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雷击

晔秋 | 发布时间:2021-04-08 18:37:10 | 阅读次数:27302

紧然后就会觉得身后一空,原来是是整个船只分崩离析,他又水压被狠狠地往海底压去,无论怎么使劲地向下争扎都抵御不了这股巨力,越争扎氧气越不绰绰有余,脸色憋的通红,全身像是抽经一样酸疼难忍,有几次真想就这样算了,沉一直这样就什么都不明白,也觉得将近肉体的痛苦和精神一个大浪刚刚过去,海面上猛然冒出一颗人头来,不知道是哪位海员的尸体,沉沉浮浮的好一会,突然伸手抹去脸面上的海水吗?。...

  一分多钟过去了,水山渐渐过去,狂风和巨浪这时才继续回到海面肆虐,比前些时候更加猛烈,似乎要用这种方式,狂暴的发泄着因为在水山面前的怯懦而产生的羞愧。

  一个大浪刚刚过去,海面上猛然冒出一颗人头来,不知道是哪位海员的尸体,沉沉浮浮的好一会,突然伸手抹去脸面上的海水吗?

  仔细看去,原来是张震,这种境况下,他还没有死,命真够大的。

  原来在水山推过来时,他就被撞到了舱壁上,浑身骨头感觉都要断裂了,紧接着就觉得身后一空,原来是整个船只解体,他又水压被狠狠往海底压去,不管怎么使劲向上挣扎都抵抗不了这股巨力,越挣扎氧气越不够用,脸色憋的通红,全身像是抽筋一样酸痛难忍,有几次真想就这样算了,沉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也感觉不到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折磨了,但是心中还有一股强烈的求生意愿,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哪怕是肺中也灌入了海水,也要挣扎到水面去。

  这样与水压较劲了一分多钟,就在氧气耗尽,浑身无力,将要放弃生的希望的时候,头顶压力猛然一轻,他立刻凝聚了最后一丝力气,冲上了水面,随波沉浮了一会后,才缓过来一口气,于是发生了上面一幕。

  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是谁说的?为什么不能应验到我身上?张震遥望着远方感叹道。

  此刻在百慕大的中心,正产生着恐怖的一幕,一道直径达一公里左右的闪电,垂直劈落到海面,紧接着以它为中心,连绵不断的从云层劈下闪电,向四面八方急速扩散开来,虽然威力小的多,但也有十数米粗细了,而整个过称却闻不到一丝雷声,就像是一副炫目的无声动画一样,诡异非常。

  张震心里的感叹刚刚结束,一句脏话还没骂出口,一道闪电就直接打在身上,让他闭上了嘴巴,难道是上帝的杰作?

  闪电加身,历史上不是没有过,相反记录过很多相关事情了,一般情况下人是会立刻死亡,悲惨的变为焦炭。也有例外活下来的,但是别人的例外,恐怕不能用在张震的身上,因为谁也没被这么粗大的闪电抽过啊。

  或者这真是上帝的杰作,可是不信神灵的张震,怎么会被他老人家宠幸了呢?闪电瞬间后消失了,张震紧闭着双目,停止了呼吸,随着海水的涌动而动,却没有一丝沉下去的迹象,有浪打过,他沉下又浮了上来,只是全身的衣服没有了踪影,光溜溜的仰躺在海面上,跟条大死鱼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而且是非常强力的跳动着。

  意识暂时消失,身体在焕发着强烈的生机,打入他体内的那道雷电,不但没有损伤他的肉体,反而像是道大补品,起到了滋润和强化的作用,让他从一个普通人类,从此走上了不凡的道路,只是还昏迷着的张震,还不知晓罢了。

  狂风骤雨不停歇的下了三天三夜,海浪也一波比一波高的向陆地奔涌而去,整个世界,几乎全部陷入了汪洋之中。在灾难初期,人们接到了政府的通知,可对于这人类无法抗拒的威力面前,不管他们如何抗拒,怎样挣扎,绝大部分人的选择也能是唯一,迎接死亡的到来。

  幸存下来的人,一部分是各大国的海军,他们有着坚固庞大的水上舰队,还有能深潜千米的潜艇,一部分则是各国的政要,在灾难的初期,就有飞机接他们到海军舰队里避难,他们,有这个权利和方便。还有一部分就是很幸运的人民了,他们存活下的方式有许许多多,虽然陆地被淹没,但是世界上少数的高山,依然可以露出山尖甚至山峰来,附近的住户或者前往旅游的行人们,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这次劫难,可是住在乡村和城市里的,还有沿岸一带的居民们,他们的命运却是非常悲惨。

  在海岸线附近,滔天巨浪摧毁了它们路过的一切建筑,人腿跑不过海潮的,更是没有那个持久力,而开车逃跑的人们,在大水漫过车身后,只得呆在漂浮起来的车顶上,等待传说中的救援。

