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诱拐小妞

小贤良师 | 发布时间:2021-04-08 14:24:10 | 阅读次数:10489

少不得这畜生的好处,故迄今长的竟比是寻常马匹小不了几分,脚程极健,且聪颖之处如同六七岁孩童,于睿一挥,便踱着碎步,跑到一旁吃草拟来。实无一丝呆笨之处。  而某人骚骚一笑,手提着一黑木匣子,径自朝院墙撞去,恍若石块资金投入水中,荡出几片不不起眼的的军营离会稽郡城外数里,周昕手持王朗手书将令自去点兵不提,于睿此时熟门熟路摸到蔡邕房舍院落之后。。...

  那周大明,本名周昕,扬州会稽郡人,少游京师,师事太傅陈蕃,博览群书,且自幼好武,身长力大,回乡之后,王朗视其师从名门,周氏亦为本地大豪,故授予郡校尉一职,一郡兵丁,尽皆受其节制,平日里征剿山贼海盗,无有不克。

  军营离会稽郡城外数里,周昕手持王朗手书将令自去点兵不提,于睿此时熟门熟路摸到蔡邕房舍院落之后。

  毛驴阿呆自幼为仙家所养,于吉炼丹之术虽远逊于张道陵,却也不可小觑,平日里若有丹药出炉,少不得这畜生的好处,故至今长的竟比寻常马匹小不了几分,脚程极健,且聪慧之处犹如五六岁孩童,于睿一挥手,便踱着碎步,跑到一旁吃起草来。实无一丝呆笨之处。

  而某人骚骚一笑,手提着一黑木匣子,径直朝院墙撞去,仿若石块投入水中,荡起几片不起眼的波纹,便消失不见……

  ********************

  蔡邕在会稽城外的住所两进院落,十数间房舍,后院有一花圃,栽了许多ju花在里边,这个时节开的正艳。

  花圃边靠着墙头的阴凉地里,摆了两张藤制的躺椅,各有一个颇大的抱枕搁在上面,右侧那张藤椅上靠了一个七八岁,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正是蔡邕的小女蔡琰,穿了一件粉红的连衣裙子,头上用彩带绑了两条冲天小辫子,静静的倚在藤椅上,抱着一叠糙纸订成的《列女传》,便是那光禄大夫刘向所编之书,记载了一些昔时贤后贞妇,兴国保家之事。

  左侧一人,便是老头蔡邕,一手拎了一盏红泥小壶,呡着茶水,另一手中也是一卷糙纸订的书籍,却是一本《论语》,每念上一句,微饮一口茶水,毫不逍遥自在。

  “如此看书却比跪坐于案桌前舒爽许多,这人也不知怎生的脑袋,”蔡琰将手中厚厚的书籍放于茶几上,反手将背后的靠枕拉过,抱于胸前。

  “爹爹,于睿师兄莫不是非是那道家练气之士,实是那书中所写的墨家传人?”将可爱的小下巴埋进枕头里,小丫头眯着眼睛与身边的蔡邕道。

  呃……

  思绪为蔡琰打断,盯着手中的两样物什看了半天,蔡邕轻轻一叹,道:“蔡侯造纸之术,早已失传,昔日工匠业已故去,现今士族大夫书信皆是由竹木制简,这纸张虽略有毛糙,却胜过竹简、木简良多,蔡侯纸能重见天日,实乃我等文人之幸,汉室之幸也。至于你师兄是否墨家传人,爹爹也是不甚知晓。”

  若是于睿此刻在此地,闻言必定笑穿肚肠,要知如厕无纸,唯有数根木棍解决是何等悲凉凄惨之事!不做的毛糙些,如何擦得屁股?后来手下道士如获至宝,拿去作书,拓展产业,却非于睿可料,也远非其初衷。

  “还有这藤椅、抱枕、爹爹的红泥小壶,我听人言,会稽城中尚有成衣铺、药铺、茶楼酒肆、书铺,乃至些许猪肉铺皆是那太平观产业,城外数个农庄,还有名曰‘会稽养猪场’、‘会稽养鸡场’,呜……天下奇事何其多也!这般名头琰儿皆闻所未闻。”

  小丫头扳着玉葱般的手指,念叨道:“道士乃方外之人,为何置办如此多的产业,莫不是…莫不是…那些道士既学那黄老之言,又会陶朱公经营之道?昔年陶朱公范蠡助越灭吴,想必有遗宝留于此间,为那太平观道士所得。”

  有甚遗宝!

