过车钥匙之后把孝濂拉到一旁说道:“你说那三个是你的姐姐。那她们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男朋友?”

    孝濂忍着气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那个男人说:“你把她们的联系方式给我,别说没有。”

    孝濂说:“我没有那个权利。你自己跟她们要。要得到要不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那个男人说:“这么说,你不打算帮我?我那辆车你可是开得很爽啊!什么绝症我看都是骗人的吧!”

    孝濂说:“我不至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诅咒我自己有病啊!”

    那个男人说:“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孝濂生气地说道:“你是不是在找事?”

    那个男人说:“吆,生气了。这么快就露馅了。”

    孝濂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个男人说:“很简单,你只要说出你和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就行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