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日子(三)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孝濂说:“我养。”父亲说:“原本是你养,问题是你带回去两个你有需要考虑过以后吗?”孝濂说:“能不能够坐定说话的啊!我跑的腿都断了。”父亲说:“好,坐定。三位姑娘,你们父亲说:“本来就是你养,问题是你带回来两个你有考虑过以后吗?”。...

    孝濂说:“我养。”

    父亲说:“本来就是你养,问题是你带回来两个你有考虑过以后吗?”

    孝濂说:“能不能坐下说话啊!我跑的腿都断了。”

    父亲说:“好,坐下。两位姑娘,你们也坐吧。”

    他招呼荷香,可慧他们坐下。

    客厅。

    父亲对荷香,可慧说道:“两位姑娘,寒舍简陋,万望两位姑娘不要嫌弃最好。”

    可慧说:“叔叔,您客气了。这房子很精致我们都喜欢的不得了,哪能嫌弃呢?”

    父亲说:“这位姑娘很会说话,不知道家里还有什么人?”

    可慧说:“我父亲。”

    父亲说:“那令堂呢?”

    可慧说:“我母亲去世的早。我一直由我父亲带大!”

    父亲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触动你的伤心事了。”

    可慧说:“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

    父亲说:“那令尊是做什么的呢?”

    可慧说:“我父亲是医生。”

    父亲说:“那也不错。”

    孝濂说:“爸,您老是追根问底问这些做什么啊?”

    父亲看了孝濂一眼说道:“你别说话。”

    父亲说:“那姑娘怎么称呼呢?”

    可慧说:“我叫朴可慧!”

    父亲说:“听姑娘说话……”

    可慧说:“我是韩国人。”

    父亲说:“那令尊同意你和我儿子在一起吗?”

    可慧点了点头。

    父亲对荷香说:“那姑娘怎么称呼?”

    荷香这会儿傻眼了。

    她不明白孝濂父亲的话语。

    孝濂对荷香说:“我父亲问你叫什么名字?”

    荷香说:“叔叔,我叫木野荷香。我是日本人。”

    父亲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荷香对孝濂的父亲抱以微笑的眼神。

    经过交流,父亲对荷香也有一个初步的认识。

    父亲对孝濂说:“这姑娘好是好,就是中文不太行。我可不想跟她说话一直靠你翻译。”

    孝濂说:“我会好好教她的。”

    说着说着已经中午了。

    父亲说:“你们都饿了吧!我也不知道你们会回来。稍等一下,我去给你们做饭。”

    可慧说:“叔叔,哪能让您这个长辈给我们做饭呢?您坐,您只需要告诉我们厨房在哪里,还有食材就行了。”

    父亲说了之后,可慧和荷香去厨房忙活去了。

    父亲对孝濂说:“都是好女孩,家庭也不错。不过都是单亲家庭。”

    孝濂说:“爸,您什么意思?单亲家庭怎么了。要说我也是单亲家庭。您不会因为这个不同意我们吧!反正我今天说了,我是不会放弃他们的。”

    父亲在孝濂的头上拍了一下说道:“傻小子。你怎么就一根筋的不会考虑问题呢?”

    孝濂说:“爸,您能不能轻点,很痛的好不。您也知道我这人做事情一根筋。所以,我对待感情也是一根筋的。”

    不一会儿,饭上桌了。

    可慧说:“叔叔来尝尝我们的手艺怎么样?”

    说着孝濂就要动手去夹菜。

    可慧拿筷子在他的手上敲了一下说道:“没礼貌!长辈都还没吃呢你怎么先吃?”

    孝濂说:“我饿嘛!”

    荷香说:“饿你一会儿。来,叔叔尝一尝!”

    荷香毕恭毕敬的把筷子递给孝濂的父亲。

    父亲看了之后说道:“我这个儿子以后就交给你们了,如果他不听话你们就好好地治治他。”

    父亲对孝濂说道:“看来,你已经有人管了。就不用我动手了。哈……”

    父亲吃了几口赞不绝口地说道:“不错,比我这个老头子都要做的好。看来我这个儿子以后有口福了。”

    荷香,可慧说道:“谢谢叔叔的夸奖!”

    可慧说:“还有叔叔您一点都不老,您还年轻着呢?”

    父亲说:“还不老,都已经快五十了。再不老这个世界怎么会是你们年轻人的呢?”

    荷香说:“叔叔您说笑了,五十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

    父亲笑了笑对孝濂说道:“这两个姑娘都不错。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她们啊!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也管不了。如果你以后要是辜负他们的话,我是不会饶了你的。给,这是你房间的钥匙。”

    孝濂接过钥匙高兴地说道:“爸,谢谢您!”

    孝濂安顿好荷香他们之后。

    他给梨香打了个电话。

    孝濂说:“老婆,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冲动了。我当时真是急疯了才会怪你的,我本意不是这样的。你能原谅我吗?”

    梨香说:“我没有要怪你,是我不对。要不是我太任性了可慧就不会丢了。对了,可慧找到了没有啊?”

