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犹豫

夏天的麦垛 | 发布时间:2021-02-23 13:25:01 | 阅读次数:23443

祖母慢吞吞的拨着手里的佛珠,半晌也没说话的,一大家人也是脸色各异的等着祖母的回复,三叔萧文脸上更有甚者还带着幸灾乐祸。萧文跟萧清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但是两个人性格差异很大,三叔萧文跟他的名字一点儿也不完全符合,二叔但是是个伪君子但是肚子里但是有一些墨水...
祖母慢吞吞的拨着手里的佛珠,半晌没有说话,一大家人也是脸色各异的等着祖母的回复,三叔萧文脸上甚至还带着幸灾乐祸。萧文跟萧清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但是两个人性格差异很大,三叔萧文跟他的名字一点也不符合,二叔虽然是个伪君子但是肚子里还是有一些墨水的,三叔从小上面有两个哥哥能文能武,自身什么本事不会,成天花天酒地,家里有四五房小妾,给生了3个女儿就是没有儿子。二叔则不同,二婶给他生了一个漂亮女儿,同时又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10岁一个8岁,家里只有一个小妾还无所出。看到什么都比自己强的二哥家里有了麻烦事,自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他忘记了整个家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祖母开口说道:“我们萧家虽然大不如前,但是也不能做出这样的有悖仁义的事情,如果退亲的话玉咏以后找婆家就不那么容易了,清儿你在同僚之间又如何立足呢?”萧玉咏听到祖母的话后立马脸色大变,作大哭状,二叔连忙说道:“母亲大人说的是,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但是我真的不忍心就这样毁了玉咏的一生啊,虽然我此番退亲确实有些欠妥当,但是这个事情如果出在别人家,我相信他们会和我做一样的选择。”祖母叹了口气说:“你只看到玉咏的幸福,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此番退亲,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咱们萧家的女儿,咱们萧家除了玉咏可是还有4个女儿的,你有没有想过她们的终身?”二婶接话道:“母亲说的在理,咱们之前只是给玉咏定下这门亲事,但是真正的定亲仪式还没有举行,还没有公开这件事情,只要杨家那边可以同意,咱们把聘礼还回去,这个定亲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也不会影响咱们萧家女儿的声誉。”我在心里冷笑,真的自私自大的一对夫妻,人家杨家那边凭什么同意?二叔接着二婶的话说道:“母亲大人还请体谅一下我们这做父母的心思,杨家老太太是您的旧识,大家把这个事情和平解决是最好的,还请老太太做主。”祖母沉思一会答道:“你们都先下去用早饭吧,这件事情容我再想想,清儿你下午再过来一趟。”二叔听到这喜不自胜:“那我们就先下去了,母亲大人也请用早饭。”大家鱼贯而出,到侧间准备用早饭,每月初一和十五的早饭大家都是在祖母的寿安堂吃的。大人们一桌,我跟萧玉咏还有其他的小萝卜头一桌,落座之后萧玉咏坐在我的右侧,我并不是很想搭理她,但是这样坐在一起不说话的等着也确实尴尬,就对她说道:“大姐近日都在做些什么?”她骄傲的说道:“最近天气不好,很少出去参加姐妹们的诗会和茶会了,不过我们约了上元节一起去赏花灯的,二妹妹对这些个都不懂,自然不用出去辛苦,免得丢了咱们家的脸面。”我内心真的感觉很无语,就是一句家常,都要顺带贬低一下我,幸亏是我两世年纪加起来都三十多了,不然估计真会被她气到跳脚。平常一般出去应酬都是二婶,所以都会带着萧玉咏,二婶也不会眼巴巴的带我出去应酬,所以我很少出门,大家也都知道她这个大小姐,很少有人还记得萧亦还有一个女儿,萧家的二小姐。不过这种情况也是我乐于见到的,对于古代这些人虚假的应酬我真的是懒得参加,实际上就是在别人面前装装样子,同时也是相亲会,各家各户的母亲早早的开始给自己的儿女相看对象。天知道我对相亲这种事真的是一点都不热衷,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三妻四妾的时代跟别人共享一个丈夫,所以我是避之不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就这样陪着祖母一辈子才是最好的。见我不吱声,萧玉咏接着说道:“二妹妹也不要成日里就知道贪玩了,好好学习琴棋书画才是正理。”我无奈的答道:“大姐姐说的是,玉锦自当听从。”自从来到这里祖母就安排身边的人给我请了琴棋书画各类老师,我自知这是在这个时代必备的生活本领,自然努力学习,只是天分实在有限,这些技能水平都是平平,只是在祖母的指导下能够写一手漂亮的小字。