  那些古里古怪的名头,何止你不曾知晓,爹爹也是头一回听说,还有那会稽大酒店,受邀去过一回,里边的菜肴酒水、物件摆设亦与别处大不相同,一思此,蔡邕连连摇头苦笑道:“你那师兄乃是神仙弟子,胸中韬略非常,又岂是你我可知?”

  蔡邕的敷衍之语,显然难以令蔡琰满意,后者笑道:

  “嘻嘻……师兄既是神仙中人,那为何学琴已逾半年,却连那最为简便的宫商角徵羽也时常混淆?”蔡琰侧着脑袋,嘴角含着笑意。

  “咯咯……此番说来却还比琰儿笨上许多。”小嘴一翘,蔡琰咯咯娇笑了起来。

  “许是你那师兄学习神仙之道,兼受墨家非乐熏陶之故。”蔡邕眉头大皱,心下苦恼,暗忖:你那师兄何止比你笨上许多,为父何曾见过如此愚笨之人,榆木脑袋,一窍不通,一首极为简易的琴曲,学了三百遍有余,仍是毫无曲调可言。半年来简直是对牛弹琴,苦不堪言。

  父女二人正谈话间,家中下人来报,郡守王景兴车架以至门前。

  蔡邕挥手屏退下人,起身对蔡琰道:“你那师兄虽不晓音律,然于数术一道,实乃当时无匹,为父是获益良多,今已能解一元二次方程矣,王太守此番前来,正好与之讨教一二,琰儿且在此处看书,爹爹前去会客。”

  “爹爹自去。”

  待蔡邕走远,正待取过另一只靠枕垫于脑后,刚一转过身来,却见面前围墙如水波一般荡开,从中钻出一个大活人来,小丫头顿时两眼圆睁,木在那里。

  于睿本打算偷鸡摸狗一番,方一出来,却当面装上一个七八岁的可爱丫头,眼睛睁得跟荔枝那般大小,着实吓了他一跳,,反应过来,慌忙一步上前,捂住小丫头嘴巴。结结巴巴,神色慌张的解释道:

  “你不要叫,哥哥…哥哥…只是钻错了门,却不是歹人,不是歹人!”

  罗里罗嗦的解释了一番。

  见这小妞缓和下来,于睿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现在不比以前,如今大半个会稽城百姓都认得他这各太平观的小神仙,这妞要是一喊,穿墙偷窥这事传出去,准是八卦头条,乐子就大了!一世英名付之东水。

  “我送开手,你不要叫,你的,明白?”

  等了半响,于睿见这丫头呆呆的望着自己,暗忖:“这小妞长的到清秀,可这智商……不会是傻子吧?”

  “明白就眨眨眼,哥哥给你糕饼吃,刚出蒸笼的。”

  看来还不傻,于睿见小妞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般噗噗扇个不停,当即松开手,取过一旁的黑木匣子。

  得意的笑道:“保准你没尝过。”极为麻利的掀开盖子,取出一块切割好的豆沙糕塞进小妞嘴里,看着一脸陶醉的小丫头。

  略带哄骗的语气道:“只要你不与人说见过我,这里半匣子的绿豆糕归你如何?”

