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西蔚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7708

了陈蓝几眼,后和他擦肩而过。  但没走几步,女生又退了回去,“唉,同学,你是那个来学吉他的吗?”  “啊?啊……是是啊,我我刚到……”陈蓝强行镇静的说,“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地方……”  “哈哈~”女生掩嘴笑了出来,“是吗,可我刚看见你在这“不就是学个吉他吗!”陈蓝暗暗给自己打气,他猛地上前一步,之后就僵在了那。“啊。”他又一把捂住脸喃喃自语说,“可是……真的好麻烦啊……”。...

  学校的走廊上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走过,一条走廊上显得有些嘈杂。陈蓝望着吉他社的门口有些犹豫,门里面不停的传来说话声,有男有女,像是在谈论着什么。他在这已经徘徊了很久,但始终没有上前去推开那扇门。

  “不就是学个吉他吗!”陈蓝暗暗给自己打气,他猛地上前一步,之后就僵在了那。“啊。”他又一把捂住脸喃喃自语说,“可是……真的好麻烦啊……”

  吉他社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女生正好走了出来,她先是好奇的望了陈蓝一眼,之后和他擦肩而过。

  但没走几步,女生又退了回来,“唉,同学,你是那个来学吉他的吗?”

  “啊?啊……是是啊,我我刚到……”陈蓝强行镇定的说,“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

  “哈哈~”女生掩嘴笑了起来,“是吗,可我刚刚看到你在这转了半天了。”

  “这……我不是没发现吉他社就在这嘛……”陈蓝依旧试图解释。

  “好了好了。”女生拉住陈蓝的袖子往里面走,“陈蓝是吧?方樱和我说过了,这几天我会教你怎么弹吉他的。”

  “那,那就麻烦你……”陈蓝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拖进了吉他社中。

  屋子里面有不少人正在谈论着什么,他们看到陈蓝后停顿了一下,之后又开始了讨论。

  “不要怕吗,又不是叫你干嘛。”女生从墙角拿起一把吉他,“我叫陈莉,方樱的好朋友。”

  “哦……”

  “我们去另一个教室,那里是闲置的,一般练习我们都在那。”说着她就提着吉他走了出去。

  “唉,本来还打算出学校去逛逛呢。”陈莉穿过走廊,回头对陈蓝说,“不过既然是方樱的请求,我就姑且教你一星期吧。”

  “……那还真谢谢了……”陈蓝脸上有些尴尬。

  “唔。”陈莉上下打量陈蓝说,“我听方樱说过你,你是她男朋友吧,和她形容的差不多。你们性格还真不像,估计你要被吵死了吧?”

  “恩……方樱她的确……有些古灵精怪。”陈蓝想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措辞,笑了笑回答,“不过挺好,我们满互补的。”

  “的确。”陈莉向前努了努嘴,“诺,就是那个教室,你以后没事也可以来这练习练习,吉他可以向我借。”

  她上前推开门,顿时里面传来一阵拨弦声。

  两人走了进去,里面一个带着眼睛的男生抬起头望着他们。

  “哟,楚哲,你也在啊?”陈莉对他笑了笑,从周围拖了两张凳子到陈蓝面前。

  这个教室很空旷,除了一张讲座和边上的座椅外就别无他物。叫楚哲的男生说,“这是谁,新加入的社员吗?”

  “不是啊。”陈莉坐下,“只是来学学的。”她转头对陈蓝说,“当然,你要是喜欢的话也可以加入吉他社,和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哦,好。”陈蓝在陈莉对面坐下,接过她递过来的吉他。

  “琴头朝上,面对吉他指板,从右往左从细到粗,数字分别是1、2、3、4、5、6弦。”陈莉开始讲一些基础的知识。

  “我先讲一下持琴姿势,先将右腿放在左腿上。”

  “这样?”陈蓝翘起腿。

  “恩,之后将琴箱最凹处放在右腿上,琴箱背部抵在身体右胸处,将琴头抬起高度超过琴箱,与水平方向成30°~45°左右……”

  “不用这么专业吧?”旁边的楚哲笑出声来。

  “闭嘴!”陈莉瞪了他一眼,“基础最重要你不知道吗?”

  “好好好。”他笑着摆了一个舒适的姿势,之后手指拨动琴弦,顿时弹出一段轻快的声音。

  陈莉又瞪了他一眼,之后正色对陈蓝说,“我们继续,别理他,他就会捣乱!”

  “我还只是个孩子~

  给我个拥抱好不好~

  不要嘲笑我的偶尔发脾气和撒娇~

  ……”

  楚哲嘴里轻哼这曾轶可的《我还是个孩子》,一边甩着头发,模样活脱脱的就像是个街头卖艺的歌手。

  “你……”陈莉脸抽了一下。

  “怎么啦~怎么啦~”他伴着吉他说。

  “去死吧!”

