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一)

yur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21239

日本。耸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故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曾在长崎和广岛两个地方抛掷了两枚原子弹。一场灾难一触即发!导致当地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日本。

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

美国曾经在长崎和广岛两个地方投掷了两枚原子弹。

一场灾难一触即发!

造成当地居民二十多万人因为细菌感染在那场灾难中不治身亡!

当时可谓是惨绝人寰!

其中就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亚惠子(化名),由于她受到细菌感染体内细胞严重坏死,头发不停的脱落着…

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亚惠子依然用自己的爱心呼吁世界和平,希望将来不会再有战争。

因此,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位置建立了一座只属于亚惠子的雕像。她俨然成为了一名和平使者。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来日本观光旅游的游客至少有3000万人次。但是,恰逢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游客们会怀揣着一种友善的心理来到这里瞻仰她。

晚上。七点半,夜幕迟迟落下…

一位中国的女留学生站在雕像的面前用一种敬畏地眼神静静地、呆呆地望着,空荡荡的广场上静悄悄地只有她一个人,晚风徐徐迎面吹来,披肩长发随风飘散开来,心里面总有一种感情无法表达出来,她眼睛里满是泪水。

或许,她是对这个女孩子的英年早逝感到惋惜。花季生命就这样在一场罪恶的战争中香消玉殒。此刻,她心里面被悲伤笼罩着,神情表现出一种淡淡的忧郁。

这个女留学生叫宋梨香,东京大学三年级的学生。

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地叫嚷着在喊道:“支那人……支那人……快离开那儿!”

她回头看见一群日本学生向她走了过来,待到近点,她看见他们胸前别着东京大学的校徽。

学生甲不客气的说道:“你不配来这儿。”

宋梨香问:“为什么?”

此刻,她情绪有些激动,就是因为刚才他们很轻篾的称呼,让她不仅感到不只她一个人受辱,就连整个国家的尊严都被他们无情的践踏着。

学生乙挑衅地,手指着她说道:“下贱,中国人都是东亚病夫!”

宋梨香情绪激动着说道:“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必须为你说出的话语向我,向我的国家道歉!”

学生甲不客气地说道:“别忘了,中国除了地大物博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垃圾。中国每一个人都很懒惰,当一个神圣的国家用一种神圣的信念去拯救你们这些愚昧无知的中国人的时候,你们居然不感恩图报反而来拒绝别人的好心帮助。”

宋梨香怒不可遏地说道:“不要跟我虚情假意的阐述你们的这些歪理。错误的事实是永远不会被承认的。现在,你必须为你刚才的话语向我,向我的国家,向我的同胞道歉。”

学生乙讽刺地笑了笑说道:“什么?道歉。别忘了,你现在站在我们的国土上,在我们的国家里你竟敢如此地放肆。臭丫头!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们就不敢动手打你。”

宋梨香情绪激动地说道:“你…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我会怕了你们,仗着人多势众就可以为所欲为。”

那个学生甲是领头的,他转头对同伴用日语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转头对她一脸坏笑地说道:“这是你自找地。信不信我把你的衣服扒下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嘴硬!”

宋梨香情绪激动地说道:“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个本事!”

他用日语对他的同伴喊了一句后朝她走了过来,步步紧逼着…

本来就十几步的距离。

她此时真不敢想象,她竟然碰到了一群流氓。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凑巧地发生在她身上,她区区一介弱质女流怎么能抵挡那群流氓,更别提男女力量悬殊的问题了,这会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更何况她没大声的呼喊,可能是吓得已经忘记了吧!

此刻,那群流氓还在步步紧逼着,她不断退后直至无路可退,真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

突然一个黑影的出现救了她一命。并且迅速地带着她逃离了广场,就在他们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那个领头的学生愤恨地咒骂了一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他们逃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后,那个女留学生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听到她的哭声,他就很不耐烦地说道:“别哭了。你想把这里的人们一个个地都吵醒吗?”

宋梨香边哭边说:“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能不哭吗?”

他不耐烦地说道:“先别哭了,就当是一次教训。你刚才不还是挺理直气壮地吗,现在,怎么了。甘心当一个泪人儿。”

他掏出一张手帕给她。

“把眼泪擦了,给我先站起来。”

宋梨香擦完眼泪后,站了起来,恢复了情绪平和地说道:“对了。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他无奈地说道:“是啊!你要是再哭下去。我就真的忘了我该叫什么了。”

宋梨香破涕为笑,又擦拭完一遍后,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说道:“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他说:“你什么意思,不是中国人那我就不应该救你了?”

他一脸坏笑的看着她说道:“应该让他们把你的衣服扒光。我也很想看看你的身体。光凭身材就能让我浮想联翩了!”

宋梨香有些生气,伸出手朝他脸上打去并说道:“你真的很无耻啊!臭流氓。”

他接住她的手,没让她打到,懊恼地说道:“拜托!你先搞清楚,是我救了你的,你理应报答我。我到现在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听到。你倒给我这么大的一份厚礼,真是看得起我啊!”

宋梨香娇嗔地说道:“你…谁让你说话气我的。你自找地。”

他说:“行,我自找地。我是不是该说活该啊!那好,那就说再见。不对,是不见。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宋梨香撒娇地说道:“走就走。真的很小气啊!谁要以后遇见你就是小狗。”

她调皮地向他吐了吐舌头。

他挑逗的语气,脸上带着一股邪魅地微笑说道:“对了,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不要反抗!把你扒光了才好,还有,最好在游街示众几天。那样,更能体现你的勇气啊!”

宋梨香生气地说道:“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理你了。”

说完她背过身去。

他没心没肺地说道:“别啊!我不承认我是小狗。更谈不上与狗嘴扯上关系。那以后预祝你天天有这样地好事发生吧。哈…”

宋梨香转过身来娇嗔地说道:“你真是…以后我要理你我就是小狗行了吧!你真的很小气啊!”

他转身欲走。宋梨香急切地说道:“你,你要去哪儿?”

他背过身,淡淡地说道:“你管我去哪儿,我又不跟你很认识。”

宋梨香看到四周黑漆漆地没有一个人,她心里很害怕地说道:“你必须送我回去。”

他说:“对不起,我没这个义务。”

宋梨香弱弱地说道:“我…我害怕。难道你真的忍心把我丢在这里吗?”

她想着心里委屈,急得眼泪直掉,带着哭腔说道:“我只是个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应该保护我。再说,我们还是同胞。你不帮我,难道你心里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