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总裁别撩我

作者:公子淳 | 军事小说

收藏

  唐小缭明白郑弦不爱自己,他而已需自己的骨髓救唐小绫……但是郑弦不明白,把她送上手术后台相当于要她的命……为了逃出他身边,唐小缭付出过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却但是被他再度孤独就在这个时候,肆意生长,无法抑制。。

第24章 找到人了_总裁别撩我_ 唐小缭, 郑弦

    “学会了吗?”郑弦将U型锁取下,推开玻璃门,低头问道。小米沉默着,很小声地说,“谢谢。”虽然不是很满意,不过毕竟是自己儿子,也不用太过计较了。郑弦想着,跨步走过了眼前这间小小的...

    “学会了吗?”郑弦将U型锁取下,推开玻璃门,低头问道。

    小米沉默着,很小声地说,“谢谢。”

    虽然不是很满意,不过毕竟是自己儿子,也不用太过计较了。郑弦想着,跨步走过了眼前这间小小的门面。

    真的是很小很小的房间,还不及他房子里一间厕所大。然而就是这么狭小的一个房间里,满满当当地挤满了物品,却又并不显得凌乱。

    她一向是喜欢整理的性子,郑弦回忆着。

    其实他对她的了解真的不多,除了知道她爱他,还有她会把自己的脚趾头涂得很好看外……剩下的他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这几年,她离开家庭,离开公司,能够靠什么谋生,他都想象不到。

    然而现在他知道了,是美甲店,专门给别人涂指甲。

    就是不知道,她还有没有继续涂自己的脚趾甲?她若涂了的话,又是为谁涂的,给谁看?

    会是易行吗?郑弦的心底充满了忌妒。

    但是他没有问小米。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这个孩子知道他心底这样隐秘的思绪,也并不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

    为了摆脱这种让自己变得非常陌生的情绪,郑弦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检查房间上。

    然而,越检查房间,他的心便越发的沉重。

    喝水的杯子上面有“万家桔子”标签;写字的圆珠笔筒身上面印刷的花纹也磨得殆尽;餐巾纸是某家商店的宣传品,上面印满了广告……

    而最最让他受不了的是,柜台上的一面扑在上面的小圆镜。他原本没有对这面小镜子在意,只是想着之前每天,她会照这面小镜子,便随手翻开——然而上面几道凌厉的裂缝,令得他整颗心都冻结了。

    别的东西旧归旧了,总还没有坏,可是,这破成好几块的镜子又如何还能够继续使用?

    “小米……你们母子两个的生活,还好吗?”他艰难地开口,却不敢回头看那个孩子。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个孩子异常的聪慧震撼住了他,使得他竟然去深思,这几年他们的处境。

    小缭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小米虽然聪明,可是毕竟太小……这几年,他们很辛苦吧?

    小米睁着一双黑漆漆如星辰般的眸子,盯着他看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颓然垂下头,他才轻轻开口,“挺好的,妈咪很聪明的,她从来不糟蹋任何东西,所以我们虽然钱比别人少一点,却也并没有冻到、饿到过。”

    他郑弦的女人儿子,难道过得好就只是没有冻着、饿着?郑弦感觉到一股熊熊大火,在他的胸口剧烈燃烧着,想要寻找发泄的出路。

    他仰天,闭上眼,重重呼吸。

    “郑老板,人已经找到了。”徐侦探联系他。

    郑弦点点头,“带到酒店,我马上过去。”这帮侦探还是很能干的,才一天时间,他们光凭一双鞋子,就找到人了。

    郑弦再次来到酒店时,酒店老板已经诚惶诚恐地在门口等着,看到他带着小米过来,一副放下心头巨石的模样,小跑着迎上来,那个保安手里提着好几个纸袋,紧紧跟着。

    “郑老板,我这人笨,也不知道能帮你做什么……您这孩子长得好可爱,这有几件衣服,正好合适他穿,给他换上吧。”他堆着满脸的笑,点头哈腰。

    郑弦看了眼老板,点点头,伸手过去要接纸袋。保安哪敢让他提着,连声说太重了,自己帮忙拎着。郑弦便懒得再理他,大步走进酒店。

    酒店老板带着小米去房间换衣换鞋,郑弦独自一人来到了会议室。才进来,他便再没有刚才的好脸色,沉着脸,看向房间中间那个局促不安的年轻人。

    徐侦探非常有眼色,急忙将门关上,并且反锁上。

    “大哥……大哥,我……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干!我是清白的!”年轻人被这阵势吓得快尿了,带着哭声求饶。

    郑弦沉着脸,绕着年轻人转了一圈,看着他腿软得瘫坐到地上,掏出一张照片,递到他面前,“这个女人……五天前,在公交车上发生了什么事?”

    年轻人莫名其妙地扫了一眼照片,又扫了一眼,再扫了一眼……他恍然大叫起来,“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我认出来了,就是她!”

    “快说!”郑弦情绪不怎么好。五天前的事,还能让这年轻人记忆犹新,肯定不寻常。他的心沉沉地堕了下去。

    年轻人结结巴巴地说着,那天,他跟照片上的女人一起上了公交车,本来他也没有在意,但是过了几站,女人突然喊有人摸她,还抓住了那个咸猪手。

    郑弦恨恨地咬住牙,竟然还有人敢摸她?他一定要剁掉他的手!哪只手摸她剁哪只!两只手都摸了,两只都剁了!

    年轻人原本见事情其实不关他的事,自己只是来提供信息的,算是个“目击证人”,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么男人会凶成这样子,顿时又吓得抖抖抖的了。

    “什么,她跟着那几个人下去了?”郑弦一声暴喝,年轻人吓得抱头就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啊!大哥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没有做!”他闭着眼睛拼命尖叫。

    郑弦阴冷地盯着他。他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做,当时那满满一车的人,只要能够有一个站出来,制止那个色狼,那么,小缭也不会气得自己跟着那人下去……

    “通知下去,让他们把那天那辆车上的所有人全部找出来。”郑弦冷冷地吩咐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徐侦探,“你去寻找那个……”他咬着牙,“咸猪手。”

    侦探应了声,出去了,还带上门。郑弦目光沉沉地盯着年轻人,年轻人吓得蜷成一团,缩在墙角,一直小声哭喊着,求饶。

    然而郑弦并不想放过他。

    有人敲门,郑弦没有理会。敲门的人敲了三遍后,自己推开进来了。

    “这人是谁?”小米皱眉问道。

    郑弦长长吐了口气,出去了,还带走了小米。

    “看好会议室那个人,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放他走。”他交待酒店老板。

    老板连连点头。

    郑弦回到美甲店,再次寻找线索,拉开一个抽屉,突然间,一张照片出现在他的眼前。

    照片上的女子,笑得那么甜美,却挺着大大的肚子。

    而她身边的那个男子……郑弦微微眯眼,竟然是,当年那个医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