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第22章 家(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孝濂说:“我上次说了,她们三个是我的姐姐。就这样!”那个男人说:“姐姐?傻子都能看出你们更本就不像,并且其中一个女孩子是日本人,上次说话的的时候就露陷了。中文都那个男人说:“姐姐?傻子都能看出来你们根本就不像,而且其中一个女孩子是日本人,刚才说话的时候就露陷了。中文都不标准到什么程度了。你说她们是你姐姐,干姐姐吗?”。...

    孝濂说:“我刚才说了,她们三个是我的姐姐。就这样!”

    那个男人说:“姐姐?傻子都能看出来你们根本就不像,而且其中一个女孩子是日本人,刚才说话的时候就露陷了。中文都不标准到什么程度了。你说她们是你姐姐,干姐姐吗?”

    孝濂说:“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那个男人说:“我常年呆在日本。经常和日本人打交道,日本人的特征就不用我跟你说了吧。”

    孝濂说:“你烦不烦啊!她是不是日本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就是想要刚才的车费吗?我给你,拿了赶紧走。”

    只见孝濂掏出钱递给他。

    荷香她们拿了行李看见孝濂和那个男人争执不休。

    她们走了过来。

    荷香开口问道:“怎么了?”

    那个男人说:“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孝濂说:“钱给你,你到底走不走。”

    那个男人说:“心虚了是不是?”

    然后他对荷香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日文)”

    荷香说:“我不认识你啊!(日文)”

    荷香对孝濂说道:“老公,怎么回事。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那个男人说:“哦!原来是桃花有主了啊!既然如此,你刚才干吗打扰我的好事?”

    孝濂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说呢?”

    那个男人说:“我又没有打你老婆的注意。干吗对我咬牙切齿地?”

    孝濂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不是会看嘛。怎么这会儿就不明白了。”

    那个男人说:“我又不是看相的。我怎么知道。”

    孝濂说:“你不会看我的情绪吗?”

    那个男人说:“看来你还想双吃啊!就怕你吃不下去。”

    孝濂说:“那是我的事情。勿需你操心。拿着钱赶紧滚吧!”

    可慧说:“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啊!我现在明白地跟你说,我对你没有兴趣。”

    那个男人对可慧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帅哥你竟然说不感兴趣。难道你喜欢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而且品行也不见得有多好。”

    可慧生气地说道:“不许你这么说我老公。”

    那个男人说:“看来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可慧生气地说道:“你……”

    梨香说道:“这位先生,如果他们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替他们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但是请你也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这么咄咄逼人的好吗?”

    那个男人对梨香说:“看来这位小姐语言真是犀利啊!算了,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省的说我小气。好了,遇见也是缘分。我叫明磊。常年呆在日本。今年回上海拓展公司业务,打算在上海成立一家子公司。顺便相亲!不知你们几位怎么称呼?”

    其他人都没有回答他。

    梨香笑了笑说道:“我叫宋梨香。”

    明磊说:“怎么,这位兄弟看起来没有这位小姐那么大度啊!”

    孝濂想了想说道:“我叫宋孝濂。刚才多有得罪,请多包涵。”

    他们一一介绍完之后。

    那个男人说:“这样吧。附近有我家酒店。各位,如若不嫌弃的话可以小住一段时间。不用给钱的。我这个人呢,平时没有什么朋友。都是一些生意上来往的客户。我跟各位挺投缘的想结交你们。如果你们拿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要拒绝。”

    孝濂说:“这怎么敢当,不过还是那句话。无功不受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那个男人说:“看来你还是对我有成见,不拿我当朋友。”

    孝濂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住的离这儿也不远很快就能回去。再说,回来一趟不回家,住在外面算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男人说:“说的也对。那我请你们吃饭,不要拒绝。不然,就真的不拿我当朋友了。”

    孝濂见推诿不下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酒店。

    他们定了一个包间。

    菜都已经上齐了。

    明磊举起酒杯说道:“来,各位。为了我们的相识干一杯!”

    他们举起酒杯碰了一下就喝了起来。

    明磊对孝濂说道:“孝濂,刚才多有得罪。这杯酒我敬你,就当是给你赔不是了。”

    孝濂说:“应该是我敬您才对。刚才的事情我也有过错的。希望您能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说完之后酒水下肚感觉头晕目眩。

    明磊倒了一杯酒举杯对可慧说道:“这位美丽可爱的小姐,刚才我说话有所冲撞你多海涵不要记挂心里才是。这杯我先喝了,就当是给你道歉了。”

    说完就喝了。

    可慧笑了笑说:“刚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这杯我敬你。”

    说完之后她喝下去脸红红的就像熟透了的苹果恨不得让人咬上一口。

    明磊又相继敬了梨香,春雅两个人。

    喝完之后,他们都倒在酒桌上不省人事。

    荷香平静地说道:“你在这酒里下药了?”

    明磊说:“别那么想我。我才不会做那种不入流的事情。再说,你我都喝了。怎么我们都没事啊!我只是在酒里兑了点东西。如果不是酒量大的人,喝第二杯的时候就会醉的。他们睡到明天早上就会醒的。”

    荷香说:“所以你轮流敬了他们唯独少了我。说吧,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明磊说:“看来怎么掩饰都瞒不过雪美小姐啊!”

    荷香说:“你认识我?”

