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

作者:木成雪 | 都市小说

收藏

  他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登门女婿……却被人硬生生的逼成了一条龙。女人叫夏天琪,是江寒老婆的表妹,一个喜欢追求时尚的女人,她的手腕上戴了一块卡地亚玫瑰金的手表,绚丽夺目,身上穿了一套古驰黑色紧身超短裙,不但凸显出诱人的玲珑曲线,而且整个人看起来也更具难以言喻的魅力。。

第19章 嫉妒_我的绝色美女老婆_ 江寒, 洛秋

    绝色美女见江寒呆呆地的望着自己,立马走到他的面前,佯怒道:“你,看什么呢?”“哦,没什么!”江寒的脸忽的红了,心中一惊慌,急忙掩藏道:“洛秋,我,我们去哪?”“带洛秋浅浅一笑,说道:“别问那么多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绝色美女见江寒呆呆的看着自己,立刻走到他的面前,佯怒道:“你,看什么呢?”

    “哦,没什么!”江寒的脸忽地红了,心中一慌乱,连忙掩饰道:“洛秋,我,我们去哪?”

    “带你去一个地方!”洛秋一边朝着法拉利走去,一边回头,捉弄的说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不舒服吧?”

    “啊,舒服,舒服……不,不舒服……不是,你到底要带我去哪?”江寒被洛秋这么一调侃,一时间便语无伦次了起来,脸上却也更红了,只是他在心里,却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有出格的想法,你只是一个离过婚的男人而已。

    洛秋浅浅一笑,说道:“别问那么多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江寒收回了心思,然后点了点头,就坐上了法拉利,只是不经意间,他的眼神,却看见了站在路边,一脸诧异的赵芳。

    突然,他的嘴角上扬,一抹微笑从他的脸上,一掠而过。

    轰——

    随着江寒的笑容消失,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紧接着,红色法拉利就从赵芳他们的身边,呼啸而过。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他刚才那是什么眼神,还有那笑容,真让人恶心……一个软蛋而已,真把软饭吃得这么硬气了?那个女的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赵芳指着早已经消失的法拉利,气得已经抓狂了,她看了看唐若雪,撇着嘴说道:“看见了没有,看见了没有?那女的天生一股子媚劲,我看就是个站街女。”

    唐若雪自从看见洛秋,便发现自己黯然失色被比了下去,所以,她绝对不能接受,那个废物的身边,有一个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于是愤恨的说道:“妈,这还用说么?不是个站街女,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个窝囊废,又怎么能租得起那种豪车……他一定是想气气我们,所以才去而复返,演了这么一出戏。哼,幼稚!”

    “就是!”南俊笑了笑,说道:“论漂亮,论气质,还是我的老婆首屈一指。”

    南俊的一句甜言蜜语,说得唐若雪再次依偎在他的身边,而赵芳的气也消了大半,虽然那个废物刚才神气的不行,但是他终究是个窝囊废,怎么能比得起自己这个乘龙快婿呢?

    ……

    高耸入云的北洵大厦,坐落在江城的黄金地段,一些大型活动,商业上的业峰会,论坛会议,展销会,拍卖会等等,几乎都是在北洵大厦举办的。

    “洛秋,你带我到这儿做什么?”江寒环顾四周,有些疑惑地问道。

    洛秋的俏脸上露着柔和的笑意,说道:“你不是想要一些草药炼药么?今天正好有一个中草药的展销会。所以,我才带你过来看看。”

    江寒心中一愣,这洛秋倒是个细心的女人,自己的一句话,她却谨记于心,唉,只是……

    江寒摇了摇头,很有自知之明的压住了心中的感动,随着洛秋走进了北洵大厦。

    两人一走进展销会的大厅,江寒的脸上就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因为大厅里,到处都是琳琅满目的中草药,冬虫夏草,龙涎香,人参……各式珍贵的草药,在这儿竟然都能见到。

    只不过,江寒扫了一眼,便看出那些中草药,几乎都不是真品,像那个二十年的野人参,其实,就是人工种植,且只长了五年而已。

    要知道人工种植的人参,三年参,不如萝卜;四年才能入药,五年六年的,才能卖个好价钱,但是即便它是二十年的野人参,也远远达不到江寒的标准。

    他摇了摇头,心中叹道:“想要体内的真气更加精纯,浑厚,单单吸收天地灵气肯定是不够的,必须自己炼些丹药,用以补充。可是在这样的拍卖会里,都找不到心仪的药材,修炼之路,怕是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啊!”

    “江寒,是没有合适的么?”洛秋见江寒摇头,心中也跟着有些失落了起来。

    江寒笑了笑,说道:“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我们才刚刚到,再转转看看吧!”

    洛秋点了点头,只是两人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珍贵的中药。

    “真是奇怪了,今天竟然来了这么个大手笔的主,把那些真品都一锅端了。”

    “羡慕什么?人家可是要的真品,咱们这,唉……就别妄想了,今天要是能卖点货,我也就谢天谢地了。”

    “嘘,小点声!看,那儿来了一个绝色美女……快,打起精神来,看看有没有起色。”

    就在江寒和洛秋边走边聊的时候,有两个摊主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时不时的瞟了洛秋几眼。

    别人听不见他们的谈话,但是江寒自从接受了传承,听力也非常人所及,于是他摇了摇头,对着洛秋苦笑道:“看来,我们这一趟是白来了。”

    洛秋看了看江寒,俏脸上也满是失望的神色,不过。几秒钟之后,她的明眸突然闪烁了一丝喜色,随即说道:“也不一定!这一层是展销会,上面还有一层是拍卖会。走,我们上去看看!”

    江寒一听,点了点头,随着洛秋上楼,然后领了拍卖牌,旋即走进了拍卖大厅。

    “……五十年野人参,三十六万,第三次……成交!”

    只不过,江寒和洛秋刚刚走进拍卖大厅,一株五十年野人参,就被别人以三十六万的价格买走了。

    江寒扫了一眼,台子上的野人参,确实是真品,大概几克而已,如果年份达到百年,而且再重一些的话,几百万,几千万都不为过啊!

    江寒看着台上的野人参,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终究是来迟了一步,虽然这野人参才五十年,可是聊胜于无啊!

    “哎呀,还是来迟了一步!”洛秋看了看台上,有些失望跺了跺脚。

    江寒笑了笑,正想安慰她几句,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道诧异的声音:“江寒?”

    江寒一愣,随同洛秋一起转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