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好香,他不行?

何所冬暖 | 发布时间:2021-02-23 10:55:45 | 阅读次数:23779

离开了宋家后。陆时岚又就患得患失,就算早明白陆时谦时日不多,可只要你一天也没消息传回来,陆氏集团承继人的位置就可能会再度易主。这种非常强烈的危机感令他太过焦躁了。只差那陆时岚又开始患得患失,哪怕早知道陆时谦时日不多,可只要一天没有消息传过来,陆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就可能再次易主。。...

离开宋家后。

陆时岚又开始患得患失,哪怕早知道陆时谦时日不多,可只要一天没有消息传过来,陆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就可能再次易主。

这种强烈的危机感令他太过不安了。

只差那一步……他陆时岚就不再仅仅是影帝陆时岚,资历尚浅的陆家二少,而是炽手可热的商界巨贵!

“二少,有消息了!连环车祸,那位当场身亡!”

那一瞬,陆时岚内心深处那根紧绷的弦啪地一下松开,哪怕知道消息,他也一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

第一人民医院。

陆时谦刚从陆老爷子的病房退出来,大海就急匆匆地过来,“二少往这来了。”

“走吧。”

一切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陆时岚一刻都等不了了。

陆时谦从楼梯下,步伐有些快,刚下楼,就撞见正穿着宽松病号服在楼下花坛放风的宋颂。

“陆先生,下午好啊。”

宋颂无比淡定地像招财猫一样招了招手,然后冷漠脸地挪开了视线。

“……”

没事人一样在那伸胳膊蹬腿的,直接把人给无视了,陆时谦蹙了蹙眉,倒也没和她一个女人计较,只是没走两步,眸光扫到不远处正大步过来的陆时岚。

神色微沉。

“宋小姐,该还债了。”

他欺身向宋颂逼近,高大的身形和幽邃的眸光极具压迫,宋颂冷不丁地被这人吓了一跳,手握成拳,反射性地抓紧凉亭内的扶手。

我靠。

这人怎么这样!

哪怕内心在呐喊无数声草泥马,脸上依旧维持着僵硬的笑意。

“陆先生?”

她下意识后退了一下,刚退回去,手腕又重新被人扯住,她身子失去重心,重重向身后倒去……下一瞬,她就被男人有力的双臂揽在了怀中。

“嘘,别动!”

宋颂瞪他,虽然你长得比圈里那些男明星还人模狗样的,可是帅就能耍流氓了?

她试图挣扎两下,反倒被禁锢的更紧了些,狗男人压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温热的薄唇暧昧地靠近她的耳侧,悄声耳语了两句。

演戏么?

社会她宋姐什么时候沦落成了小配角?哪怕危机关头,也必须主角光环加身!

宋颂手腕一施力,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反客为主,勾着男人的长臂,三两下把人按倒在凉亭的长凳上,就像是女霸王硬上弓,一手挑着男人的下巴,抚摸上他冷峻莫名的脸颊,眼神温柔,面露慈爱,“宝贝,这个姿势还满意吗?”

陆时谦,“……”

不远处陆时岚已经走过来了,‘陆时谦’的尸体他已经看过,只是面目全非下让他仍有几分不安。

刚刚那个男人隐约有几分陆时谦的影子?

“宋二?”

陆时岚在瞥到宋颂那张脸,下意识皱眉,这个花痴真是阴魂不散,哪里都有她……

宋颂像是压根没听到,她和那个被她压在身下的小白脸打的火热,又摸又亲的,等陆时岚凑近了,她干脆解了领口的扣子,没等陆时谦回过神来,已经把人给按在了软绵绵的胸口,还是头朝下的那种。

陆时岚有些惊呆了。

这是为他守身如玉多年的花痴宋二?怎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陆二少看够了?”宋颂砸吧着小嘴,像圈里那些纨绔一样,暧昧地舔了舔嘴巴,意味深长地抛了个媚眼过去,“还是二少有这种癖好,想一起加入我们?”

陆时岚看着宋二这张脸。

刚刚他还没生出厌恶的情绪,单说长相,宋颂长得并不算真丑,之前浓妆艳抹的像个小丑一样,他从来没仔细看过,像是现在,卸妆后似乎能让人有一瞬的惊艳。

甚至他似乎会觉得这种惊艳更甚宋慕瑶。

可是粗鄙花痴那是刻入骨子里的。

陆时岚黑着脸,嫌恶地别过脸,“什么玩意儿?多看你一眼,都嫌脏了我的眼!”

“挺好,挺好。”

“什么?”

“没什么,宝贝,咱们继续!”宋颂雄赳赳气昂昂地像只开屏的花孔雀一样,和那个没露脸的男人打的火热。

陆时岚莫名气急败坏,只是再没有逗留下去的余地,转身离开。

等人一走,宋颂吊不郎当的脸色就立刻冷淡了下来,“陆先生,你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这要么是她,换个女人,谁能这么大方。

“这就不是宝贝了?”

男人整理了下略有些狼狈的形象,薄唇微勾,眼窝深邃,漆黑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冷漠中夹杂着几分调侃。

嘿!

被这双黑眸凝视的宋颂暗挑了下眉,懒洋洋地晃了晃酸麻的手臂,“陆先生这样的宝贝我可要不起。”

“万一要的起呢?”

宋颂没听清,只觉得目前还维持着这个姿势有些吃力,她刚要直直腰,下一秒,脚下一个不稳又重新落人男人的怀抱。

只是这一次,她早已失了主动权。

男人反剪住她的双手,欺身而上,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胸口的位置,烫的她一个激灵。

“喂!”

“姓陆的,过了啊!”

她微微喘息着,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衣服被人拉扯着,心下有些慌张……到底是纸老虎,碰到真的,只有被吃了的份。

“你身上是不是擦了什么?”

陆时谦微眯着狭长的黑眸,略显病态的俊容上难得浮现出淡淡的红晕。

“放屁!”

宋颂愣了两秒,一脸嫌弃,“陆先生,作为社会人勾搭女人能不能来点新意?”

“没有。”

宋颂一脸信你有鬼的表情。

“我就是觉得你很香。”

“……”

“宋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

宋颂翻了个白眼,觉得这男人简直有毒!

陆时谦喉头微动,刚刚碰到她的刹那,的确有那种强烈的熟悉感,只是到底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你和陆时岚认识?”

宋颂听到这个名字就烦,懒散地吧唧着,“哦,那是我梦中情人,帅吧。”

“呵。”

“啊?”

“确定不是梦中仇人么?”

宋颂做了个封口的手势,这人有完没完,看破不说破还懂不懂了?

“今天的事……”她正想说到此为止,只是还没等她开口说完,一双温热的掌心就暧昧地贴在她胸口的位置。

宋颂忍无可忍,一巴掌就唰地甩过去了……

半空中。

手被男人擒住,不过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灌木丛中,两个毛茸茸的狮子头钻了出来,宋浅浅天真无邪地眨了眨眼,“我好像要多一个爸爸了。”

陆臻甩了甩满头的碎屑,忧郁地画圈圈“浅浅,咱们悄悄说个事,我家老男人他好像……”

凉亭中的两个当事人一本正经地支起耳朵悄悄听。

“他好像……不行哎!”

浅浅歪头,“不行是什么意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