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西蔚 | 发布时间:2021-04-08 13:11:46 | 阅读次数:25493

恼的用手使劲地的在头上挠了挠,本来日常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中短发也乱成一团一个鸟窝,“这样的话我肯定会被关在家里的……都是你啊,成天拉我回去,害的我都没好好的去学习!”  “啊?不都是你叫我出……”陈蓝看见对方锐利的眼神后立刻改了口,“好好的,是我的错。”陈蓝长长的吐了口气,脸上带着许无奈的神情,又宠溺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友,耳边听着她不断的抱怨,微微摇了摇头。。...

  天高云淡,高高的蓝天上飘着几朵白云。街道两旁的枫叶已渐渐变黄,零零的飘落,一行大雁排成一列向着远处渐远,在不知不觉中,秋天似乎已经到来。

  陈蓝长长的吐了口气,脸上带着许无奈的神情,又宠溺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友,耳边听着她不断的抱怨,微微摇了摇头。

  “别担心,就算考的不好也无所谓。”他说

  “说的轻松!”方樱瞪了他一眼,怒视道,“要是考不好老师一定会找我谈话!而且我爸也会啰嗦我一整个月的”她苦恼的用手使劲的在头上挠了挠,原本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中短发也乱成一个鸟窝,“这样的话我绝对会被关在家里的……都是你啊,整天拉我出去,害的我都没好好学习!”

  “啊?不都是你叫我出……”陈蓝看到对方凌厉的眼神后立马改了口,“好好,是我的错。”

  “你看你,老拖我后腿!”方樱哼了一声,一幅小人得志的样子。

  陈蓝则无奈的叹了口气,考试?要不是方樱提起,自己都还不知道。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学期已经过了大半了,的确快到期末了。至于考试,陈蓝倒显得不怎么担心,他对分数把握的很好,一直都是一个不高不低的成绩。

  由于他行事一向都表露的很平庸,不只是成绩,就连聊天聚会也属于大多数时间沉默,偶尔插上两句话的存在,所以除了少数人,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都不会太深。

  陈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表现的那么平庸,但他却挺喜欢这种生活,没有太多的麻烦事,也不会有人来找他,自己可以享受一个清闲生活……

  直到方樱的出现,一开始的时候,她无疑是打破陈蓝生活的噩梦。大大咧咧,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都让陈蓝头痛了好一阵子。不过时间长了,他也就慢慢的去适应对方,结果发现这种生活还不错……

  总而言之,在半推半就,以及方樱强势告白的情况下,两人像是六十年代的小青年一样扭捏又文艺的成了恋人关系。

  对此方樱还是挺高兴的,用她的原话来说就是‘那个**男居然会答应,看来我还是有点魅力的嘛。我原本以为他无欲无求的都快成仙了……’

  对此陈蓝也不打算解释什么,毕竟这样也摆脱了女生背地里议论他是基佬的负面传闻。

  “啊。”方樱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他,“我突然想起来了,下周学校会举办一个歌唱比赛,我会参加,你能给我伴奏吗?”

  “……我不会乐器。”

  “没事,可以练嘛!”她大力的拍着陈蓝的肩膀,“很简单,只要吉他就可以了,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给我练熟。”

  “……我没吉他。”陈蓝有些抑郁的说,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上台出风头无疑是一种要他命的举动。

  “没事,可以向学校的社团借。”方樱大手一挥,“有什么要求就提嘛。我去和他们说一声,在找个人教教你,所以从星期一开始你每天中午都去社团那报道吧。”

  “不……”陈蓝捂着头,痛苦万分。

  “嘿嘿嘿……”方樱怪笑着缠住了陈蓝的手臂,仰着头说,“**,你就从了吧。要是我比赛失利就要你好看!”

  “不要啊,这太麻烦了……要不你让我干别的?”他试图做最后的抵抗。

  “行啊,那我去学吉他,你去唱?”

  “……我会认真学习的。”

  “哦~!”方樱大笑起来,欺负这家伙总能给他带来快意。她拖着陈蓝大声说,“那就这么定了,我期待你的表现啊!”

