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迷路(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人民广场。这里是人群最集中的地方。人多了就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孝濂对荷香他们说道:“跟紧我,这里人太多了。一不留神就会走散。我不担心梨香他们。我就担心你们人生地不熟...

    人民广场。

    这里是人群最集中的地方。

    人多了就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

    孝濂对荷香他们说道:“跟紧我,这里人太多了。一不留神就会走散。我不担心梨香他们。我就担心你们人生地不熟的,走散了就麻烦了。这里什么人都有记得保管好你们身上的财物。人一多就给扒手偷窃的机会就多了。”

    荷香他们点了点头。孝濂对可慧说道:“还有你,不要对什么东西都好奇。尤其是不好的东西。听清楚了吗?”

    可慧说:“老公,你好有威严啊!我都有点怕你了。”

    孝濂说:“我有吗?我就是担心你有时大大咧咧的看见什么都好奇的样子。特别提醒你一下。”

    可慧说:“我就那么不值得你放心吗?”

    孝濂说:“我还不知道你吗?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最重要。荷香,如果我顾不上你就帮我多照顾她一点。比起她,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

    荷香说:“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可慧撒娇地说道:“嗯……我一定会让你放心的。我就是不用别人保护也会把自己照顾好的。”

    孝濂说:“那最好。”

    一路上都是小贩们在叫卖着推销着自己的东西。

    他们路过饰品店的时候。

    荷香走了进去。

    营业员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荷香点了一下头。

    她在里面东瞧瞧西看看不停的在寻找。

    营业员走了过来看着她说道:“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得到你的吗?”

    荷香的中文很差。

    虽然孝濂是中国人但是他们通常都是用日语在交流。

    接触到中文的机会很少。

    孝濂偶尔教她几句实用的。

    但是她对于中文还是一窍不通。

    荷香疑惑地看着营业员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而且标牌上的中文她也看不懂。

    营业员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孝濂他们走了进来。

    荷香对孝濂说道:“老公,这个人好奇怪啊!不但盯着我看而且还跟我说一些奇怪的话语。”

    待孝濂了解后,他对荷香说:“她就是问你需要买什么。”

    荷香说:“我什么都不买。”

    孝濂说:“那你不买进来干什么,而且你还一直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荷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看见里面很干净很漂亮而且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就走进来了。”

    孝濂对她说道:“这是卖饰品的地方。就是你们女生头上戴的发卡,钱包等等之类的东西。总之就是在卖你们女生喜欢的那些小玩意。明白了没有?”

    荷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她走到摆有发卡的位置挑选着。

    她看到自己中意的一个发卡就别在头上询问孝濂道:“老公,好看吗?”

    孝濂看到之后就惊呆了。

    她本来已经够漂亮了,带上发卡之后更是眼前一亮。

    这让荷香看到孝濂的反应后很是满意。

    女人就是要在人群当中脱颖而出做一个佼佼者,要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虽然她不需要众人的目光只要一个人的眼光停留在她身上就行了,但是那种小心思被满足之后是多么的充实啊!

    可慧她们看到之后,心里很不甘。

    凭什么她就可以笼络所有人的目光。

    她们走到各自满意的商品面前挑选着自己中意的东西。

    梨香挑了一副墨镜戴上。

    梨香对孝濂说道:“老公,好看吗?”

    孝濂的目光从荷香的身上转移到梨香的身上。

    他又惊呆了。

    这时营业员走了过来对孝濂说道:“这位小姐真有眼光,这款墨镜是我们店里卖的最好的产品。这位小姐本身就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戴上墨镜之后更是散发出一种感性之美,而且她也长的美若天仙就是我们见了之后也会自叹不如的。这位帅哥没想到你这么有福气啊,能遇到这么美这么有气质的女神当你的老婆。”

    孝濂笑了笑说道:“谢谢。说实话我确实很幸运。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

    可慧挑了一个蝴蝶结别在胸前一股邻家女孩子的清新尽显出来。

    她对孝濂说:“老公,怎么样,好看吧。”

    孝濂付了钱之后,赶紧闪出了饰品店,再不闪就出事了。

    可慧看到孝濂的表现之后嘟着嘴撒娇般的嗔怒了一下。

    “嗯……”

    刚才他们进店的时候,那些营业员看他身边的女人都用一种嫉妒羡慕恨的眼神。

    这让那些营业员的眼睛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一次性带这么多漂亮女人来店里对她们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这让那些资质平庸的女人们活不活了。

    荷香他们看见孝濂出来之后,她们也追了出来。

    可慧对孝濂说:“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没有荷香姐她们漂亮就不入你的法眼吗?”

    孝濂说:“你知道我们刚进店的时候那些营业员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你们身上没有离开吗?那种色色地眼神连我心里都发毛。如果我不走的话,我非被她们的眼神给生吞活剥了不可。你们简直就是给她们一个火箭炮,击碎她们脆弱不堪的幼小心灵。说实话,你们简直就是女人堆里的妖魅。”

    荷香他们听到之后心里不知道有多甜蜜。

    被自己爱人赞美的那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孝濂对荷香他们说道:“我怀疑我带你们出来是不是一种错误啊!你们应该当花瓶一样摆放在家里。这样没有人知道才是安全的。幸亏只是女人们的眼光,要是男人那还不得扑上来啊!”

    梨香说:“我们就适合当花瓶吗?你对你自己也太没有自信了吧。”

    孝濂说:“要是一个的话我还自信满满,要是你们长得不太漂亮的话我还放心。关键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安全。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梨香说:“难道长得漂亮就是一种罪吗?模样是父母给的改不了了除非去整容,如果那些整容师看了之后肯定说,你已经完美无瑕了。再整的话很抱歉我就对我的医师资格就有点怀疑了。要么就是人家医生说我有病。别人都是费尽心思去把自己整的更加漂亮而我要是跟人家说我长得太漂亮了麻烦你把我整的丑一点人家肯定不干啊!”

    孝濂说:“你们肯定是男人们的首选。在梦里不知道被人家给……”

    孝濂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杀气的存在。

    梨香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你呢?有没有在梦里……”

    手放在孝濂的腰上。

    孝濂看到梨香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之后才感觉自己成为公敌了。

    孝濂猥琐地说道:“我肯定……有啊……而且不止一次……谁叫你们长得太漂亮了呢?你刚才说过漂亮不是罪。男人们肯定喜欢漂亮女人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再说你们就在我面前我何必要那么做呢?如果有需要就直接……”

    梨香说:“就直接什么……”

    孝濂说:“就直接……用手解决。”

    梨香说:“你也太恶心了吧。这种话都说出口。不理你了。”

    她说完之后狠狠地掐了一下就气呼地走了。

    孝濂吃痛了一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