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游玩(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说着,列车又再开动了。孝濂吓得又一次闭上了双眼。但是持续尖叫声的声音。过了好久一会儿才一直这样停回了原位。可慧再打开扣环走了下去对孝濂地说:“下去,了到了。你还恋恋不舍孝濂吓得又一次闭上了双眼。。...

    说完,列车又开动了。

    孝濂吓得又一次闭上了双眼。

    还是持续尖叫的声音。

    过了好久一会儿才下去停回了原位。

    可慧打开扣环走了下来对孝濂说道:“下来,已经到了。你还恋恋不舍地坐在上面是要再体验一下吗?”

    孝濂睁开眼睛确认了列车不在前行已经完全下了的时候他想要起身一个趔趋,又被迫坐了下去。

    可慧说:“笨蛋,扣环没有打开啊!真是的。有那么害怕吗?”

    孝濂打开扣环之后立刻跑得远远的。

    可慧走了过来,梨香和荷香还在有说有笑。

    可慧说:“有没有拍到照片啊?给我看看。”

    荷香拿出了手机给她。

    可慧看了之后笑了笑说道:“不是吧,这么滑稽!嘻……”

    可慧招呼孝濂说道:“快过来啊!有好东西给你看。”

    孝濂说:“我不看,我过去了又不知道要怎么整我了。我不过去!”

    可慧向他勾了勾手指说道:“过来!”

    孝濂说:“我不过去。”

    他的实际行动出卖了他。

    他还是乖乖的跑了过去。

    孝濂说:“看什么,是不是有好东西要分享啊!但也不能在光天化日底下吧!至少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俩再一起看!”

    可慧没好气地说道:“你脑子里整天装得是什么,就不能想想好的吗?我就说你没药可救了。是不是皮又松了让我们帮你紧一紧啊!”

    孝濂想到那非人的折磨只好忍气吞声的说道:“算了。”

    可慧说:“好东西,看!”

    可慧把手机拿着让他看,是他们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拍的照片。

    孝濂只看到照片上的自己丑态百出,滑稽可笑。

    可慧说:“我待会把照片传上BLOG,跟我的朋友分享分享!”

    孝濂一想到这些照片要是传上空间的话。

    他的一世英名不就毁了吗?

    他对可慧说:“听话,手机给我。”

    可慧说:“不给,以后你要是欺负我的话我就把这些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你还欺不欺负我了?”

    孝濂说:“我何曾欺负过你,你不要信口雌黄啊!”

    可慧说:“我这是留着以后用的,你欺负我一次我就拿出来一次让大家看看。”

    孝濂说:“听话,手机给我。”

    说话的同时他动手去抢手机。

    可慧灵巧的闪开了。

    孝濂说:“你不要闹了,把手机给我好不好?”

    可慧说:“不给,就是不给。有本事就来抢啊!”

    孝濂说:“好,那就别怪我用强的。”

    两个人你追我赶的抢手机在追逐嬉戏。

    “啊……”

    一声尖叫顿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孝濂说:“你干什么?”

    可慧羞红了脸说道:“流氓!你摸我哪里?手拿开,不然我告你性侵犯啊!”

    孝濂把手快速的拿开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慧说:“不是故意的?我看就是有意的。”

    孝濂说:“好了好了,摸一下不会死人的,又不是没摸过。装什么纯呢?”

    可慧说:“呵!你还有理了。信不信我喊非礼啊!”

    孝濂说:“你还想不想玩了,你要是喊一句的话我就真的非礼你了!”

    可慧说:“我还就不信了。救命啊!有人非礼啊!”

    可慧大声的喊叫道。

    周围的游客都对孝濂指指点点的。

    “光天化日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真是有伤风化啊!”

    孝濂立刻捂住可慧的嘴巴。

    孝濂说:“你还真喊啊!待会儿管理员来了。我看你玩什么?”

    说曹操曹操就到。

    管理员说:“我刚才听到有人喊非礼了,到底怎么回事?”

    有游客指着孝濂说道:“就是他非礼这位小姐。”

    管理员对可慧说道:“这位小姐不要害怕,我在这里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麻烦你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我替你做主绝不会让这种不法之徒有机可乘的?”

    可慧说:“管理员先生我想你误会了他是我男朋友我们刚才是闹着玩的?”

    管理员说:“这位小姐是不是他威胁你才这么说的?”

    可慧说:“不是,他真的是我男朋友。我们是一起来的。我们刚才是在开玩笑,他不是真的在非礼我?”

    管理员说:“我看这位先生有必要跟我去管理室解释一下刚才的情况了?”

    管理员带走了孝濂不到一会儿就赔着笑脸对孝濂说道:“这位先生,刚才真是对不起啊!我为我们刚才的行为向您道歉。是我们误会你了。”

    荷香他们看到孝濂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荷香对孝濂说:“他们怎么一前一后两个态度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孝濂说:“他带我去管理室的时候碰上明磊了,然后我就回来了。”

    梨香说:“明磊?又是他。”

    孝濂说:“我看他是冲着你来的。”

    梨香说:“不管他,我们好好玩!你陪我一起去坐极速风车吧!它在欢乐时光园区里。我们去玩吧。”

    孝濂说:“不是吧。怎么你们女生都喜欢玩刺激啊!我还是不去了!我会害怕的晕过去的?”

