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人1

喵一百二一 | 发布时间:2021-02-23 12:28:23 | 阅读次数:6139

已。  在师哥师姐的帮助下,钟一飞很很容易地就找到了了自己的宿舍,正如他从来不不我相信记忆,他也从来不不怕自己的感觉会出差错,嘛终归是一帆风顺。一个很陌生的城市,让人激动,让人孤独的,也可以从新做人做事,也也可以万劫不复,但这些都也不是钟一飞所希望能所怕的,他在师哥师姐的帮助下,钟一飞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正如他从来不相信回忆,他也从来不担心自己的感觉会出错,反正终究是一帆风顺。一个陌生的城市,让人兴奋,让人孤独,可以从新做人,也可以万劫不复,但这些都不是钟一飞所希望所担心的,他只想安稳地过完这辈子就好,但他很快便觉得他过不玩这辈子了,军训好幸苦。。...

  站在大学的门口,看着牌坊上的几个大字,在别人眼里,此刻的钟一飞一定是在感叹人生,书写抱负,但他那紧锁的眉头,呆滞的眼神,所陷入的深深回忆里尽是些没用的。暑假让他忘记了自己大学的名字,倔强,驱使他站在了这里,凭着感觉跟踪别人来到的这所大学,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的回忆里,于是他又一次凭借着感觉,踏进了校门,融入了人来人往,成为了人流的一份子,其实他从来不相信回忆,只是忘记了某些不重要的东西他会不舒服而已。

  在师哥师姐的帮助下,钟一飞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正如他从来不相信回忆,他也从来不担心自己的感觉会出错,反正终究是一帆风顺。一个陌生的城市,让人兴奋,让人孤独,可以从新做人,也可以万劫不复,但这些都不是钟一飞所希望所担心的,他只想安稳地过完这辈子就好,但他很快便觉得他过不玩这辈子了,军训好幸苦。

  军训完毕,宿舍外一片欣欣向荣,各种社团都在积极地想壮大自己,被军训傻掉的钟一飞摊在床上,一眼只看得见那个在最角落里的推理部,是那样的冷清,只是一张桌子在那里,一个卡片立在桌子上,写着‘推理部’,一阵心酸,钟一飞瞬间觉得那里就是他要的生活,于是他走到了桌子旁边,拿起卡片看了一眼,卡片的背面写着‘图书馆’。

  “看样子,生活果然不容易”钟一飞拿着卡片自言自语碎碎念道。

  或许连推理部的人都没想到,钟一飞居然拿着卡片就走了,他是个白痴嘛!把卡片放回桌子上不是常识嘛!所以钟一飞一走进图书馆就找到了那个‘面试官’,虽然这一切都来的那么的偶然,但是推理部的规则只有一个‘要散落在各个地方,欢迎每一个人加入。’可其实就算钟一飞没有拿着那个卡片,他也能注意到那个面试官,他的感觉可不是运气的一种。

  托钟一飞的福,尽管每年加入推理部的人都不多,但今年还是破了纪录,只有4个人。面试官是一个带着圆眼镜的学姐,看见钟一飞拿着卡片坐了下来,一笑,拿过卡片在上面写上了‘恭喜加入推理部,请你们吃饭。’

  去食堂的路上,学姐介绍了推理部的现状:推理部的人虽然不多,但她也不全都认识,只有部长有一份名单,部长的权利无限大,会有一个专用的图章和手机号,每一任的部长都是由上一任指定的,而今年加入推理部的除了在场的钟一飞、许芊芊、卢山之外还有推理部的新任部长,都是大一的新生。

  听到这里,走在后面的许芊芊便问了:“那岂不是很不公平?”

  学姐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道:“许芊芊,身高一米五十五,却从来不抬头看比自己高的人,着装一般,但异常得体,说话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楚,看样子家世不凡,常年有人服侍,应该不会喜欢推理部,可以带着你旁边的大个家丁一起退出。”

  许芊芊并没有生气只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学姐答道:“吴玉。”

  接着吴玉学姐便继续介绍起了推理部:“推理部的每个人必须留下手机号码,这是唯一的联系方式,如果超过10分钟联系不上,算自动退出推理部,而且你们最好不要告诉别人自己是推理部的,对你们有好处。现在解答刚才许芊芊的问题,每一任的部长都很厉害,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也不用想太多。”