  “全大汉只此一匣子,别无分号的!”某人不太放心,加油添醋的补上一句。

  这糕点唤做绿豆糕?倒确实不曾吃过。看着眼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神仙师兄,蔡琰不露痕迹的翻了个白眼,你要真是歹人,我岂会不高声呼唤大人?刚和爹爹谈论你呢,将绿豆糕咽了下去,小丫头轻声说道:

  “我自不与人说便是。”

  小模样长的这般可人,声音也如此糯软动听,这老蔡家怎么竟出美人胚子?以后最好随琰儿一起嫁过来,让道爷也享享齐人之福。

  于睿又塞了一块绿豆糕到小妞嘴里,四处打量了一番,心中暗忖:蔡老头的院落,虽说不大,却也有十数间房舍,也不晓得蔡琰住在哪间?万一撞到别的下人,可没眼前这笨丫头容易打发,告到蔡老头那里,岂不平白令道爷丢了面皮,还不如在傻丫头这儿套出点话,来的稳妥,反正以后也是一家人了,先联络联络感情再说。

  蔡琰浑然不知某人内心深处龌龊的念头,瞧着于睿插在后腰的羽扇,抿嘴一笑。

  师兄还是这么一副古里古怪的装扮!

  死了,死了。

  那双弯成新月的眸子,险些要了于睿老命,差点道心失守,赶紧念上几句经文,压下心中邪火。

  无量天尊!差点使得道爷化身沦为万恶的萝莉控,这妞杀伤力委实惊人。

  接连念了三个“无量天尊。”

  方才静下心来,于睿赶紧办起正事,抓着小妞的胳膊,哄道:“小妹妹,你可知那蔡老头的你女儿蔡琰住哪间屋子?”

  呜……师兄他背地里竟唤爹爹为“蔡老头”!

  这小妞怎么又犯起傻来?于睿郁闷不已……等了半天还没反应,情不自禁的捏了捏这丫头滑不溜秋的小脸。

  但见小丫头回过神来,弱弱的指着后边一间房舍道:“琰儿住那间。”

  那间啊!探明方位,某人心中大喜,匆匆奔了过去……跑了几步,心中一突,回过头来,但见小丫头俏笑道:

  “不知师兄还有何事需琰儿作答?”

  “无事,无事。”强笑几声,于睿顿觉头皮阵阵发炸,怨不得这丫头长的这般诱人,只怪刚进来时吃了一惊,智商沦落至史前人猿水准,摆了这么个大乌龙,丢脸丢到家了。

  转身讪笑道:“家师临去吴郡之时嘱我勤习道术,适才途径此处,一时技痒……思及来蔡师居所数十趟,竟不见师母尊颜,冒昧拜访,确实有失计较……”

  讲了半天,却见蔡琰在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黑木匣子,于睿心中暗骂一声:脑子秀逗了!我跟这屁大的丫头扯这些干嘛?

  急急上前两步,将整匣子绿豆糕塞进蔡琰怀里。一屁股坐在蔡邕的那把藤椅上,灌了口茶,说道:“闲着无事,拎这匣子绿豆糕给师妹尝尝而已。”

  “呜呜……”蔡琰坐在一边含糊不清的应着。

  顺手拾起蔡邕留下的《论语》翻了翻,无甚看头!

  “师妹每日便是在这院中看书?”

  费劲将嘴里的吃食咽将下去,蔡琰脆生生的答道:“往日里无此些物件,须跪坐于屋中看书,呜……久了,腿脚甚为酸痛。”

  某人眼睛一亮,笑道:“可曾出去游览一番?”

  “爹爹出门会友,偶尔会带上琰儿。然已有三月未曾出去玩赏。”蔡琰小嘴一撇,略带不满的嘟囔道。

  “今日不学那劳什子破琴,”于睿起身行至蔡琰身前,引诱道:“我等师兄妹二人出去游玩岂不大妙。”

  “可还有这绿豆糕吃?”蔡琰杏仁大眼吧嗒吧嗒扇了两扇,略带希冀仰着脑袋望着于睿。

  于睿看着空空如也的黑木匣子,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蔡老头难不成整日饿着这丫头?端的可恶,拔出腰间短剑,龙飞凤舞般于泥地里留下一行字,一手揽住蔡琰小腰,一蹬地面,拔起丈余,于院墙上轻轻一点,飘然不知所踪。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