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游玩(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晚饭。他们四个人在忙前忙后着。孝濂的父亲看见后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荷香笑容的地说:“来叔叔,尝一尝我刚学的菜味道如何?”孝濂的父亲尝了一口地说:“很不错,你是跟谁学他们四个人在张罗着。。...

    晚饭。

    他们四个人在张罗着。

    孝濂的父亲看到之后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荷香微笑的说道:“来叔叔,尝尝我刚学的菜味道如何?”

    孝濂的父亲尝了一口说道:“不错,你是跟谁学的。”

    荷香说:“是梨香教我的。”

    父亲说:“看来你是有心了。”

    荷香说:“我不明白叔叔的意思。”

    父亲说:“你是一个做好媳妇的首选!”

    她听到之后心里美滋地说道:“谢谢叔叔!”

    父亲满意的点了点头。

    梨香说:“伯父,尝尝我这汤的味道如何?”

    父亲尝了之后说道:“嗯,不错。味道真好!”

    梨香说:“谢谢伯父。”

    可慧慌慌张张的从厨房端着菜跑了出来。

    她把菜放到桌子上,手快速的拿了出来吹了起来说道:“烫死我了。”

    梨香说:“怎么了,手没事吧!”

    可慧说:“没事没事!就是餐具有点烫。”

    父亲说:“孩子们,赶快坐下!吃饭吧。”

    荷香,梨香,可慧她们坐了下来。

    父亲说:“孝濂呢?怎么不见他出来吃饭啊!”

    可慧说:“哦,刚才在厨房,煤气口有点松了。他帮忙拧紧了就出来。糟了!”

    她突然意识到火还没有关。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到‘砰……’一声巨响。

    孝濂反应迅速地跑了出来说道:“你怎么忘了关火呢?”

    随后就是众人爽朗的笑声传到他的耳朵里。

    他不明所以。

    可慧说:“老公,你的脸。”

    她强忍着笑意说道。

    孝濂说:“我的脸怎么了?”

    荷香说:“你自己看。”

    孝濂拿过镜子看到镜中一个黑脸,头发竖直的样子。

    孝濂大惊失色地说道:“哇!这个黑鬼刚从非洲进口过来的吗?”

    可慧边笑边说:“是啊!”

    梨香说:“我受不了了,我不想再笑了,但是……”

    她还是没忍住笑。

    荷香说:“我也是。”

    ……

    孝濂咬牙切齿地说道:“朴可慧。你还好意思笑。我这个样子是谁造成的。”可慧说:“老公,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然后就是她没心没肺的笑了。其实这样挺好的,有说有笑。日子其乐融融的,不好吗?

    晚上。

    梨香对孝濂说:“我住哪里啊?”

    孝濂说:“这房间不够啊!要不跟我一起睡吧!”

    梨香说:“那怎么好呢?”

    她脸色羞涩绯红。

    可慧说:“一肚子坏水,就是没房间也不跟你睡。梨香姐。咱们两个睡一间。”

    梨香点了点头。

    算盘落空了。

    孝濂只得失望的一个人去睡了。

    荷香嗲声嗲气地说道:“老公……”

    孝濂说:“老婆,什么事啊?”

    荷香说:“附耳过来。”

    孝濂说:“到底什么事啊?”

    荷香说:“你先附耳过来我跟你说。”

    孝濂附耳过去,荷香说:“其实,这件事情……”

    她揪住了孝濂的耳朵狠狠的拽拉着。

    孝濂吃疼地说道:“哎吆!老婆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对待我。轻点,这是耳朵。再扯就要断了。”

    荷香说:“以后,少给我动那些歪心思听到没?”

    孝濂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能不能放手啊!好疼啊!”

    荷香放手了,对他说道:“回你的房间给我老老实实的睡觉。听到没?”

    孝濂委屈地说道:“好的,老婆。我听到了。我这就去睡了,老婆晚安!”

    孝濂走后,荷香才一脸甜蜜地回房间去了。

    孝濂的父亲看到之后说道:“这些孩子啊!还真是有趣。”

    上海欢乐谷。

    孝濂他们在家里觉得无聊又没有事情可以打发时间。

    他们乘坐地铁九号线去了欢乐谷。

    孝濂团购了四个人的门票。

    团购可以减半价。

    他们来到香格里拉园区里。

    孝濂说:“今天我们就好好的疯玩一天吧!暂时不要去考虑那些烦恼的事情。难得出来放松,就敞开玩?对了,你们要玩什么?”

    可慧说:“既然要玩就要玩刺激一点的东西挑战你的心脏。”

    孝濂说:“你要玩什么?”

    可慧说:“蓝月飞车。它就在这个园区里。”

    孝濂说:“你疯了,刚开始就要玩这个你受得了吗?”

    可慧说:“我没有关系,关键是你能受得了吗?”

    孝濂说:“你什么意思?”

    可慧说:“当然是你要陪我一起玩啊!”

    孝濂说:“算了,我心脏不好玩不了这个?”

    说完孝濂就要转身逃避。

    可慧抓住他的手说道:“正因为心脏不好才要玩这个嘛!我一个人玩多无聊啊!”

    孝濂说:“你可以找梨香她们。”

    可慧说:“不嘛!我就要和你一起玩蓝月飞车。”

    孝濂说:“可是我恐高啊!”

    可慧说:“第一次都这样,只要习惯了就好。”

    孝濂说:“不了,我还是不要了。”

    说完逃避的心理越来越强了。

    可慧说:“梨香姐,荷香姐。帮忙!”

    就这样,孝濂被她们给架着放到座位上。

    孝濂一坐上来就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可慧说:“老公,抓住我的手不要害怕!有我在你身边,我会保护你的。”

    列车缓缓前行着,孝濂的心一直悬着没有放下心里紧张的要命。

    走了一会儿一个冽趋,列车加快了速度。

    车上传来一声声的尖叫。

    有的是兴奋的,有的则是害怕的。

    可慧说:“怎么样,够刺激吧!”

    孝濂一直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可慧说:“这样吧。我给你唱一首歌可以缓解一下你的紧张好不好?”

    孝濂默认。

    可慧就开始唱道:“东京雪,下在每个角落里都是浪漫的。而我回头时,错过了一些回忆。又回到这里,害怕再次伤心落泪。你的深情,我的承诺。不满足相爱的两颗心。遮住你的泪痕,是否记得我。不会只是过眼云烟,你的唯一变得冰冷。我的专属,如此火热。爱,承诺一辈子不会再分开。亲吻到你的嘴唇,略带羞涩的表情。第一次,却显得很紧张。只是让你开心,忍不住我的深情。重新出现在你脑海里的影子,代替了你的思念。OH…THEFIRSTTIME。有许多感触,有时一见钟情,瞬间降临。THISISTHEFIRSTTIME。OH……”

    列车在中途停了下来。

    可慧说:“怎么样,还紧不紧张啊?我唱的好不好听。”

    孝濂缓缓地睁开紧闭的眼睛说道:“列车停了,我是不是可以下去了。”

    可慧说:“可以下去?你给我跳下去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