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器成圣》紧急会议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4-28 08:05:19 | 阅读次数:16042

秦南小说名字叫作《炼丹成圣》,提供更多秦南是哪部小说,秦南是什么小说。炼丹成圣小说秦南摘选:秦南低声嘟囔,未明因为。闻言,血皇尬尴的笑了两声,慢吞吞的地说,“为了苏醒过来,我需不每天定时的被吸收一些魂力,这正离你前段时间因为....…...

秦南小说名字叫做《炼器成圣》,这里提供秦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炼器成圣小说精选:“因为你?”秦南小声嘀咕,不明所以。闻言,血皇尴尬的笑了两声,慢吞吞的说道,“为了苏醒,我需要不定时的吸收一些魂力,恰恰离你最近所以......”“所以就吸收我的了?”秦南淡淡的问道,旋即又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些离奇事件,现在听闻血皇这么说,那岂不是和他到有些关系了?随后,皱着眉头看向血皇,疑惑之意不言而喻。看着秦南的表情,血皇一甩头上的长发,“不就是吸收了你一点魂力么,至于这么看我么?”“你什么时候开始吸收的?”秦南压制住内心的冲…

“因为你?”秦南小声嘀咕,不明所以。

闻言,血皇尴尬的笑了两声,慢吞吞的说道,“为了苏醒,我需要不定时的吸收一些魂力,恰恰离你最近所以......”

“所以就吸收我的了?”秦南淡淡的问道,旋即又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些离奇事件,现在听闻血皇这么说,那岂不是和他到有些关系了?

随后,皱着眉头看向血皇,疑惑之意不言而喻。

看着秦南的表情,血皇一甩头上的长发,“不就是吸收了你一点魂力么,至于这么看我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吸收的?”秦南压制住内心的冲动平静的问道。

“三年前吧,我记得一天晚上你的魂海活动突然十分剧烈,从而将我苏醒,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吸收的”血皇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闻言,秦南突然有种坑爹的感觉。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不正是自己因为炼制出兵器,而魂海剧烈波动的时候么?感情这三年来被人叫做废材全然是因为这个不着调的器灵。

旋即,一脸怒意的看着血皇,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但是这种状态仅仅持续了片刻,秦南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事已至此还能怎样?强行平息了心中的怒火,看向血皇的眼神多了一些鄙视。

“那你还会继续折腾我么?”

“咳咳,什么叫折腾你......”血皇尴尬的笑了两声,“既然已经苏醒了,也就不用在吸收了。”

“那样最好!”秦南气鼓鼓的说了一句,扭过头去不再搭理血皇。

看着秦南生气的样子,血皇也有些不好意思。

“大不了补偿你就是了。”血皇开口道。

“补偿?被人叫了三年的废材说补偿就能补偿了?”房间之中传出秦南的咆哮声。

“那我亲自教你炼器如何?”

“炼器谁不会!我三年前就会!你以为......”秦南刚要再次咆哮的声音突然中断,猛地转过头来盯着血皇,“你要教我炼器?”话语间透漏着一丝激动。

众所周知能够得到一个好的老师教授,无疑对自己的帮助十分巨大。眼前血皇竟然说要亲自教自己炼器,这如何能不让秦南感到兴奋。要知道血皇可是活了许久的器灵,又是秦家先祖炼制的器灵,必然对于炼器之法有独到的见解。所以秦南才会这般激动。

看着态度突然来了大急转弯的秦南,血皇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教你炼器,补偿吸收你的魂力还划算吧。”

“划算,划算。”此时秦南正一脸激动地盯着血皇猛瞧,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那你要教我什么炼器秘法?”秦南激动地问道。

看着秦南迫切的样子,血皇显得颇为受用。随后昂首挺胸的说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为之激动地名称。

“血炼”

看着血皇意气风发的样子,秦南隐隐觉得这血炼一定不是一般炼器之法。然而就在秦南想要问血皇什么是血炼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入耳中。

