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日子(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他们回到那家旅馆走了进来。孝濂走到前台,他喊醒了爬在服务台上的女服务员。女服务员不不耐烦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双眼地说:“什么事啊?”孝濂看清楚女服务员的样子开心地地说:“继孝濂走到前台,他叫醒了爬在服务台上的女服务员。。...

    他们来到那家旅馆走了进去。

    孝濂走到前台,他叫醒了爬在服务台上的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不耐烦的睁开迷糊的双眼说道:“什么事啊?”

    孝濂看清女服务员的样子高兴地说道:“继知姐,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

    宋继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清楚后高兴地说道:“孝濂,你是宋孝濂?”

    孝濂说:“是我,继知姐你还好吧?”

    继知说:“你这臭小子这两年死哪里去了。你知道你走后伯父是有多么的担心你。你好歹给家里来一通电话啊。你倒好搞得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两年来杳无音讯。”

    孝濂说:“我爸还好吧?”

    继知说:“不好,你想啊儿子不知去向又杳无音讯了这么长时间他能过得好吗?”

    孝濂说:“对了,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上学吗?”

    继知说:“这是我家开的。学校这段时间又没有课,我又懒得去找工作。所以在自家的旅馆里锻炼锻炼。就当是实习吧。对了,你呢?”

    孝濂说:“我刚从日本回来,没有地方住,想找一家旅馆借宿一晚上。”

    继知说:“哦。是这样啊!那你就在姐这旅馆住下吧!姐不收你钱。”

    孝濂说:“这怎么可以啊!你敞开门做生意怎么能不收钱,再说了现在生意也不好做,你们也不容易啊。你不收钱,我怎么好意思住呢?”

    继知说:“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啊!咱俩小时候关系那么好,我要收你钱的话我还是你姐吗?”

    孝濂说:“你也说咱俩小时候关系好,毕竟咱们这么多年没见面了。”

    继知说:“不管是多少年,你只要叫我一声姐我就永远是你的姐姐。这钱你要是给我的话,我这旅馆不给你住了。”

    孝濂说:“那不成,感情是感情,生意是生意。不能混为一谈的。你要不收的话,那我就不住了。”

    继知说:“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犟啊!还是这脾气,这性格永远改不了。”

    孝濂说:“要改了的话,那我就不是我了。”

    可慧和荷香走了进来。

    可慧说:“老公,到底好了没有啊!我和荷香姐都等着急了。”

    继知说:“你怎么还把女朋友冷落在外面了呢?我说你这小子就不怕打光棍吗?”

    荷香说:“老公,他是谁。”

    继知说:“这是什么情况?她们怎么都叫你老公啊?”

    荷香充满敌意地对继知说道:“我老公已经有我们了,你不要打他的注意。否则我会让你付出惨痛地代价的?”

    继知说:“看来你这女朋友不好说话啊。她是不是误会了我们两个的关系了。我就说你冷落女朋友怎么不怕打光棍啊,原来是有备胎的。你考虑的真是周到啊!”

    可慧说:“什么备胎,你说的太难听了吧!我们在老公心里同等重要,我们不是备胎。”

    荷香对可慧说道:“什么是备胎?”

    可慧说:“备胎的意思就是说你是他可有可无,随时丢弃的。”

    荷香冷冷地盯着继知,眼睛里充满杀气。

    继知看荷香的眼睛都有点毛骨悚然了。

    她对孝濂说道:“你还是跟你的女朋友解释一下咱俩的关系吧!我可不想当炮灰。”

    孝濂对荷香,可慧说道:“我来介绍一下,她是我姐,就是关系特别好的那一种,只是小时候。我和她也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没想到会遇见就多聊了几句。你们清楚了没有?”

    荷香,可慧说道:“最好不要骗我们,否则我们不会让你好受的。你是知道的我们折磨人可是有手段的。欺骗我们你的下场会很惨的。”

    继知对孝濂说:“看来你以后有苦头吃了,弟弟自求多福吧!”

    孝濂此时被吓得腿有点软了。

    一个踉跄要不是扶着服务台就坐到地上了。

    孝濂说:“我向两位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欺骗你们了。若有谎言你们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荷香,可慧说道:“那最好,记住你说的。”

    荷香,可慧对继知说道:“姐姐,我们住哪个房间?”

    继知笑了笑说道:“你们跟我来!”

    孝濂他们一行人来到房间门前。

    继知说:“你们两个女孩子就住这个房间吧!”

    荷香,可慧笑了笑对继知说道:“谢谢姐姐!”

    荷香,可慧她们要进房间的时候,孝濂跟着也要进去。

    ‘啪……’门关了。

    “哎呀……”

    孝濂的鼻子被撞了一下,他揉鼻子的时候,里面传来荷香的声音说道:“女生宿舍,男生止步!请问你是女生吗?”

    孝濂说:“轻一点会死吗?真是一点都不温柔。我怎么当时就看走眼了呢?”

    继知说:“你的房间在隔壁,这楼层很安静你就放心去睡吧!”

    孝濂对继知说道:“谢谢你,继知姐!”

    孝濂睡觉的时候。

    突然他感觉有东西攀附在自己身上。

    他睁开了眼睛吓了一跳地喊道:“妈呀!有鬼啊!”

    可慧说:“别吵,是我老公。”

    孝濂惊魂未定地说道:“你不好好睡觉跑我房间里装鬼吓我干什么?”

    可慧说:“我想和你一起睡。”

    说话的同时她的手向下移去。

    孝濂感觉到了自己的那里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瞬间被刺激了一下,变得坚挺了起来。

    孝濂说:“你干什么?”

    可慧说:“你说呢?”

    孝濂说:“你可别乱来啊!我可是纯情小处男,你要这样的话我告你非礼啊!”

    可慧说:“你告啊!你就是说破大天了谁会相信啊!别人只会相信你欺负我们这些弱女子。”

    孝濂说:“天呢?这还有没有公理了呢?”

    可慧说:“在你这里,我就是公理。”

    孝濂说:“你想怎么样啊?”

    可慧说:“你说呢?”

    孝濂感觉下面凉飕飕的。

    孝濂说:“没想到你速度挺快的。”

    可慧说:“还有你没想到的呢。”

    她把孝濂的身子翻转过去。

    孝濂说:“没想到你还喜欢玩后面,可我不是女人啊!”

    可慧说:“等等你就知道了。”

    他的腰带和裤子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可慧的手里。

    他身上唯一穿的就只有那条贴身内裤了。

    孝濂不明所以地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突然,他感觉到身后又有一股力量钳制了他。

    等他发觉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孝濂的双手双脚被反绑在了一起。

    “耶……搞定。”

    灯打开了,孝濂这才发现荷香也在。

    她们两个击掌为盟表示已经成功。

    孝濂对荷香,可慧说道:“你们把我捆住到底想怎么样啊?”

    可慧说:“你说呢?”

    孝濂说:“你除了这三个字能不能换别的字句啊?”

    可慧说:“可以,自己想!”

    孝濂说:“当我没问。”

    荷香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很难受吧!嘻……”

    孝濂说:“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这么折磨我是什么意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