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迷路(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荷香说:“你跟梨香说了什么,她干嘛气呼地走了。”春雅说:“你你活该,自己惹的事自己处理方式。”说着就去追梨香去了。可慧说:“你也啊的。该说的你就说,不应该说的就别说。春雅说:“你活该,自己惹的事自己处理。”。...

    荷香说:“你跟梨香说了什么,她干嘛气呼地走了。”

    春雅说:“你活该,自己惹的事自己处理。”

    说完就去追梨香去了。

    可慧说:“你也真是的。该说的你就说,不该说的就别说。这是你跟我说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孝濂对荷香可慧说道:“还不快追。”

    说完之后就追了上去。

    孝濂没有看到梨香她们。

    孝濂担心的说道:“奇怪,就这么一会功夫就不见踪影了。”

    荷香说:“都怪你说了不该说的话,现在梨香她们不见了你说怎么办吧!”

    孝濂试着拨打梨香的手机。

    一直占线着打不过去。

    他又尝试拨打春雅的电话。

    春雅接了起来说道:“喂,你找哪位?”

    孝濂担心的说道:“你有没有跟梨香在一起?”

    春雅说:“我也在找她。”

    孝濂挂了电话对荷香说道:“梨香走丢了。”

    荷香担心地说道:“什么?梨香走丢了。”

    孝濂点了点头。

    可慧说:“都怪你,刚才说话气梨香姐。现在走丢了你满意了吧。”

    孝濂担心的说道:“先别怪谁了赶紧找人吧。”

    孝濂又一次地拨打了梨香的手机。

    关机。

    然后他又拨打春雅的手机。

    无人接听。

    孝濂气恼的说道:“这两个人是不是玩我呢?一个关机,一个没有人接。”

    荷香说:“怎么了?”

    孝濂说:“没事,赶紧找人吧!”

    咖啡厅。

    春雅和梨香面对面的坐着。

    春雅说:“你真打算和他置气啊!”

    梨香生气地说道:“谁让他说了不该说的话惹我生气。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就让他们找吧。”

    春雅嗤笑了一下。

    梨香说道:“你笑什么?”

    春雅说:“你知道你刚才说话时候的表情像什么吗?”

    梨香说:“像什么?”

    春雅说:“活像受了气的小媳妇。”

    梨香说:“你就别取笑我了。如果现在不治治他的话,以后指定蹬鼻子上脸。”

    春雅说:“他不适合你,跟他说清楚。你觉得你能在这份感情中能长存多久?”

    梨香说:“不管能不能长存。看他是不是真的在意我呢?如果有一个心疼你的男人在你身边你为什么不珍惜呢?”

    春雅说:“我知道他是一个好男人,但是他不适合你。他给不了你一个安稳的环境和长久的幸福。我想叔叔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毕竟你们门不当户不对。再者你对他的了解有多少。他还有两个女朋友呢?我希望你能冷静的考虑一下。有许多因素会结合迫使你们不能在一起。他的家庭背景你又不清楚。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害了自己。”

    梨香说:“看来在我身边就只有一个你是我唯一的知心了。我不是因为一时冲动,我很冷静的对待这份感情。我不是在赌运气,我是在赌感情。时间会证明我的选择是对是错?我的第一眼是不会出错的。他能舍身救我就说明他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他的思想很单纯,虽然他有时候说话不堪入耳。但是他真的很纯净。想要找一个思想纯净的男人真的很难。你和他相处久了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春雅说:“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外面。

    孝濂还在找着。

    孝濂对荷香可慧说道:“怎么样,找到没有。”

    两个人均摇了摇头。

    孝濂说:“我们分头找,记住这个地方。电话不要关机。找得到找不到都要给我打电话明白没?”

    荷香可慧点了点头,她们三个就分散去找人。

    孝濂又拨打了梨香的手机还是关机。

    他又拨打了春雅的电话。

    电话响了。

    春雅对梨香说:“接不接啊!”

    梨香说:“不要。”

    春雅说:“差不多就行了。再闹下去就过分了啊!”

    春雅接了电话说道:“喂!”

    孝濂说:“有没有梨香的消息啊!有的话请告诉我。”

    春雅说:“你就只关心梨香,你怎么就不关心一下我了呢?”

    孝濂说:“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知道梨香跟你在一起,告诉我你们在什么地方?”

    春雅说:“那你怎么不给梨香打电话啊?”

    孝濂说:“她手机关机。”

    梨香拿出来一看,果然关机。

    梨香说:“我手机没电了。”

    春雅告诉孝濂他们所处的位置之后,孝濂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春雅说:“你们聊,我去趟洗手间。”

    孝濂对梨香说:“对不起,老婆。我刚才是口不择言你能原谅我吗?”

    梨香说:“坐下说。”

    孝濂坐了下来,梨香沉默着不说话。

    孝濂说:“老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胡说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梨香还是不说话。

    孝濂说:“我刚才是口误。我老婆那么漂亮岂能被别人觊觎。你不是花瓶。你是我最温柔,最可爱的老婆。原谅我好不好。”

    梨香笑了笑说:“温柔还是敢当的,至于可爱你是形容别人的用在我这里不合适。既然你都承认错误了。那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孝濂说:“我都主动认错了怎么还带惩罚啊?”

    梨香说:“你本来就错了,我又没说不惩罚你啊。不然你就不长记性。”

    孝濂说:“任打任骂随你,就是别跟我生气了好不好。”

    梨香说:“好。暂且记下,看你表现。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啊?荷香可慧他们呢?”

    孝濂说:“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

    他给荷香打了一个电话,荷香很快的赶了过来。

    他给可慧打电话,对方关机。

    孝濂担心的说道:“这个丫头,不是说不让她关机了吗?她是不是故意的。”

    荷香说:“怎么了?”

    孝濂说:“可慧手机关机。”

    梨香说:“手机是不是没电了?”

    孝濂拍了拍额头说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们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充电。”

    梨香说:“那还愣着干什么,找啊!”

    春雅出来之后,他们出了咖啡厅。

    春雅说:“怎么了?”

    梨香说:“可慧失去联系了。都怪我,早知道的话就不跟他置气了。但愿她不会有事吧。”

    可慧的手机没有电,想打电话又打不出去。

    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虽然说她中文交流起来没有问题。

    问题是她是路痴。即使有标识,她也会走散的。

    她漫无目的走着,渐渐地走远了。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又是一个人很害怕。

    她边走边说:“老公,你们在哪里啊!我一个人好害怕啊!”

    荷香对孝濂说:“你有没有跟她说在这里会合。”

    他们站在之前约好的地方。

    孝濂说:“我跟她说了,就担心这丫头不认识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