  陈蓝苦着一张脸,又暗暗的叹了口气。对于这女孩,他总是显得无计可施。

  回到家,陈蓝看到老妈正在厨房忙碌,于是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自己房间。他的房间显得有些干净的异常,因为除了床、书柜、衣柜和书桌外就别无他物。桌上没有放着点缀的物品,墙上也没有贴着少年们喜欢的偶像海报,俭朴的就像是暮年老人的房间。

  对此老妈也没少说他,说他应该去当个和尚什么的,几年后一定会是个什么得道高僧。

  而陈蓝也只是对她笑笑,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就是这样,不要多关注别的事,只要照顾好身边的人就可以了。

  不过今天陈蓝走进房间的时候却一眼就发现了一件异样的东西,这不由让他愣了一下。

  那是一封信,端端正正就像是挑战书一般摆在书桌上的信。

  他回过神来,上前拿起,先是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信封,上面没有邮戳,也没有写任何的东西。他望了望大开的窗户,拿着信走到了厨房。

  “妈,这封信你看到过吗?”他问。

  “什么?”杨兰回过头,“信?谁的信?”

  “哦……”陈蓝应了一声,“我知道了,你忙吧,这是朋友给我的,刚才看到被塞在门缝所以来问你一下。”

  “朋友?”杨兰有了兴致,“男的女的?”

  “老妈,别八卦!”陈蓝开玩笑着说,“隐私隐私!”

  “哦哦。”她连忙捂住嘴,眨着眼说,“我懂,孩子长大了嘛。”

  陈蓝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回自己房间,隐约还能听见从厨房传来的笑声。

  再次回到房间后,陈蓝把门锁上,之后坐在书桌前拆开了信封。

  自己住在小区的七楼,信不是老妈放得,而家里除了自己以外也没有人会有钥匙,这就摆明了对方潜入过自己家中,不过现在家中一切正常,没有翻箱倒柜的痕迹。既然他没有向小偷一样翻找钱物,而是仅仅留下这么一封信,这么看来事情不会简单。

  信封里是一张卡纸,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着一些字,陈蓝仔细的看了起来,不过看完后却有些一头雾水。

  上面是这样写的:

  【你好,陈蓝。

  很高兴你能看到这封信,虽然有些话我很想当面和你说,但恐怕短时间内都不会有这机会了。所以我就长话短说。

  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遇见到了你。对于你我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后在一次聚会中,我向我的那些同伴们提起了你,对此他们也很兴奋,所以我们一致决定,会轮流前来拜访,所以希望你能做好迎接一场另类狂欢的准备。

  大概就是这样了,第一位来的是JD,希望你能好好对待。同时也期待着你我的相遇。

  祝你生活愉快。

  角色俱乐部】

  “另类狂欢,角色俱乐部?”陈蓝对着卡纸沉思了起来,他用手指轻叩着桌面,眉头紧皱着。

  这也许不是恶作剧,或许是个提醒。但自己在什么地方被写信的人遇到了?自己和他说过话吗,为什么他会对我敢兴趣?

  JD又是谁,他在信中提到了伙伴,那对方有多少人?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对我感兴趣,我有什么地方吸引到他们了吗?

  轮流拜访是指一个个来人吗?另类狂欢又指的是什么,我该准备什么?

  在陈蓝的脑海中,信中每句话都产生了许多疑问,他开始找出所有的问题,之后分类开始思考。

  此刻陈蓝的大脑正在高速的运行着,他的眼睛紧盯着那张卡纸,右手食指搭在嘴唇上,分析着一切可能出现的事件概率。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房间里除了有节奏的在不停的敲着桌面发出嗒、嗒声以外,再无一点声音,陈蓝的身体也像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的坐了很久。

  黄昏似火,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仅存的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细细长长。陈蓝依旧垂着眼,一动也不动,直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敲门声像是把陈蓝惊醒了,他抬起眼,目光中不带一点感情,那双瞳孔冷峻的就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

  不过也就一刹那,随后他的眼神又柔和起来。陈蓝站起来大声说,“来了来了,别敲了!”

  “在干吗呢?”杨兰探头往里面瞧,“还锁着门?”

  “我在思考人生。”陈蓝用低沉的嗓音开着玩笑。

  “鬼信。”她转身走向客厅,显然对陈蓝的话嗤之以鼻。不过杨兰也没多问,招呼着说,“几点了,快来吃晚饭了。”

  “哦……”陈蓝随手关上门,走向客厅,桌子上已经摆上了清淡味香的饭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