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日子(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荷香说:“我们还也没精神折磨你,这而已一个就。给我想,想让我们怎么严厉的惩罚你。是很舒服的去可以享受但是痛苦……的去选择接受?”孝濂说:“有什么差别吗?”荷香说:“毕竟有差别啦!的话孝濂说:“有什么区别吗?”。...

    荷香说:“我们还没有折磨你,这只是一个开始。给我想,想让我们怎么惩罚你。是舒服的去享受还是痛苦的去接受?”

    孝濂说:“有什么区别吗?”

    荷香说:“当然有区别啦!如果你想要舒服的去享受,可慧可以伺候你。如果你想要痛苦的去接受,我们两个可以伺候你。”

    孝濂说:“那还有第三种选择吗?”

    荷香说:“有。”

    孝濂说:“什么选择?”

    荷香说:“那就是我们两个狠狠地折磨你,自己选吧。你可要选择好了,不能改变了。”

    孝濂看看可慧,又看看荷香。

    比较之下,他说:“我选……可慧……”

    荷香说:“好,你已经选择好了就不能反悔了。”

    孝濂说:“我可以问一下,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惹两位不高兴了呢?”

    荷香说:“不高兴?我们没有不高兴啊。我们很高兴。”

    孝濂说:“那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招你们惹你们了。”

    荷香说:“你既然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你犯了两个错。首先,未经我们允许和别的女孩子聊天以至于冷落我们。其次,睡觉之前你说了什么,你不会忘了吧?”

    孝濂仔细的回味睡觉之前说过的话。

    他就是想不起来。

    孝濂说:“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你提个醒。”

    荷香趴到孝濂跟前说道:“说我不温柔。”

    她在孝濂的头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孝濂“哎呀……”地说道:“你能不能轻点,很痛的好不。”

    荷香说:“好。”

    可慧说:“说当初瞎了眼看上我们。”

    她又狠狠地在孝濂的腰上掐了一下。

    “哎吆……”

    孝濂吃痛地说道:“你们给我等着,别让我翻身。不然我会让你们后悔这么对我的。”

    荷香说:“哎呀!还能威胁我们。看来惩治有点轻了。我再想想还有什么绝招没有使出来?”

    她站了起来装作一副低头沉思的样子。

    只见她轻褪衣衫裸露香肩。

    孝濂看着她说道:“你想干什么?”

    荷香用手轻扇两下不经意地说道:“哎呀!这房间太闷了。我感觉好热啊!”

    她又把衣服向下拉了一点。

    胸前风光尽显。

    他看了一眼闭上眼睛心里默念道:“不能看,有毒。不能看……”

    他的脑海里已经被定格了那个画面。

    他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来,刺激了感官神经。

    荷香弯下身子,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啊!嘻……”

    他不敢睁开眼睛。

    那种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气通过他的鼻孔刺激着他的身体。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被窒息着。

    荷香说:“看到你身体和心理上同时受折磨我还真是心情愉快到了极点。”

    孝濂说:“算你狠,我这次算是栽了。”

    荷香说:“这就是得罪女人的下场。”

    孝濂说:“两位,我错了。你们就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荷香说:“你上次也是保证过的,可是我们能相信吗?你还不是屡错屡犯。我们想了一下决定好好治一治你这个毛病。看你以后还犯不犯了?”

    孝濂说:“你们还想怎么样啊?”

    荷香说:“你不是选择了让可慧伺候你吗?可慧,上!”

    “嘻……”

    可慧手里拿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在孝濂的脚心挠来挠去。

    “嘻……哈……”

    孝濂痛苦地说道:“痒死了,别再挠了,求求你们。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

    “嘻……哈……”

    荷香说:“这么快就求饶了,太没意思了。可慧!”

    她对可慧使了一个眼色。

    “啊……”

    房间里传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第二天。

    孝濂对可慧说:“老婆,谢谢你啊!我昨天晚上真是太舒服了。这几天总是感觉身心很疲惫,被你那么一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简直就要飘飘欲仙了。”

    荷香说:“你怎么不感谢感谢我啊!是不是我对你不好啊?”

    孝濂看到荷香之后就立马跑开了。

    他边跑边喊道:“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荷香撒娇地说道:“喂!喂!喂!嗯……”

    她生气的嘟了嘟嘴。

    他们三个人回到家里。

    孝濂刚一打开门,就看见了父亲。

    父亲说:“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

    孝濂说:“爸,这两年您还过得好吗?”

    说话的同时他热泪盈眶的。

    父亲说:“你说呢,你消失了两年你说我能过得好吗?”

    孝濂说:“爸……是我不孝,害您担心了。请您原谅儿子的不辞而别!”

    说话的时候他跪了下来。

    父亲走了过来说道:“赶快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爸爸承认以前没有管教好你以至于忽略你的感受了。爸爸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不能全怪你。你赶紧起来吧!”

    说话的同时父亲去扶他。

    荷香,可慧对父亲说道:“叔叔好!”

    父亲对荷香,可慧说道:“你们是?”

    荷香,可慧对父亲说道:“我们是孝濂的女朋友。”

    父亲说:“哦!你们等一下啊。”

    父亲对孝濂说道:“你先起来,我有话对你说。”

    只见父亲转过身去,孝濂站了起来。

    孝濂说:“爸,您肯原谅我了。”

    父亲说:“是啊!”

    只见他转过身来的瞬间抽出了一个细细的藤条。

    孝濂立刻闪远说道:“爸,您干什么。您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

    父亲说:“你这死小子,这两年不给家里打一通电话你就那么恨我吗?还有啊她们两个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不然休怪我对你动粗。”

    孝濂边跑边说:“爸,您听我解释。”

    父亲边追边说:“好,我听着。你给我怎么解释。”

    就这样,他们在院子里你追我赶。

    荷香说:“这是什么情况?”

    可慧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

    孝濂跑到荷香,可慧身边说道:“我被你们两个害惨了!”

    说完之后就跑开了。

    父亲跑到荷香,可慧身边说道:“让两位见笑了,我现在正在管教我的儿子。麻烦两位站到一边,否则伤到两位就不好了。麻烦你们站远一些。死小子,给我站住!”

    父亲追了过去。

    他们两个你追我赶好一会儿都气喘吁吁的。

    孝濂说:“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非要动粗。”

    父亲说:“跟你不动粗,就害怕你不长记性。你,你先跟我解释一下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孝濂说:“他们不是跟您说了吗?是我的女朋友。”

    父亲说:“吆!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你的女朋友。你说你带回来女朋友本来是很高兴的一件事情,你倒好直接给我带回来两个。以后是靠你养还是我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