    梨香说:“你不懂了吧,有刺激才会有挑战的欲望。还是老规矩,荷香,可慧。帮我!”

    他们来到欢乐时光园区里,孝濂又被架上去旋转了老半天了。

    明磊说:“看来这小子艳福不浅啊!连我的女人都敢碰。”

    明磊看到梨香紧紧抓住孝濂的手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挺高兴的。

    可慧说:“荷香姐,我去趟洗手间。”

    荷香说:“去吧,注意安全。”

    明磊走到荷香身边说道:“既然雪美小姐有如此雅兴何不让我作陪呢?”

    荷香淡淡地说道:“怎么,你很羡慕还是嫉妒?哦,对了。梨香现在是你的女人。我倒是很奇怪,你看到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不生气吗?”

    明磊说:“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她不值得我生气。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雪美小姐,你说我们两个天作之合在一起岂不是更般配呢?”

    荷香说:“小心你的嘴巴。当心哪天说不出话吃不到东西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梨香没有选择你是对的,你不配拥有她。”

    梨香在高处看到明磊和荷香在聊天而且还聊得不亦乐乎的。

    她在心里面想这两个人没有什么交情有什么可聊的,而且还聊的挺热火的。

    明磊说:“不说这个了,我们言归正传!雪美小姐之前承诺给我的资金什么时候到账啊?”

    荷香说:“你的东西呢?”

    明磊说:“你这几天陪着这小子吃喝玩乐。给你岂不是令他们怀疑?”

    荷香说:“我自有我的办法,你把东西交给我。承诺给你的资金绝不会食言。这样吧,你把东西发到我的邮箱里。我用手机也能看到。”

    明磊说:“这样也好。那我就等待雪美小姐的好消息了。”

    说完,他转身要离开。

    荷香说:“既然来了,不打算玩一玩吗?”

    明磊说:“不了,你们好好玩。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

    等到梨香她们下来之后,梨香对荷香说:“明磊跟你说什么了?我看你们聊得挺热火的。”

    荷香说:“没什么,就随便聊聊!该我了!老公,陪我玩……”

    她还没说完孝濂就吐了。

    荷香说:“不是吧。你怎么这么没用啊!没事吧!”

    孝濂说:“没事,我吐着吐着就好了。”

    说完又呕吐了起来。

    荷香陪孝濂坐到一边。

    荷香拿了一瓶水给他说道:“给,漱漱口!”

    孝濂漱完口之后说道:“谢谢!”

    荷香说:“陪我坐会儿吧!”

    荷香头靠在孝濂的肩膀上。

    荷香说:“老公,如果有一天我有些事情瞒着你没有跟你说实话。你会原谅我吗?”

    孝濂说:“傻丫头,你肯定有你的苦衷。不一定所有的秘密都要坦诚布公的?”

    荷香说:“那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吗?”

    孝濂说:“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们?我连我几岁尿床、几岁掏鸟蛋的事情都想告诉你们。还能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瞒着你们呢?”

    荷香说:“那你几岁尿床、几岁掏鸟蛋呢?”

    孝濂说:“呃……不记得了。”

    荷香说:“那你是在骗我了。”

    孝濂说:“不是,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时间过去那么久谁会记得清楚呢?”

    荷香说:“那你死定了。”

    这时,梨香和可慧也走了过来。

    梨香说:“你们不玩吗?”

    孝濂说:“算了,我们回家吧!”

    荷香“嗯”了一声站了起来。

    孝濂走到可慧身边对她坏笑地、小声地说道:“今晚,我再找你算账!”

    可慧看到孝濂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她只能想到这个画面。

    “你……你干什么,不要过来!不然我就喊非礼了!”

    可慧在害怕地挣扎着。

    孝濂一脸坏笑地说道:“你喊啊,喊啊!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哈……”

    “不要,拜托你不要这个样子!救命啊!啊……”

    可慧一边后退一边喊叫道。

    孝濂扑了过来。

    他被两股力量给钳制住了。

    荷香说:“在我木野探长面前休得放肆!这位姑娘不要害怕。这种不法之徒交给我们,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梨香拍了孝濂脑袋说道:“臭小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嚣张了。你等着吃官司吧!”

    孝濂说:“好痛啊!又是头,能不能轻点。”

    荷香说:“少废话,落在我们手里有你好受的。”

    ‘啪……’车上的铁门关了。

    孝濂双手抓住铁门脑袋使劲地伸了出来喊叫道:“冤……枉……啊……我还没有非礼她呢。靠,这铁门怎么这样!脑袋能伸出来却又缩不进去!”

    孝濂在费力的挣扎着……

    可慧只要一想到这个结局就不由得偷着乐了。

    孝濂看到之后,一脸困惑地说道:“你干什么?是不是傻了,干嘛一直笑啊!”

    可慧笑着对孝濂说道:“不告诉你。”

    荷香,梨香说道:“到底走不走啊?”

    孝濂说:“走,干嘛不走。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回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