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器成圣》淬体七重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4-28 | 阅读次数:21730

秦南小说名字叫作《炼丹成圣》,提供更多炼丹成圣秦南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炼丹成圣秦南比较完整版。炼丹成圣小说秦南摘选:秦南怔了怔。那就血皇指出这东西因为买下,那肯定是有肯定的价值。因为已不再迟疑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张金卡递到了那名…...

秦南小说名字叫做《炼器成圣》,这里提供秦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炼器成圣小说精选:听闻血皇的话语,秦南怔了怔。既然血皇认为这东西应该买下,那一定是有一定的价值。所以不再犹豫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张金卡递到了那名男子手中。“这灵兽尸体,我要了。”那人看了看秦南所指的灵兽,有看了看秦南手中的金色卡片,撇了撇嘴道。“我就是随便说说,还真有人愿意买,一定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哥竟然这么大方。”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卡片上轻轻一划,又交给了秦南。闻言,秦南抽了抽嘴角,感情这家伙是在讹诈。但是金卡都递出去了秦南也只好打碎牙…

听闻血皇的话语,秦南怔了怔。既然血皇认为这东西应该买下,那一定是有一定的价值。所以不再犹豫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张金卡递到了那名男子手中。

“这灵兽尸体,我要了。”

那人看了看秦南所指的灵兽,有看了看秦南手中的金色卡片,撇了撇嘴道。

“我就是随便说说,还真有人愿意买,一定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哥竟然这么大方。”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卡片上轻轻一划,又交给了秦南。

闻言,秦南抽了抽嘴角,感情这家伙是在讹诈。但是金卡都递出去了秦南也只好打碎牙往肚里眼,接过卡片拎起那具灵兽尸体愤愤的向家中走去。

回到家中,秦南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可恶!”

就在这时,血皇轻飘飘的从铜片之中飞了出来。看着生闷气的秦南笑道,“你小子又没吃亏。”

闻言,秦南扯着嗓子喊道,“五十万金币买个二阶灵兽死尸,还不吃亏?”

“谁说这是二阶灵兽了?”

血皇,一句话让秦南气愤的尖叫声戛然而止。紧紧盯着血皇说道,“你的意思是?”

此时血皇围着地上这具尸体绕了几圈,摸了摸灵兽的身体,缓缓开口,“看其身上没有明显伤痕,而且体内还残留着剧烈的灵力波动,应该是突破关头出了意外而死。但是巧的是,刚突破就死了。”

闻言,秦南噌的一下跳到那具灵兽跟前,断断续续的说道,“三阶......灵兽?”

“没错”

听闻血皇的回答,秦南一下子兴奋地跳了起来。要真是三阶灵兽,那这五十万金币还真算不上什么。要知道三阶灵兽那可是相当于人类修灵士地灵境的水准,其身体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二阶灵兽。

秦南曾听人说过一个成熟的三阶灵兽的价格在拍卖会上炒到几百万金币都不止,就因为其对于地灵境的强者来说都极具诱惑。若是其体内精华被一名地灵境的强者完全吸收掉,一定能让其修为再上一层楼。甚至突破一个小级别都不奇怪。

眼下自己竟然花了几十万金币就买到一具三阶灵兽的尸体,当真是捡了天大的便宜。旋即刚才愤愤的心情一扫而光,暗暗嘲笑那名出售给自己灵兽尸体的男子有眼无珠,贪小便宜吃大亏。

就在秦南兴奋的档口,血皇却从铜片之中掏出了一个一人多高模样破败的鼎炉,砰地一声放置在了屋内的地板之上。

秦南也被突然出现的鼎炉吸引了过去,伸出手抚摸着血皇取出的鼎炉的表面,一点点的铜锈慢慢剥落。秦南忍不住一头黑线的说道,“拿这破铜炉做什么?”

闻言,血皇叮的一下赏了秦南一个爆栗,咆哮着说道,“从哪看出这是破炉子了,这个是当年秦家先祖用过的鼎炉,你小子也太不长眼了。”

捂着吃痛的脑袋,秦南撇了撇嘴小声嘀咕,“哪里不像破炉子了......”

但是血皇这次却没有理会秦南,自顾自得对着铜炉摆弄了一番,片刻之后转过头来对着秦南说道,“进去。”

“进去......”

秦南正犹豫着血皇在搞什么名堂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大力将自己托了起来投入了铜炉之中。

“给我进去!”血皇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

然后铜炉之中传来秦南的咆哮声,“这也有强迫的吗?”大声地喊了几句之后,秦南意识到一个问题。似乎这老家伙根本不想理会自己,喊了半天竟然没有动静,不禁有些气愤。生气的捶了一下身边的铜炉内壁,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响声。

只有头顶的炉盖缝隙传来一丝光亮,秦南就这样盘膝坐了下来,看看血皇在搞什么鬼。

就在秦南等的不耐烦的时候,血皇终于说话了。

“小子,忍住啊!”

秦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周围的温度迅速攀升。一会儿铜炉之内的空气都变得滚烫,烫的让人无法呼吸。秦南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搞得不知所措。只是用力的吸着铜炉之中仅剩的空气,即使很烫。

就这样秦南在这一丁点的空气快被消耗一空的时候,头顶的炉盖突然大开。一股粘稠的血腥的**被倾倒下来,落了秦南一身。秦南嗅了嗅身上的血红色**,发现是那头三阶灵兽的气息之后。

又是一声咆哮,“脏不脏啊。”

但是仅仅一瞬间,炉盖又被重重关上,这次被关的很严,漆黑一片。秦南只感觉到身上的灵兽血液在这高温中慢慢的被气化,一点点的化为血腥的气体,飘进自己的鼻孔之中。

只是一瞬间,一种直冲头颅的剧痛就瞬间传来。血腥味气体进入身体内部之后,秦南吃惊地感觉到其竟然在其体内乱窜,甚至可以说是横冲直撞。每动一分秦南都痛得倒吸一口冷气,可想而知这乱窜的东西会到来多么剧烈的疼痛。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似乎这些被气化的血液不知沿着鼻孔进入了,身上的毛孔传来一阵微痒,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其中钻入身体。慢慢的万千毛孔都被打开,一种难以忍受的痒痛瞬间传遍全身。

又痛又痒,现在的秦南只有一种念头就是还不如死掉,但是偏偏又不能。他知道这一定是血皇口中的血炼,是能够提升自己的一种手段。

但没想到的是,这手段竟然如此残忍。在剧痛与瘙痒的夹击下,空气慢慢被耗尽的时候,秦南的意识开始模糊,而后两眼一黑昏迷了过去。

血炼仍旧继续。

当秦南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感受到周围不再是那种滚烫的感觉,身体也没有那种折磨之后,秦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布置,熟悉的味道。秦南晃了晃晕眩的脑袋慢慢直起身来。一眼就发现了正一脸傻笑盯着自己的血皇,吓得一个激灵。

但是血皇依旧笑而不语。

秦南疑惑的顺着血皇的目光,朝自己的身上看去。当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微弱的红光之后。秦南先是尖叫了一声,然后又很快冷静下来。

用力挥了挥拳脚,感受着体内充盈了许多的力量,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猛地将目光转向血皇,“我......进阶了?”

“淬体第七重,感觉怎么样?”血皇笑呵呵的说道。

闻言,秦南顾不上穿衣服,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

但是,意外发生了。

自己的贴身侍女正好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看到**的秦南在房间里乱蹦的瞬间,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