  在内陆,开始的暴雨只是淹没了两层楼高,人们躲到更高的楼层里,蛮以为等雨停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惜的是,随后涌来的海水,迅速达到了数十层楼的高度,他们拼命拥挤着别人,甚至不惜把旁边的人踹下楼去,只有强壮的男人才能上了少数高楼顶台上,悲哀的是,不仅是人杀人,海水也在杀人,它们追逐着人群,迅速漫延到了最顶层,毫不停留的继续往上攀登着,人们无助的呐喊,也不能唤起它们一丝的怜悯,甚至连温度都是冰凉冰凉的。

  可是也有另人感动的事情在全世界上演,许多父母为了让孩子有个生存的希望,把家里唯一能找到的,可以漂浮的大件物品塞给了他们,澡盆,木板,桌子,甚至是个大型的塑料玩具,不论是什么东西,那都代表了想要以死换生的亲情,恋人,朋友之间也有许多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在乎的人的事迹,他们难道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他们不想活着吗?

  只要是有完整思想的人,都想,都想好好活下去,可是,他们更想所爱的人,能够好好活下去呀!

  众神那!你们真的要毁灭人类,毁灭世界吗?!我们无罪啊!

  或许是高高在上的众神听到了人类的泣血悲鸣,也或许是发生在人类之间真挚的感情,让他们也有了那么一丝人情味,使得一些人仅靠着简单的漂浮物,也在三天三夜的风暴和海潮中存活了下来,但也只能是这样了,如果没有外界的力量尽快帮助,等到体力耗尽,他们依然难逃一死。

  张震此刻就像是水中一具普通的尸体,沉沉浮浮中随波逐流,似乎这种状态将没有尽头。

  此时灾难已经过去了一天,天阳照常升起,映亮了水面,暖洋洋的空气很是让人舒服,“呜。。。!!!”宏亮辽远的轮船汽笛声响起,这是艘正向张震所在方向驶来的巨大豪华游轮,游轮前甲板上站着十数个身影,遥遥对着张震所在的水面指指点点,原来他们通过望远镜发现了他,只是认为这是具尸体,而且是从岸边漂过来的,于是讨论着陆地上的损失会有多大,死亡多少人,这群出海游玩的人,还不晓得地球已经没有他们所谓的陆地了。

  几分钟以后,轮船来到了离张震百米远的地方,可能有人报告了船长发现尸体,由于这是见到的第一具,他于是下令鸣笛,这是为了哀悼死亡而奏响的音乐。

  沉闷又宏亮的汽笛声蓦地把张震四散的意识震了回来,他睁开眼睛又立刻闭上,白茫茫一片刺痛了眼睛,泪水慢慢滑过脸颊,顺着耳朵滴滴落到海里。他知道这白茫茫是看见了阳光,自己只是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所以不能立刻睁开眼,只能缓缓的适应,但是那泪水不止是因为酸痛,还蕴涵了余生的欣喜和激动,船长他们,可能不在人世了,他心里明白,当时那种情况能生存下来,只能说是上天的眷恋,当他从海底挣扎上来后,几分钟都没再见到有人浮出水面,大概就不能再活着出来了,更可怜舱内的四位同事,估计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永远的消失了意识。

  张震一丝一丝的挪开眼皮,映入眼球的是一个钢铁庞然大物,这是?这是艘船?他的意识刚刚汇拢,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看见的是什么东西。

  有船,得救了,他脑海中立刻得出了这个结论,急忙挥舞着手臂,使劲的大喊着,船上有人听到了呼喊,来到了后甲板探头向下张望,张震的喊声更兴奋了,不仅拼命的舞动手臂,而且为了让别人看清自己是个大活人,脚下还踩着水一蹦一蹦的蹿着。

  甲板上的人见状立刻急匆匆掉头,可是等了一会大船没有停留,依然行驶着,张震不禁焦急的划起水,追随着大船移动,速度竟然非常快,不仅没有被游轮抛下,反而有接近的趋势,并且在水中浸泡了数天的身体也没有一丝疲惫,倒是有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只是一心想追上游轮的张震,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状态。

  游轮又行驶了数海里,才慢慢停止,紧接着放下了一只救生艇,四个男人坐艇而来,这时张震追逐的离船仅有四百多米远了,看到了救生艇前来便停止了游动,一个劲的兴奋大喊道:“嗨!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嗨!”

  此时的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心态,不晓得自己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死关头过后被救,自然会激动不已。

  四个穿着船员工作服的男人把他拉上了救生艇,又披上了一件毛毯,遮盖住他光溜溜的身体,只是心里很奇怪这个被救的人,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大难后的衰弱,反而脸色红润,声音宏亮,湿漉漉的头发更显得人精神奕奕,不清楚的还以为他是刚刚下海游了个泳呢,不过良好的岗位培训使得他们并没有东问西问,立刻调头回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