  然后吴玉特地对钟一飞说道:“每个进推理部的人都是经过考验的,你算特例,所谓推理,无非逻辑的基本形式之一,这远远不是推理部的初衷,你好自为之。”

  匆匆吃过了学姐请的饭,大家也就各自散了。接下来的几天钟一飞渐渐熟悉了学校和推理部,让他意外的是,尽管推理部的人少得可怜,可是似乎却不那么简单,图书馆里居然会有一个角落是推理部专用的,挨着摄像头的角落,让人不舒服的角落,所以这几天他从来没在这里遇到过其他的人,不过这也是他想要的,安静的日子。

  或许就连钟一飞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来他曾离世界的阴暗面那么得近,无聊的时候翻看推理部的资料,才发现高三那年他所在的县城有过一起连环杀人案,虽然凶手手法粗暴却心思细腻,没留下过重要线索,凶手是为了求财,有******倾向,所以死者的身份各异,也没有任何规律可循。案件里有一个死者是一间面店的老板,而钟一飞在面店老板被杀的那天晚上还去吃过面,这件事钟一飞到现在都还记得,因为那天晚上的中碗面把他胀哭了。钟一飞每天下晚自习是九点半,所以那天他去吃面的时候应该在九点五十左右,可是资料上却写着面店老板的死亡时间是晚上的八点到九点,所以那天晚上卖给钟一飞面的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可是凶手为什么会在案发后一个小时还留在现场呢?资料上并没有写,这件案子最终是破了案的,从立案到破案只花了半个月,这件案子和学校的推理部上任部长有关,虽然现场是被打扫整理过的,手法都很专业,但是每个现场都会在角落留下一个数字,按时间先后顺序,这几个数字分别是8、4、2、1,很有可能现场一直有第三个人,这时钟一飞也才想起那天的感觉,他遇见的那个老板是个女人,不是被抓的那个凶手,而这个几个数字在地图上一看大概就明白了,虽然密码不复杂,但是要融入别人随便想出来的密码其实是很困难的,拿着地图,很快就能找到8,因为是小镇所以这里的房子大都是单独的一栋,只有一个新建的小区是8字形状的,剩下的数字其实也就没那么重要了,这件案子是惊动了媒体的,所以一破了案就立马结案,因为警察确实没有抓错人,而那个永远在现场的第三人也确实厉害,所以这个未解之谜只能写在推理部的资料里了。

  看完这件案子,钟一飞不自觉挑了下眉道:“有点意思。”

  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你确实应该多看看。”

  这个人钟一飞认识,是许芊芊,那天的面试题也纪录在案,钟一飞也看过,所以他知道许芊芊并不是自负,自己是应该多看看。首先这个学校有两个图书馆,而在那天的桌子上其实还刻着6670,能注意到这几个数字的人已经很厉害了,毕竟要背光的时候才看得见,而熟悉推理的大都知道,6670是尼罗河的长度,而有部电影叫《尼罗河上的惨案》,然后‘图书馆’三个字并不是写在卡片的正中间,这是不应该的,如果把卡片看成学校,就可以看出是东北面的图书馆,也就是新建的西方文学图书馆,图书馆不小,要找一个人很困难,但是在图书馆的铭牌1025旁边有用白色粉笔写下的‘要你爱我’,这是提示,因为《尼罗河惨案》的主角是比利时名探‘波罗’,同理可以想到面试官身上也有和‘菠萝’有关的东西,当然这并不准确,所以在进图书馆的时候有个常人绝对不会注意的地方,里面的门梁,一般只有打算出去的人才会注意到,如果是在图书馆里找了一阵子准备放弃出去的时候才看见,是不合格的,而在里面门梁那里有个英文字母‘V’,恰好,图书馆的书是按首字母排序的,所以要去V那里,但是坐在那里的人并没有面试官,只是桌子上有一张没在眼镜盒里的眼镜布异常惹眼,也就是说面试官戴眼镜,身上有和菠萝相关的东西,依旧不准确,但是‘V’有时候不仅仅是‘V’,‘V’也可以是‘W’的一半,于是坐在W字母那里,那个戴眼镜,但是眼镜盒里没有眼镜布,身上有菠萝钥匙扣的就是面试官了。

  听到许芊芊的声音,钟一飞转了过来,笑着点一下头道:“知道了。”而就在钟一飞看见许芊芊和卢山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他们身上的异样,自己一直有的那种隐隐的感觉,人的本能,在被监视的时候会不自在,于是他看向了摄像头,有人在摄像头的后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