    明磊说:“纽兰克斯未来继承人谁不想认识啊!”

    荷香说:“我很少露面,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明磊说:“只要稍微动点心思,要找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再说前段时间纽兰克斯公司经济复苏的事情若不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话,它早就不存在了。”

    荷香说:“你挖苦心思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再说公司又不是我在做主。有些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明磊说:“肯定是你能帮得上忙的事情?”

    荷香说:“说吧,不要拐弯抹角。我不喜欢这样的。”

    明磊说:“好,雪美小姐果然是快人快语。我喜欢。我打算在上海开分公司,不过在资金上有点困难。我知道雪美小姐这点小钱还是有的。不然靠这小子你们还能不能在上海立足都是一回事呢?”

    荷香说道:“说吧,需要多少。”

    明磊说:“不多,五千万。”

    荷香说:“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再说我们萍水相逢又不是太熟悉。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要是拿钱跑路的话我上哪去追回我的损失啊!”

    明磊自信地说道:“你必须相信我。这样吧,你就当是在投资我替你管理。以你的名义注册。利润我们五五分成。你看怎么样?”

    荷香说:“怎么分我不管。若公司成立后,你能确保资金流动的走向以及你能保证不从中吃回扣吗?我可不希望我这五千万打水漂了。”

    明磊说:“你放心,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还是懂得‘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道理的。我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荷香说:“我不需要你的承诺。我要的是你的诚意。准备一份商业企划书以及以后的每个月的财务报表给我。最好不要弄虚作假来糊弄我,既然你能找我就了解我的手段。不要以为我拿钱就不管事了,我会派人盯着你的。做好你的事情,不要多嘴。记住,在上海还是有我们家的产业的。钱我会划到你的账户的,但前提是你的计划能不能吸引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哦!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我的身份。否则,我能让你飞黄腾达也能让你一败涂地的。你最好相信我说的话。”

    明磊说:“看来招惹你就是一个错,真是得不偿失啊!好,我答应你。记得明天和他们同时醒来不要让他们起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待明磊走后,荷香也支撑不住了。

    荷香揉了揉额头说道:“没想到这酒,劲还真大啊!”

    荷香转过头看着孝濂说道:“老公,我为了你们已经损失了五千万了。不然以明磊的手段他是不会让我们全身而退的。希望你以后不要辜负我的心意就好了。”

    说完,她也倒在桌子上。

    这时,明磊走了进来说道:“原来如此啊!呵……看来这个丫头不容小觑啊!”

    说完他就离开了。

    第二天。

    早上。

    他们一行人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

    孝濂说:“看来这酒量以后要好好锻炼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荷香说:“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孝濂说:“对了,明磊呢?”

    明磊走了进来说道:“看来有人挺惦记我的嘛!我才离开一会儿,就开始想我了。我真是高兴啊!要是有美女想我念我的话,那我得偷着乐了。”

    荷香说:“想多了。我们要走了。刚才看见你不在,就随口问了一下。既然你来了,就跟你打一声招呼!”

    明磊说:“本来要好好招呼你们的,奈何工作太繁琐抽不出时间,再者家里安排了相亲,督促我回去。所以不能陪你们真是抱歉啊。”

    孝濂说:“你的事情最重要,不用管我们。反正我们也要回家了。”

    明磊掏出名片递了过来对孝濂说:“这是我名片。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孝濂说:“好的。”

    孝濂接过之后就装了起来。

    孝濂说:“谢谢你的款待,我们该走了。多有打扰,真是不好意思啊。”

    明磊说:“再跟我客气,我就生气了啊!”

    孝濂说:“那好。客气的话语我就不说了,免得惹你生气。明磊哥果然直爽之人。你这个朋友我认定了。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惜。”

    明磊说:“说得太严重了,我哪能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呢。如果我那样做,那还不得有人找我拼命啊!”

    说话的同时,他看了荷香一眼。

    孝濂说:“我这人嘴笨,不会说话。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你一定不要往心里去啊!不然我会内疚的。”

    明磊说:“说什么呢。我又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就是别在背后阴我就行了。你知道生意人最怕这个了。”

    孝濂说:“我宋孝濂做事坦坦荡荡,问心无愧。绝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明磊说:“我只是说说而已,看看你又认真了是吧!冲你这份认真劲你这个朋友没有白交。我开车送你们吧。正好我回家。搭我车,如果顺路就直接把你们送回家。”

    孝濂说:“不用了,荷香他们第一次来上海,我打算带她们到处转转然后再回家。”

    明磊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我先走了。”

    说完之后明磊就离开了。

    孝濂他们出了酒店走在路上。

    孝濂对梨香,春雅说道:“你们是回家还是打算跟着我们到处转转。”

    梨香说:“反正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迟点回去没有关系的。”

    春雅说:“我和梨香一起的。她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反正有的是时间不着急这一时半会的。”

    可慧说:“上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孝濂说:“上海好玩的地方多了,你就是玩个一年半载都玩不过来。”

    可慧一脸期待地说道:“是吗?那我们就玩它个一年半载你看好不好?”

    孝濂说:“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可慧认真的点了点头。孝濂说:“你不回韩国了吗?”

    可慧说:“在哪里都一样,只要有吃有喝有得玩就行了。我只要跟着你。”

    荷香说:“我也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