    孝濂说:“找到了。”

    梨香说:“找到了那就好了。”

    孝濂说:“老婆,我想你了。”

    梨香说:“我也是。”

    孝濂说:“我去找你吧!”

    梨香“嗯!”了一下。

    就这样,孝濂,荷香,可慧他们出去找梨香去了。

    外滩。

    他们约好了在外滩的地下餐厅见面。

    梨香比他们先到。

    她一身白色连衣裙淑女的打扮,带着还是自己挑选的墨镜。

    孝濂他们进来之后,梨香向他们招了招手。

    梨香摘下眼镜的瞬间顿时吸引餐厅所有人的眼球。

    那些人都不约而同的朝这边看来。

    之前孝濂他们进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孝濂身边的两个女人身上没有离开。

    看到孝濂坐到他们心目中女神旁边的时候,他们均露出了一种嫉妒羡慕恨和不甘地眼神。

    梨香对孝濂他们说道:“饿了吧,你们要吃什么?”

    孝濂说:“你回一趟家好像有心事。你怎么了?”

    梨香微笑地说道:“没事啊,我很好啊!”

    孝濂说:“不对,你肯定有事情。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出来?我们又不是外人。”

    梨香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说道:“我父母知道咱俩的事情了,他们不同意。”

    孝濂说:“他们怎么说的。”

    梨香说:“他们要我和你说清楚,以后不能再有联系。另外家里给我安排了相亲,你知道相亲的对象是谁不?”

    孝濂说:“是谁。”

    梨香说:“明磊。”

    荷香说:“明磊?怎么会是他?”

    梨香说:“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明磊和他的父母出现在我们家里。原来明磊的父母跟我父母早就认识。刚好昨天明磊不是跟我们一起寻找可慧吗?我听明磊说,他相亲的对象在日本留学。碰巧也是在昨天回来的。我就在想事有巧合也没有多疑。直到在我家里看到明磊的一瞬间我才知道了他的相亲对象竟然是我。我当时不敢相信,我可能以为是明磊的父母是有事情拜托我爸帮忙,也可能是为了明磊回来创业的事情拉贷款做投资。我爸在这方面认识的人比较多一点。你还记得明磊跟我们说他今年打算回上海拓展公司业务,顺便在上海成立一家子公司的事情吗?”

    孝濂点了点头。

    梨香说:“所以,我也没有往相亲的方面想。我担心怕什么就来什么。毕竟拜托我爸帮忙的人也不少。他父母可能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就找我爸帮忙!果真是不敢想象的那样就发生了。双方父母有意撮合我们在一起。”

    孝濂说:“我找到可慧的时候是七八点左右。然后我就给荷香和明磊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可慧已经找到了。”

    梨香说:“明磊他是晚到我们家的。不过,时间和你说的前后也差不了多少。当我看到明磊出现在我们家里的时候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老公,我该怎么办啊!我这辈子除了你不想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你知道那个明磊看我的眼神我到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恶心。我就在想当初认识他的时候就是一个错误。我怀疑他接近我们就是动机不纯。所以,对于这种人我们还是要提防一点。”

    孝濂说:“我昨天带荷香和可慧回家见了我父亲。我父亲对他们两个都赞不绝口。以我现在的条件就是你父母坐在咱们面前也不会同意咱们的。我想先从我父亲那边下手征求他的同意。你父母那边我暂时不能去,就是去了也无济于事。你看可以的话我想带你去见见我的父亲,怎么样?”

    宋家庄。

    父亲说:“你这是让我很头疼知道不?本来已经有两个就很麻烦了,没想到你竟然又带来了一个。儿子,感情不是这样的,你这样的不是感情,明白不?”

    孝濂说:“爸,我明白您说的。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他们不想放弃他们当中任何一个。”

    父亲说:“那你不应该求我同意,你应该去求她的父母同意。孝濂,你还是现实一点吧!你有考虑过以后吗?你们这个样子能坚持多久。即使我能同意。但是并不代表他们父母会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感情不能负责的男人的。我觉得父母有时候为自己的子女打算是对的。你现在是看不到父母对你的好,将来你会明白父母这么做的苦心的。更何况她的父母还不同意,倘若同意的话还好说。你知道吧儿子你在她的父母初试的时候就已经把你给淘汰了,更别说见她父母一面了。你和她在一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知道吗?”

    孝濂说:“没有坚持过,就打算放弃不是我的性格。”

    父亲说:“你的坚持只会给你身边的人带来痛苦的。有时候坚持是没有错,但是错误的坚持害人终害己啊!”