跟我这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姐姐比起来我确实没有优势,更何况这具身体的脸蛋虽说长的很不错,但是由于年岁尚小,加上小时候身体不好,身子骨完全就是一副豆芽菜的样子,跟亭亭玉立的萧玉咏比起来相差甚远。见我低眉顺眼的样子,加之她也确实最近焦头烂额,所以也没有兴趣继续找我拌嘴,接下来安静地吃完早饭各自就回自己院里了。我陪着祖母在暖阁里的卧榻坐着,帮祖母按摩按摩腿,祖母慈祥地看着我笑着说:“还是我的锦儿孝顺,省心,以后也不知道谁家那么有福气可以娶到我的锦儿。”我回复道:“锦儿不嫁人,锦儿想一直陪在祖母身边。”祖母摸摸我的头说:“说哪的话?我知道你孝顺,但是哪有姑娘不嫁人的?”祖母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但是我是真的从来没有打算过这个问题,且我内心说根本不能接受这里的男人三妻四妾,要他们从一而终根本是不现实的,我也没有自信有人会守着我过一辈子。仅仅是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定亲,然后成亲生孩子,自己身体都没有长全就生孩子风险太大了,搞不好就一尸两命,这跟我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初衷也是完全背离的。我抬头问祖母:“您真的打算去帮大姐姐退亲吗?这样的话,杨家老太太会同意吗?会不会说祖母您不顾及昔日的姐妹情谊?”祖母慢慢说道:“我自是不愿意管这件事情的,但是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算是我不去,他们自己也会想办法去退的,让他们出面事情说不定会弄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我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要保住咱们萧家女儿的清誉,我的锦儿日后还要找一个好婆家呢。”我笑着低头说道:“祖母惯会打趣锦儿”。“这件事情虽说不太体面,实际上也不难办,毕竟双方的亲事是交换了八字,收了聘礼,但是未真正的过大礼,也就没有摆到明面上,知道的人也不多,只要杨家那边答应,这件事情就会平静的过去。”祖母静静的说道。接着揉了揉眉头对我说:“你回房间休息吧,这天寒地冻的你就不要老是往屋外跑了,乖乖的呆在房间里好好的学学针线。”祖母对身边的大丫头素云说道:“送小姐回去,将小姐阁楼里的炭火供的足足的,通知二老爷下午不用过来了,我也懒得再跟他废口舌,告诉他我明天回去杨府一趟,让他媳妇跟我同去。”素云今年二十有八是老太太身边的得力助手,为人精明肯干,且对祖母十分忠心,她和她的相公刘福进也是祖母做的大媒,刘福进同时也是祖母的管事,祖母手里的田产铺子也是他在打理,他们夫妻是祖母的左膀右臂。他们在府外购置了小宅了,夜里一家人并不住在府里,会回到他们自己的小家。回到自己的阁楼,素心帮我脱掉外面的披风,室内还是什么暖和的,我歪在贵妃塌上,素心拨着火炉里的炭火让火烧的更旺些。我看着窗外说道:“素心,你说咱们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一直呆在深宅大院里吗?”素心笑了笑说道:“小姐,呆在深宅大院里不好吗?你们咱们有吃有穿生活不愁的,外面穷苦人家的生活很难挨的,我小时候就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幸亏遇到老夫人买了我,我才能活下来,才能在这里跟着小姐啊。”我心想到:素心说的实际上也很有道理,在这里出了这个院门,我恐怕根本不能生存下去,但是我真的不想一辈子这样,以后更是跟一大推女人勾心斗角的过日子,那样的话我会生不如死的。外面的雪还在下,我站起来走到窗前,对素心说道:“咱们出去走走吧,外面的雪好漂亮。”素心不赞同的说道:“老夫人专门嘱咐过外面天冷,不让小姐出门。”好吧,我叹了口气,认命的躺回到贵妃塌上,无聊的数手指头,想了想我还是打算起来活动活动,就算不让出门在室内活动活动也是一样的,这里的女孩发育的早。我现在这副小身板根本不像十二岁,看起来最多十岁左右,加紧锻炼才是正理,在这里太需要一个健康的身体了。我和素心把房间里的桌子和火盆移到旁边,把身上累赘的外衣脱掉,只着贴身的衣裤,素心一脸不赞同害怕我会冷,我安慰她说:“你跟着做,待会你绝对会热的也不想穿衣服。”我开始在房间里不停地做开合跳,跳绳动作,坚持了半个小时终于大汗淋漓,赶紧坐下休息一下,洗漱完也到了中午,吃完午饭就可以小睡一会。之前我都是去祖母祖母那里吃,但是下雪之后祖母让我不要过去了,让厨房给送过来,我在心里感叹祖母的大题小做就越过两个走廊就到了,但是还是不得不遵从。不过自己在房间里吃饭也会自在一些,不用刻意的遵守礼节,我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现在的我完全就是米虫的样子,吃了睡睡了吃,我以前是多么向往这样的日子啊,但是我现在只是想过可以让自己努力奋斗的日子,在心里哀嚎一声上床睡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