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人4

喵一百二一 | 发布时间:2021-02-23 12:28:24 | 阅读次数:12038

”  钟一飞还沉侵在那莫名其妙的一耳光里面,下意识地回答道:“会觉得啊,望着那个视频就会觉得那里有钱的人,接着就去看一看究竟有也没啊。”  听见这里,许芊芊立刻叫卢山再回家去找宋屏要一份录像带的拷贝,接着郑重其事地对钟一飞地说:“我不明白你究竟有什么钟一飞的眼神和身体比语言的反应快太多,所以没等他开口,许芊芊便抢先说道:“对不起。”。...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钟一飞霎时也意识到了些什么,若无其事地又把钱粘了回去,坐回到了小孩子的旁边,但是依旧没能躲开在场人的目光,许芊芊更是过来把手在钟一飞眼前晃了晃,然后‘啪’的一耳光。

  钟一飞的眼神和身体比语言的反应快太多,所以没等他开口,许芊芊便抢先说道:“对不起。”

  说完那三个字,许芊芊便拉着钟一飞往外面走去,期间急急忙忙地还和宋屏到了别,出了门才问钟一飞道:“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钱的?”

  钟一飞还沉浸在那莫名其妙的一耳光里面,下意识地回答道:“感觉啊,看着那个视频就觉得那里有钱,然后就去看看到底有没有啊。”

  听到这里,许芊芊立马叫卢山再回去找宋屏要一份录像带的拷贝,然后郑重其事地对钟一飞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本事,但是我现在对你感兴趣。”

  随后许芊芊告诉了钟一飞她从宋屏那里打听到的:“从宋屏口中完全听不到刘川的半点坏话,不论是生活习惯还是对家人都好得不像个男人,我可以肯定她是发自内心的,连但是都没有,只有这些。”

  可钟一飞却说道:“但我只是觉得刘川是个很厉害的人,他其实没那么好,还有点怪癖,比如那叠私房钱,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藏私房钱,感觉那更像是某种纪念。”

  许芊芊若有所思:“哦?这么说,他一直都在骗宋屏喏?”

  钟一飞想了一下应道:“嗯,也不能说是骗,只是有些事宋屏不问,他就不说这样子。”

  虽然和钟一飞相处得不久,但此时许芊芊完全相信了钟一飞,一边想一边自言自语道:“那宋屏舍不得问的东西可就多了,面对刘川她能自卑得连花都开不出来吧。”

  然后许芊芊头都不回地对钟一飞说道:“走,先去看看第4地方!”

  钟一飞还犹豫着要不要等卢山,但是看见许芊芊已经走远了,便追了上去问道:“不等卢山嘛?”

  许芊芊斩钉截铁道:“不等。”

  第四个地方和刘川死的第三个地方离很远,去了很可能今天是回不了学校了,但是谁叫许芊芊是个从小就任性的大小姐呢。

  在出租车上许芊芊翻阅着有关第4个地方的资料,第四起自杀案,按付洋博学所说是一起真正的自杀案,应该没有太多值得注意的地方,所以只有从导致死者自杀的原因入手。死者名叫王安,让许芊芊意外的是王安是个男人,原本她心里一直隐隐觉得刘川的死应该是情杀,可是转眼一想,这也未必不是情杀。

  可王安是一个人住在租来的房子,40岁,自从他自杀后,什么东西都被丢掉了,有时候想想,或者未必不幸福,因为许芊芊他们几乎找不到真正认识王安的人,这突如其来的空白,让许芊芊完全失去了能破案的信心。

  而就在钟一飞第一眼看见王安死去的照片的时候,他似乎就已经有了某种感觉,所以在街上游荡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许芊芊是沮丧,钟一飞是沉思。由于是夏天,王安死的时候穿的是皮质凉鞋,廉价寸衫,麻质裤子,这样的人自杀了,绝对不会有人觉得奇怪,而让钟一飞陷入沉思的却是王安身上的不同,不过好在人来人往,人大抵相似,先不说一般人自杀的时候回脱掉鞋子,但是王安身上确实少了个东西,装手机的皮套,他吧手机拿在手里,虽然不知道他是在给谁打电话,可是确实他应该有个手机皮套,卡在皮带上那种,如果能看见手机,钟一飞还能知道皮套的样式。

  这下钟一飞更加难受了,因为他是在是不明白,手机套和王安的死会有什么联系,而王安又和这一连串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许芊芊钟一飞各有心思,却是巧合,不知不觉走到一间叫‘藏蜜’餐厅面前,相视一望,走了进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