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赎天子使臣

晚来鱼词 | 发布时间:2021-04-27 14:52:19 | 阅读次数:5105

文人胆子小如斯,我大宋又明明轻文轻武,不灭国才怪。”  两人这样说着,后面又跟来一人,插话道:“你们俩人别事不关己就在这里胡说,而如今我朝天子被金人掳去,朝臣大臣一番商讨后,命兵部侍郎陈景陈大人带着金银珠宝去赎圣上,此等重任陈大人都勇于当担,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在寒风中艰难行着,其中一辆马车走的尤慢,且不时有丫鬟端茶送药。。...

  北上寒风凝重,虽已开春,但二月的天气仍旧有些料峭。

  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在寒风中艰难行着,其中一辆马车走的尤慢,且不时有丫鬟端茶送药。

  在那辆行走的很慢的马车前,有两个骑马的偏将一边紧一紧衣领战袍抵御风寒,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说咱们陈大人胆子也忒小了,这刚出汴京城没多远呢,他就吓得昏死过去了两次,要真到了金国的都城上京,他还不得被吓的说不了话,甚至尿裤子啊!”

  “谁说不是呢,唉,文人胆小如斯,我大宋又偏偏重文轻武,不亡国才怪。”

  两人这样说着,后面又跟来一人,插嘴道:“你们俩人别事不关己就在这里瞎说,如今我朝天子被金人掳去,朝中大臣一番商议后,命兵部侍郎陈景陈大人带着金银珠宝去赎圣上,此等重任陈大人都敢于担当,岂是胆小之辈?”

  这人说完,一名身材稍微瘦些的偏将笑道:“张桐张大侍卫,您也太天真了吧,陈大人之前不过是兵部一小小的九品主事,突然升到正四品的兵部侍郎,其中用意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说白了,用这些金银珠宝赎回圣上的可能性很小,朝中那些大臣不过牺牲陈大人做做样子罢了,你还以为陈大人真想当这个使臣啊?实话告诉你吧,我等来时已经得到参知政事汪伯彦汪大人密令,途中严密监视陈大人,以防其逃跑啊。”

  “这……”听到两位偏将的话后,张桐一时间有些愕然。

  而就在三人这样说着的时候,那名一直照顾陈景的丫鬟突然高喊:“醒了,陈大人醒了……”

  陈景醒来的时候瞪了那名丫鬟一眼,然后一把将那名丫鬟从他身上拉走的被褥全部拉到了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因为太冷,他还真想一直装死下去,直到找到脱身的机会。

  他昏死过去是装的,确切的说是不得已才装的,当时他正想逃跑,却被一名侍卫给紧紧盯着,不昏死过去,不足以让他们掉以轻心啊。

  看着那名丫鬟不停的高呼,陈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这么喊着,自己想逃跑就更无望了。

  这时陈景就在心里暗自嘀咕,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好?

  其实,此陈景非彼陈景也!

  现在的陈景其实是穿越来的,他本来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大学教师,放学路过教学楼时,不知被那个没良心的学生扔下的一块砖头砸中了脑袋,等他醒来,就成了一名去金国赎回大宋天子赵佶的使臣陈景。

  时正宣和七年春,公元1125年,如果按照陈景所知的历史知识,这应该是大宋徽宗最后的年号,而现如今的大宋徽宗应该还在汴京城当皇上,今年冬天的时候会禅位给自己的儿子赵桓。

  可他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发现,他所处的时代跟历史上的很不一样,比如,在宣和六年也就是去年冬天的时候,金人灭掉辽国后,直逼汴京,竟然将宋徽宗赵佶给俘虏了。

  具体怎么俘虏的陈景不得而知,现在赵佶被困金国都城上京,金人要大宋派臣子前往谈判赎回赵佶,只是大宋的那些臣子王爷皆因为自己的立场对此有所异议。

  如今朝中,太子赵桓以及众多大臣,皆是想要另立新皇,而康王赵构以及另外一些大臣,则主张赎回徽宗赵佶。

  宰相蔡京觉得大宋天子被俘,臣子不有所作为是为不忠,因此与朝中大臣一番商议,决定派人出使金国赎回赵佶。

  就算赎不回来,也要做做样子。

  因为知道赎回来的希望不大,因此没有人愿意担任这种差事,最后在兵部当主事的性格懦弱的陈景就被选中了。

  可是他实在太害怕了,心理素质也差,刚出汴京城没多久便昏死了过去,以至于成为了现在的陈景。

  现在的陈景性格还是很坚毅的,不过想到此行的危险和艰巨,想到自己刚获得的生命可能马上就要被收回去,他最先想到的是逃,可惜没能逃掉,最后还装昏了一回。

  现在马车四周的侍卫更多,他就更逃不掉了。

  叹息之后,他就只能认命了。

  既然上天再给了他一次生命,想来就是要他有所作为的,现在的大宋正处于水生火热之中,他又怎么能坐视不理?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陈景便开始思考怎么救出大宋天子赵佶,只是他对赵佶怎么被俘的一点都不清楚,对于金国的情况更是两眼一抹黑,就这样拿着金银珠宝去救,能救出来吗?

  “这他妈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陈景忍不住破口骂了一句,那金国好不容易抓住了大宋皇帝,怎么可能轻易就让他被赎回?

  现在的金人野心勃勃,想要灭掉大宋,怎么可能因为几车金银珠宝就放弃这大好机会?

  想到这些,陈景就更忧心了,要是救不出来,大宋他是肯定回不去了,有辱使命,回去后还不得被砍头啊?

  可他又不能待在金国,待在金国就跟个囚犯没有什么两样,而且还会留下恶名,虽然他并不怎么在乎恶名,可被人在后面戳脊梁骨的感觉还真不怎么喜欢。

  一定要救回赵佶,救赵佶就是救自己。

  陈景在心中这样暗示自己,可他越是这样暗示,越对自己没有信心。

  就在陈景这样暗示自己的时候,一支利箭突然破空向马车袭来,利箭穿过车帘射在了陈景头顶的车板上,如果陈景是坐着的话,射中的一定是他的头,不过自从他醒来之后就一支处于半卧状态。

  利箭袭来,外面顿时传来一阵骚动,陈景惊魂未定,但还是高声喊道:“怎么回事?”

  车帘被人掀开,一名侍卫见陈景没事,微微愣了一愣,然后拱手禀道:“大人,有刺客。”

  “我知道有刺客,但本官想知道怎么会有刺客?”

  陈景很不解,他是大宋的使臣,现如今还没有离开大宋,怎么会有人想要杀他?

  就在陈景不解的时候,站在马车上的侍卫突然抽刀向陈景刺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