  ……

  结果陈蓝人生的第一堂吉他课就莫名的在一场追逐战结束了。在楚哲鼻青脸肿的求饶后,陈莉才拍着手带着歉意对他说这次很抱歉,明天再教他之类的话。

  虽然有些无语,但陈蓝也不多说什么,反正只要学一首歌就行了,也没要求弹多好。一个星期对他来说也差不多够了。

  放学时方樱来找他,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学习的进度。陈蓝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谁知方樱笑嘻嘻的说,“他们俩啊,早该结婚去了。吵吵闹闹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谁都知道他们互相都有意思,就是没人肯表白!”

  说着她瞟了一眼陈蓝,“哎呀,说起来我们也是我先表白的呢,长那么大还没有男生向我表白过的呢……”

  闻言,陈蓝立刻绷着一张脸,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眺望远方的风景。

  “切!”方樱一甩头,“走啦,要不然公交车又挤死人了。”

  在车站和方樱道别后,陈蓝也坐上了公交车,和往常一样,公交车依旧是人挤人。他拉着车上的挂环,看着车窗外闪动的场景,心中又想到了那封莫名的信。

  回家后的晚饭依旧是清淡可口,陈蓝和杨兰都不喜欢油腻的东西,所以家中的菜大多是以素食为主。

  外面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陈蓝犹豫许久,突然开口说,“妈,你想不想出去旅游啊?”

  “哈?”杨兰举着筷子愣了愣,“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哦,我回来时听别人说有个地方的风景超好,所以想你去玩玩,毕竟你也好久没休息了。”

  “开什么玩笑,我不上班啦。”

  陈蓝笑了笑,“可以请假嘛。”

  “那谁给你做饭?”

  “我生存能力很强啊,饿不死的。”

  杨兰盯着陈蓝看了许久,“你是有什么事吗?”

  他摊摊手,无辜的说,“没有啊。”

  “那你干嘛要赶着我走啊?”杨兰往儿子碗里夹了一筷子菜。

  “唉,不是看你好久没放假了嘛,我看着不好受啊。”陈蓝笑着说,“放心,我已经砸了我的小猪储存罐,里面的钱够你玩的开心了。”

  “你能有多少钱?”她显得漫不经心的往嘴里送着饭。

  “一万。”

  “噗!”

  她险些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杨兰瞪大眼睛说,“你那来那么多钱!?”

  “日积月累。”

  陈蓝捂着脸,“这是我的家底,我已经都拿出来,不要让我有收回去的机会!”

  杨兰有些被逗笑了,“那把你家底都用完了,我多不好意思……”

  “没事……我已经帮你报了旅游团,明天就可以出发。”

  杨兰再次瞪大眼睛,“喂!你开玩笑吧,明天就走?”

  “东西我就不帮你收拾了,祝你一路顺风,玩的开心。”陈蓝把一张银行卡拍在桌子上,“密码六个九。这是我的全部积蓄,使劲花,花不完请不要来见我!”

  杨兰已经有些当机了,看着银行卡好半天才嚷嚷说,“你这么急赶我走,肯定有事在瞒我!我不走!”

  “好吧,事到如今,我就坦白了。”他干脆利落的回答,“我要和我女朋友好好增进增进感情,所以我得营造出一个不被打扰的环境。”

  “女朋友?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杨兰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了,显然是激动非常。

  “是的,我有女朋友了,之前没和你坦白。”陈蓝掏出手机,“现在证明给你看。”说完他就拨通了方樱的电话,并按下了免提键。

  电话响了几声后就接通了,里面传来方樱的声音,“喂,喂?找我干嘛?”

  “我很严肃的问你个问题。”陈蓝说,一边意示杨兰别发出声音。

  “哦,什么啊?”

  “我是你男朋友吗?”

  对面沉默了一秒,之后传来方樱闷闷的声音,“是啊……你是睡觉睡糊涂了给我打电话的吗?你可从来不会问我这些……”

  “好的,明天放学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挂了,拜拜。”

  “喂,你……”

  方樱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陈蓝已经挂断了电话。之后他打开相册,翻出方樱强逼自己和她照得照片给杨兰看,“这回信了?”

  杨兰捧着手机看了半天,看着看着手就都抖了起来,眼眶似乎也有些湿了。

  “……不用那么夸张吧?”

  “儿子啊……”杨兰带着点哭腔说,“原来……原来你还是个正常人啊……”

  “……什么叫我还是个正常人啊……”

  “你从小就对任何人没兴趣……”她自顾自的说,“特别是女生,你以前连理都不理他们,只有几个男的朋友,我一直以为……”

  “原来你以为我是gay啊!”

  “所以我一直很担心……”

  “担心个毛线啊!我很正常!”

  “现在你有女朋友了……”她抹着眼泪说,“我很欣慰……很好,很好……”

  “你这交代后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

  “好!”杨兰突然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走,绝不打扰到你!”

  “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陈蓝有些无力吐糟。

  “好好加油!”回房间的时候杨兰回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加油是闹哪样啊,不是应该说好好相处吗……”

  没过多久,对面的房间里就传来欢快的声音。陈蓝叹了口气,扒拉了几口饭,就把把碗筷收拾了一下,回到自己房间。

  亮起的电灯驱散了黑暗,那张卡纸依旧静静的躺在书桌上。陈蓝走过去,拿起卡纸,看着上面秀丽欣长的字。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呢?”他站在桌前小声的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