    父亲对梨香他们说道:“孩子,我的儿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去付出。我这个儿子没有什么本事当初上学不好好上。做事情还一根筋,不会变通。你们是看他长得很帅还是很有钱啊!我看都不是吧。就算你们和他现在在一起,将来他穷困潦倒了你们会不会陪着他一起过苦日子?爱情毕竟不是现实的必需品,它是以物质和条件为基础建立的。更何况你们认识还没有半年就爱的死去活来的。真正感情就是居家过日子。我很清楚我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能力。我说句难听的,你们都不适合他。我儿子年龄还小不懂事,我打算过两年就给他安排相亲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和他结婚过日子。至于你们,我替我儿子在这里给你们赔不是了。”

    梨香说:“门当户对的也不一定会陪着他过苦日子吧。伯父,您对您的儿子太没有自信了吧。”

    父亲说:“自从两年前他离家出走以后我就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我很清楚他,他不是一个有自信的人。你信不信,如果你的父母反对声音大过给他承受的压力他肯定扛不住。姑娘,你可以不接受你父母的安排。你自己去找一个条件好的男人结婚过日子。但是我的儿子,我恳求你不要伤害他行吗?假使有一天,你遇见比我儿子更加优秀的男人,你也会动心。到时候你会考虑我儿子的感受吗?那时候你们的感情已经稳定了我儿子也会爱你爱得很深。如果你抽身离去的话,注定是我儿子伤得更深。所以,我在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请你也体谅一下我这个当父亲的良苦用心吧。”

    梨香乞求地说道:“伯父,我真的很爱孝濂。求您成全我们吧!”

    父亲说:“该说的我都说了。听进去几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还是那句话,真正感情就是居家过日子。等你们真正的大彻大悟之后就会明白了。”

    荷香他们在孝濂的房间里。

    荷香说:“现在怎么办!”

    梨香说:“我看伯父这关也不好过。”

    可慧说:“老公,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孝濂沉默着一直没有说话。

    荷香走了过来踢了一下孝濂的脚说道:“别装死!给我说话!现在怎么办。”

    孝濂说:“我现在也很头疼。我的压力很大啊!你们知道吗?光我在你们父母面前周旋就要费好大的劲。可慧的父亲已经同意了。不管咋样,我是不会负了可慧的。”

    荷香冷冷地说道:“那听你的意思,就是要负了我们。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梨香,我们走。我成全你们,你和可慧就好好过日子。”

    孝濂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荷香你是知道我的。我就是让你们负了我也不会负了你们的。”

    荷香说:“我不想听这些,我现在一听到你的承诺我就头疼。你能不能男人一点。该选择的时候还是要选择。我们三个你选一个?”

    孝濂说:“你这不是在逼我吗?你告诉我换作是你,你要怎么选?”

    荷香说:“很简单。梨香家人不同意你就不用考虑她了。你就在我和可慧中间选择吧?”

    梨香说:“荷香,你是什么意思?”

    荷香说:“你要选谁,告诉我答案。”

    孝濂说:“我现在脑子很乱,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添乱啊!”

    荷香说:“添乱?那也是你自找的。现在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可慧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荷香对可慧说道:“永远都是这种表情。你就那么离不开男人吗?”

    可慧说:“既然荷香姐问我,那我也问荷香姐,你让老公这么痛苦到底是为什么?你明知道他做不出选择,为什么要给他压力呢?”

    荷香说:“不给他压力,他永远不会清醒,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考虑好了没有,告诉我答案!”

    孝濂说:“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不想选择你知道吗?不管选择谁,对你们都是伤害。既然是伤害,那就伤害我。我不想负了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我现在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你们。你们来选,是要留还是走?”

    可慧说:“我选择留下,不管以后面对什么困境我都会陪着他。不离不弃!”

    梨香说:“我和可慧的选择是一样的。”

    荷香冷笑地说道:“看来你们都已经失去理智了。好,既然你们那么喜欢陪他同甘共苦。我退出。你们慢慢玩吧!”

    说完荷香就转身离开了。

    荷香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可慧担心地说道:“老公,你去看一看。别让荷香姐真的走了。”

    孝濂说:“既然是她的选择,我尊重她。让她走!”

    可慧跑到荷香的房间说道:“荷香姐,你就真的舍得离开老公吗?别走了,好不好。”

    荷香说:“他是你老公,我出去离开这里之后他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慧气急败坏地说道:“怎么都这样啊,动不动就离开。难道感情就真的经不起一点波动吗?既然这么打算放弃,当初何必要死要活的呢?”

    荷香犹豫了一下,手停止收拾的动作。

    梨香对孝濂说:“去看看她吧!不要怄气了。如果荷香真的离开的话,有你后悔的。不要拉不下面子,为爱的人低头不丢人。”

    孝濂听到梨香的话之后就去了荷香的房间。

    可慧对孝濂说:“老公,你赶快劝劝荷香姐吧!不要让她走了。”

    孝濂说道:“荷香,不要走了好不好?难道我们就真的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吗?你就真的想看到老公为你伤心吗?你已经为我流了太多的眼泪了。换我好好珍惜你的眼泪好不好?你的眼泪我心疼。如果我让你的眼泪流干我就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很珍惜生命的。生命多可贵你的眼泪就有多重要。所以,为了我的生命我会好好珍惜你的眼泪的。不会让它浪费一颗。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荷香背过身,听到这些话语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她咬住手背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孝濂走了过来抱住她。

    孝濂感觉到她颤抖的身体说道:“不要哭,好吗?”

    孝濂紧紧地抱住她。

    有他在就是温暖,不会让她再孤单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