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只为一见

晚来鱼词 | 发布时间:2021-04-27 14:52:20 | 阅读次数:6328

等吧,金国这是想给我们个下马威。”  “等?可这要等多久。”  “会太久的,他们那就想通过磋商可获取利益,不跟我们磋商又如何能可以得到他们想的东西?”  陈景整体表现的淡然,像是对于救出赵佶一点都不心急,但是在他说着那句话后,又道:“昨天中午,一大早,陈景等人起床后便等着金国皇帝完颜晟的召唤,可是左等右等,等到这天中午,雨已淅沥沥下个不停的时候,金国皇帝也没派人来宣他们进宫。。...

  一夜过后,次日上京城的天气有些阴沉,欲雨未雨。

  一大早,陈景等人起床后便等着金国皇帝完颜晟的召唤,可是左等右等,等到这天中午,雨已淅沥沥下个不停的时候,金国皇帝也没派人来宣他们进宫。

  春雨如丝,夹带着凉意。

  一名叫钱武的侍卫见金国无人召唤,顿时愤怒道:“金人欺人太甚,既然要我们来谈判,可来了却又不见,是什么意思?”

  张桐眉头深锁,而后望向陈景:“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陈景想了想:“等吧,金人这是想给我们个下马威。”

  “等?可这要等多久。”

  “不会太久的,他们既然想通过谈判获取利益,不跟我们谈判又如何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陈景表现的淡然,好像对于救出赵佶一点都不着急,不过在他说完那句话后,又道:“今天傍晚,我们去完颜宗干的府上,你去通知孙三,让他做好准备。”

  “是!”

  “再有,想办法在上京城散布出大宋使臣陈景很会讲故事的言论。”

  “大人是要?”

  “既然金人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如果我们不让他们得逞,又如何能让他们心满意足呢?他们不满足我们就无法展开营救行动。”

  张桐本就是个聪明人,听完陈景这话,立马就明白了过来,如今他们人在屋檐下,自然要顺着别人的要求走了。

  上京的雨有些绵长,傍晚的时候甚至有变大的趋势。

  陈景和张桐两人一番商人打扮悄然出了驿馆,在街头与孙三回合后,立马赶着马车向完颜宗干的府上行去。

  大概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了完颜宗干的府外,陈景递上名帖,言宋朝商人想跟完颜宗干做笔生意。

  完颜宗干看到名帖后,便知是宋朝使臣,而得知宋朝使臣带着东西来了,他心里就有点得意,暗想他们给大宋的下马威成功了。

  命人将陈景等人请到客厅后,完颜宗干才慢悠悠的撑伞走来。

  完颜宗干刚进客厅,陈景等人立马给他跪了下来:“大宋使臣陈景,给完颜大人请安。”

  完颜宗干心中更喜,但脸上却露出一丝惊讶:“你是大宋使臣陈景?”

  “正是,为了得见大人,我等才不得已声称是大宋商人。”

  完颜宗干冷哼了一声:“你们既然是大宋使臣,便应该知道规矩,岂能随便来见本官?”

  “还请完颜大人息怒,我们本想进宫面圣,奈何一直没有接到宣召,臣等打听到完颜大人乃金国皇帝的长子,又是相国,因此便想求一求完颜大人,让我等见一见金国天子。”

  说完,陈景连忙命人将几箱金银珠宝和四个个美人给带了上来。

  完颜宗干三十几岁,样貌清秀,刚才还一脸生气的摸样,可看到那些金银珠宝和美人后,脸色立马变了一变。

  不过很快又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完颜大人笑纳,这几名美女诗词书画样样精通,正可当完颜大人的知己。”

  完颜宗干瞄了一眼那几名美女,心头猛然一动,先不说她们是不是真的诗词书画样样精通,就她们的摸样,便足以令男人为之疯狂了。

  完颜宗干心中暗喜,但却不敢给陈景什么承诺,因此问道:“陈大人的来意是?”

  “请完颜大人帮我们在金国天子面前说说话,看看什么时候能召见我们。”

  “就这些?”

  “就这些。”

  一听陈景只是这么一点要求,完颜宗干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下来:“好,你们回去吧,本官会向父皇替你们说好话的。”

  陈景等人连连称是,可就在他们正要离开的时候,完颜宗干突然问道:“陈大人都去了几个地方?”

  陈景听到完颜宗干这话,心中已是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连忙说道:“我等只来了完颜大人府上。”

  “没去太子府?”

  “没有去。”

  “太子是我父皇的弟弟,你去求他们岂不是更有效?”

  “臣等来的途中,听闻金国太子嗜杀成性,是以不敢去,而完颜大人纯良忠孝,这才来求完颜大人。”

  完颜宗干听到陈景这话,心中更喜,他早有心跟完颜杲争夺皇位,如今听到完颜杲的名声不佳,他又怎能不心喜?

  -------------------------------

  却说陈景等人离开完颜宗干府上后,完颜宗干便立马带着那些金银珠宝进了宫。

  见到金国皇帝后,完颜宗干将大宋使臣找他,以及送了金银珠宝和美女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陈景要他帮忙的事情。

  完颜宗干崇拜汉人文化,更攻心计,他知道陈景来拜访自己的事情藏不住,而为了避免被人怀疑与宋人私通,他必须尽快进宫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完颜宗干将这些事情说了一遍后,道:“儿臣不敢有所藏,因此在送走大宋使臣后,立马就进了宫,如今这些东西,还请父皇定夺。”

  金国皇帝的身体已经很差了,不过此时却有点高兴,点头道:“大宋使臣托你说情,看来我们给他们的下马威生效了,这些珠宝和美女朕都不缺,就赏你了。”

  “谢父皇。”完颜宗干并没有露出多少欣喜神色,因为他早料到情况会是这样,他的父皇身体都这样了,还会要美女?至于钱财嘛,整个金国都是他的,他又何必在乎金钱?

  就在完颜宗干谢恩之后,又问道:“父皇,这召见他们的事情?”

  “钱财和美女你收着,召见他们是一定要召见的,但不急在这两天,朕倒要看看那大宋使臣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是!”

  就在完颜宗干跟金国皇帝在御书房相谈的时候,后宫之中,一名五十多岁的雍容妇人正在让一名侍女梳妆,侍女一边梳妆一边说着上京城中的趣闻。

  “哦,这大宋使臣还会讲故事?”

  “现在京城都这么传呢,具体会不会奴婢也不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