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妻本娇柔

作者:然非 | 穿越小说

收藏

  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会出现,给了我无尽疼爱;可最后是他,让我再次深陷无助中。我是一个月前发现不对劲的。那段时间老公项目忙,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公婆心疼他,让他晚上直接在离公司更近的公婆家吃睡。我也同意了。。

第20章 他好像对你有意思_妻本娇柔_ 宋怡文, 沈一凡

    李菲不屑地望着我,我一时间一时语塞,竟说不出驳斥的话来。确实是我赞成的,但是我的初衷,并也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我的缄默在他们的确,名副其实成了默认。高姐失落地望着我:“怡的确是我提议的,可是我的初衷,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

    李菲鄙夷地看着我,我一时间语塞,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的确是我提议的,可是我的初衷,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

    我的沉默在他们看来,俨然成了默认。

    高姐失望地看着我:“怡文,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踩着咱们这些同事往上爬,这种事,就她宋怡文能做的出!”

    李菲重重地哼了一声,拍着衣服离开。

    我迅速打开电脑,当我看到办公网上的通知时,脑子里空白了几秒。

    李菲说的,都是真的。

    可沈一凡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是他想裁员的,却偏偏在办公网上刻意引导其他同事,让他们觉得我是利用裁员这件事讨好领导,他这是想要逼我辞职吗?

    还来不及思考,楚非已经走到我的办公桌前:“怡文,沈总让你去他办公室商量员工考核的事。”

    他的话,无疑是对办公网通知的又一佐证,我只能点头去更衣室换了衣服后,跟着他来到沈一凡办公室。

    正好,我也想问问清楚,到底沈一凡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进去的时候,沈一凡正在低头办公,当楚非叫了一声“沈总”后,他才抬头看了我们一眼。

    “你先出去忙吧。”

    沈一凡语速平缓地看着楚非说,楚非点头离开,出门时,仍旧不忘把门关上。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沈一凡两个人,他不开口,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想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做,为什么要让大家误会我,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是我的老板,我没有权利质问他。

    就这么沉默着,他低着头继续忙碌着手里的文件,我维持之前进来时的动作,一直站在他的面前。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我穿着高跟鞋的脚有点站不住了,身体都微微颤抖着。

    我抿了抿干涩的唇,打破了这片沉默:“沈总,您叫我来有什么事?”

    要是真这么继续站下去的话,我双腿怕是要废了。

    他终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薄唇微抿:“我以为你会主动问我考核的事。”

    “您是老板,我只是员工。”

    我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不免带了点个人情绪进去。

    突然间这么大个黑锅掉我身上,即便是已经出来工作几年的我,心里还是有点怨的。

    “这次考核过后,我希望只留下一半人。”

    他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容,却让我感觉到一股冷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只留下一半人?

    那和直接裁员有什么区别?

    “沈总,你昨天明明说过,可以考虑通过考核留下……”

    我着急地接过他的话,这根本和我的初衷不符合。

    “我当时并没有答应你会留下多少人。”

    他直接打断了我的话,让我哑口无言。

    的确,当时他并没有承诺会留下多少人,是我想当然了。

    “沈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提出离职。”

    天和是我毕业后呆的第一间公司,刚入职时,有不少同事给了我很多帮助。

    如果沈一凡真的让我当这个刽子手,让我亲手交出那些该辞退员工名单的话,我做不出这种事。

    即便是我对这份工作再渴望,我也没法做到这一点。

    “你确定?”

    他嘴角挽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像是要看出我的想法。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重大决定般:“是。”

    如果沈一凡真的是想逼我辞职的话,那么他做到了。

    “宋怡文,你还真是够天真的。”

    他讥笑出声:“你以为你这么做,外面那些人会感谢你?上次我就和你说过了,就算你不把名单给我,有的是人愿意把名单给我。”

    “我不指望他们会感谢我,但是至少,我问心无愧。”

    正好趁着这段时间辞职专心把郑汉轩的事处理好,只是以后的事……

    只能以后再说了。

    “真是够蠢。”

    他嗤笑看我:“就因为这么蠢,所以继续和那个男人生活在一起?”

    他突然间扯到我的私生活,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刚刚不是在说公司裁员的事吗?怎么突然间扯到郑汉轩的身上了?

    他这话,直接把我心里那点怨气给催化成了怒气。

    他是救了我不假,我很感谢他,可是他凭什么干涉我的私事?

    “沈总,这是我的私事。我很感谢你上次救了我,可是和谁在一起生活,是我的权利。”

    他根本就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凭什么嘲笑我?