血皇也因为这等变故,急忙钻入了铜片之中。

“万万不能让人知道我的存在。”撂下一句话后,血皇隐没了声息。

闻言秦南赶忙将铜片揣进了怀里,看着门口的方向一阵悱恻,早不来晚不来。就在自己要问血皇传授什么秘法的时候来了。不禁有些生气。

旋即,将房屋整理了一番,拍了拍手推门走出了房间。

刚一推开门,一道身影就撞进了自己怀里。撞得秦南一个踉跄扶住屋门站定大声喝道,“慌什么,什么事快说。”

闻声,扑进怀里那人连忙道歉,后退了几步。

“大少爷,族长让你马上去会议室一趟,说是有要事。”

闻言,秦南心里泛起嘀咕。父亲是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会在炼坊练习,一般不会打扰,现在这么着急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旋即顾不上责怪下人的莽撞,快步朝会议室走去。

当秦南走进家族会议室的时候,透过敞开的房门已然能够看到此时的会议室之中已经坐满了人。但是没有丝毫的交谈声传出,气氛沉闷异常。

秦南意识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旋即快步走了过去。

当秦南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转向了自己,这不禁让秦南有些紧张。看了一眼大厅首位上端坐的父亲,秦南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走到父亲身边的时候,父亲一只手中攥着一张信笺,另一只手揉着紧皱的眉头,正在发呆。竟然没有发现走进的自己。

直到秦南出声喊了一句父亲的时候,秦川这才回过神来。

“南儿,来了?坐吧。”伸手一指旁边的椅子,示意秦南坐下。

但是秦南没有照做,而是指着父亲手中的信件说道,“这是什么?”

闻言,秦川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将手中的信件收了收,开口说道,“没你的事,安生坐下。”

就在秦南不知所措准备就座的时候,大厅之上的一位家族长老突然站起身来,瞥了一眼秦南阴阳怪气的说道。

“既然少爷已经来了,那这件事还是让少爷知道的好,毕竟人家点名要找少爷。”

此言一出,立刻引来很多人的附和声。

这让秦南更加的疑惑了,疑惑的看着开口之人,说道,“二叔此言何意?”

“问你父亲。”那名被秦南唤作二叔的人,哼笑道。

闻言,秦南不解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但是秦川只是抿了抿嘴,没有吱声。让秦南更加的好奇,趁父亲不注意一把将那封信抢了过来,然后飞快的打开读了起来。

秦川始终没有做什么动作。

“风家风尘,斗胆向贵公子秦南讨教一二,落败者向对方支付一处产业,不知贵公子可敢应战?”

信中只有寥寥数字,所以秦南就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当读完最后一个字时,秦南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攥在一起,心中生出一团怒火。

这个风尘,乃是白石镇一霸风家的长子,说起来与秦南的身份类似。但是和秦南不同的是,风尘虽然不会炼器,但是其在修灵一途的天赋极佳。年仅十五岁就已经是淬体第九重,距离聚灵仅有一步之遥,仅这一点就足以傲视很多的同辈之人。

在这片大陆之上,未进行聚灵之前乃是淬体期,共分为从一到九九重级别。且不说聚灵期以上的修为如何,单单说着淬体期的九重级别之间每一级都有着巨大的差别。

因为炼器方面的变故,秦家也曾让秦南转而修炼灵力,但是结果依然是失败,修灵速度也是异常缓慢,十五岁才淬体四重,比起风尘足足差了五个小级别,实力悬殊。世人皆知一个淬体期第四重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第五重的,更何况淬体九重的人物。

所以看完这封信后,秦南怒火中烧。风家向来与秦家不和,更仗着其白石镇一霸的地位,与秦家摩擦不断。但是因为秦川身为众人敬仰的炼器师所以平日里只是些小恩怨。

然而如今竟然想要借着家族年轻一辈的较量来变相侵略秦家,这就让秦南有些气愤了。

但是生气之中又有一些无奈,谁让自己发生这种变故,不但炼器之路发生意外,在修灵上也低人一等。抬头扫了一眼用各种眼光看待自己的家族中人,秦南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秦南犯难的时候,血皇气愤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

“这战若是不应,那我秦家的脸就要被你们丢尽了!”

闻言,秦南心中一怔。悄然在心中传声道,“你能帮我赢了这场战斗?”

顿时,心中传来血皇的冷哼声,“打败他爹都不在话下!”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