    尽管知道他嘴硬心软,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听到这些话,心里还是会有点不痛快。

    我看着他,对上他的视线,没有任何回避。

    他漆黑的眸子中没有丝毫温度,看的我心里有点发毛。

    “你的离职申请,我不会批准。考核的事,以后再说。”

    好几分钟后,他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简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原以为他会批准我的申请,可是没想到,他不仅不批准,甚至还延缓了考核的事,我甚至有点不敢相信我自己所听到的了。

    怕他一会改变注意,我立刻离开他的办公室。

    刚回到自己工位时,同事们依旧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可是当楚非宣布考核计划暂停时,高姐立刻拉着椅子来到我身旁,低声问我:“怡文,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之前沈总为什么要出考核方案,现在又为什么停了呢?”

    毕竟我从沈一凡办公室出来后就取消了考核计划,高姐他们自然而然地会认为和我有关系。

    但是沈一凡和我说的那些公司决策,我拿捏不准他什么时候又会再次施行,只能摇摇头:“上面那些领导在想什么,我们这些小职员怎么会知道?总归做好自己手里的工作就是了,到时候人家想辞退你也没借口。”

    李菲拿着文件从我身边幸灾乐祸地走过,顺便白了我一眼:“高姐,还问什么呀!这事不明摆着是有人想讨好上面领导,结果没成功呗。”

    我没说话,李菲自觉无趣,直接回到自己工位上去了。

    高姐许是误会我生气了,低声安慰我:“怡文,其实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只是那个消息实在来的太突然了,又是办公网发布的通知,所以我才……”

    我转过头,看着面上有些愧疚的高姐,笑了笑:“高姐,我知道的,这事要换了我,我也会生气。现在算是雨过天晴了,都可以松口气了。”

    高姐叹了口气,然后压低了声音:“怡文,你是不是得罪了沈总啊,不然的话,怎么会出个那样的通知呢?这可是咱们公司从来没有过的事啊。”

    我一愣,然后笑道:“没有的事,高姐,别想太多了,咱们好好工作吧。”

    高姐没再说话,回自己位置上工作去了。

    可我久久不能平静下来,脑子里想的依旧是高姐说的那句话,我该不会是真的得罪了沈一凡吧?

    ……

    下午下班后,沈洁直接来公司接我下班一块吃饭,刚到餐厅,她就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边:“怡文,没想到你和我哥一个公司啊,你两这缘分可真够深的。”

    说这话的时候,朝着我挤眉弄眼,把我直接给逗笑了。

    “你应该知道这段时间我压根不会考虑这些事。更何况,我好像得罪你哥了。”

    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沈洁笑得前仰后合的,我拉都拉不住。

    我们今天选的还是一间西餐厅,周围的客人都在看着我们两,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怡文,你不说这些事我还不觉得,你这么一说,我反倒是觉得你和我哥有戏。”

    沈洁拉着我的手,我直接甩开她的手:“得了吧,你可别给我找事了。我现在只想好好把这婚离了,把属于我的东西要回来,其他的不想了。”

    经历过郑汉轩这事以后,我对于爱情是没什么期待了。

    曾经我以为我和郑汉轩之间的是爱情,甚至为了这段爱情晕头转向,可事实证明,爱情这玩意就像是个传说,只存在小说和电视剧以及别人身上。

    至于我,怕是和爱情无缘了。

    沈洁狠狠拍了下我的肩膀,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我:“宋怡文,你可真没用,你这要是吃饭噎着了,能一辈子不吃饭?女人这一辈子,谁不得遇见几个渣男啊?但是你也不能保证这世上没有好男人啊,比如我哥,可是个绝世好男人啊,从前他为了我前嫂子可是……”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像是察觉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般,话锋一转:“我哥可从来不会管人死活的,那天他救了你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后面还让你冒充他女朋友,带你去医院找安少晨,啧啧,你说他对你没想法,我可不相信。”

    被沈洁这么一说,我想着沈一凡这些天帮我的事,如果易地而处,换做我是他的话,可能还真不会帮一个陌生人做这些。

    “可能是他突然同情心大发了吧,更何况那天我挨巴掌,不也是为了他么?”

    我还是否决了沈洁的那些话,可是我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地方被触动了。

    “行吧,你说没事就没事吧,反正你们两一个公司,总归有机会会发生点什么的,你说是吧?”

    沈洁贼兮兮地看着我,已经笃定我和沈一凡有点什么了。我索性也不解释,直接步入正题:“上次我让你帮我联系财务公司的人,都联系好了吗?”

    沈洁直接给了我一个大白眼:“这种事,早都弄好了。就等你开口了。”

    听着她这么说,我这心里头算是松了口气,这算是我这几天最好的消息了。

    等这事情解决,我也就能和郑汉轩这一家人彻底说再见了。

    “让他们联系郑汉轩吧,最好是通过郑汉轩的朋友。”

    郑汉轩既然没办法杀了我骗保险,那么他肯定会想要利用这次借贷从我身上得到一大笔钱。

    唯一的办法,就是他买通财务公司的人了。

    “行行行,宋大小姐开口,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沈洁又和我嬉闹起来,这一刻的我们仿佛回到了我结婚前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一起侃大山,一起损对方。

    可是有些事,却再也回不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