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文艺》第三章 阿楚姑娘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8 09:55:40 | 阅读次数:18490

大叔的文艺小说名字叫作《大叔的文艺》,提供更多大叔的文艺小说书名,大叔的文艺小说。大叔的文艺小说大叔的文艺节选: 坐在天桥中间,喝着老板刚送的啤酒,撸着为数不多的肉串,再看一看桥下穿行的车灯和街景中的霓虹。夜风轻轻地…...

大叔的文艺小说名字叫做《大叔的文艺》,这里提供大叔的文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叔的文艺小说精选: 坐在天桥中间,喝着老板刚刚送的啤酒,撸着为数不多的肉串,再看看桥下穿梭的车灯和街景中的霓虹。夜风轻轻吹着,内心无比温暖的同时,子安心中竟生出一股,这种生活其实也不错的念头。转念间,他又把这种想法的苗头掐灭。暗暗告诫自己,他的生活不该这样,这只是为了以后的沉淀与积累,他不能沉迷其中。上辈子已经过了几十年碌碌无为的生活,这辈子说什么也得换个活法,体验一下更精彩的人生。这一夜的睡梦中,子安梦见了过去,也梦见了未来。他看到…

坐在天桥中间,喝着老板刚刚送的啤酒,撸着为数不多的肉串,再看看桥下穿梭的车灯和街景中的霓虹。

夜风轻轻吹着,内心无比温暖的同时,子安心中竟生出一股,这种生活其实也不错的念头。

转念间,他又把这种想法的苗头掐灭。

暗暗告诫自己,他的生活不该这样,这只是为了以后的沉淀与积累,他不能沉迷其中。

上辈子已经过了几十年碌碌无为的生活,这辈子说什么也得换个活法,体验一下更精彩的人生。

这一夜的睡梦中,子安梦见了过去,也梦见了未来。

他看到自己在聚光灯下的辉煌,看到了相知相伴的姑娘,也看见了儿女成群,子孙满堂。

第二天,很早起来的子安,仍旧在天桥弹着吉他唱着歌。

在这里,他没有那么多顾虑,想着要什么人喜欢,唱的全是自己喜欢的民谣歌曲。

也许是还比较早的原因,天桥上路过去上班的人,并没有下午那么匆忙。

偶尔还会有那么一两人驻足,听他歌唱。

只是当听见子安唱的,都是他们不熟悉的民谣后,又会很快离开。

一早上的演唱,也不是全无收获,黑色礼貌内还是有人放下了三块五。

不多,却够他早上吃一顿好的了。

如果节约一些,甚至能满足他一天的生存需求。

下午的行程如前几天一样,寻着一些酒吧,想要先找份稳定收入的工作,赚几天的钱。

可惜结果还是跟前几天一样不如人意。

黄昏时刻,还未完全入夜,子安再次来到烧烤摊对面的马路。

这是昨天走之前与刘兵约好的。

“来了?”

见到子安,早就准备好了摊位的刘兵,见还没有什么客人,过来与他打了一声招呼。

“来了。”

“还是昨天的歌?”

“嗯,也有两首新的。”

“你跟我来一下吧,我给你准备了一点小东西。”

看着说完这句就转身过去的刘兵,子安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不过他还是跟上了刘兵的脚步。

“这......”

当来到店内,看着眼前的移动音响设备,他瞬间有些哽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就这样靠着肉嗓在对面唱,这边不竖起耳朵听,完全听不清楚,你这样让我烧烤的时候怎么听得见你的歌。”

刘兵玩笑着说道:“只是设备有些陈旧,有些简单,还希望你不要嫌弃就行。”

再三感谢后,子安在刘兵的帮助下,把设备拖到了对面,装备了起来。

“你先忙吧,我也过去忙了。”

似乎有些受不了子安一直感谢的样子,刘兵摆了摆手,借口过去了自己的摊位。

摇摇头,子安也没再说什么,而是把这份感激放在了心里。

把昨天的几首歌又唱了一遍,试了下音响,效果还不错。

对面的刘兵也是挂起微笑,竖起了大拇指美赞了一番。

“你好,请问你这里能点歌吗?”

刚唱完一首蓝莲花,一位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来到了子安面前:“我昨天晚上在朋友圈看见你唱歌的小视频,我很喜欢你的歌声。”

这位男子整体收拾得干净利落,神色却有些疲累与落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第一眼,子安脑海中就蹦出一句前世的“名言”——一个男人如果郁郁寡欢,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为金钱,一为感情。

“谢谢!”

子安并没什么深究询问的意思,浅浅的鞠了一躬,感谢完对方的夸赞后,又继续说道:“不过市面上流行的我基本不怎么会,真是不好意思!”

“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说说想听关于什么的,我看看我会的那些歌里有没有你符合你心意的。”

“100块钱点一首歌够吗?”

年轻男子仿佛没听见子安的解释,直接从钱包抽出一张崭新的100元,放到子安面前的礼帽内。

“能唱一首关于爱情的歌吗?”

果然是关于爱情,男子的话,印证了子安的想法。

不过关于爱情的故事和类型太多,子安并不能确定年轻男子的爱情故事是怎样。

“那是你的初恋?”

开唱前,子安终究还是问了一句。

怎么说,这也算是自己名义上被点的第一首歌,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纪念,他希望自己的歌,能够抚慰一下对方的心。

虽然这有可能勾起对方的伤心往事。

也许是被子安的突然发问击中了内心,年轻男子愣神了好一会,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子安,好几次欲言又止。

“我们是一个村的,算得上青梅竹马。”

也许有着千言万语,但到最后,年轻男子只说了这一句,就低头不再说话了。

“在距离城市很远的地方

在我那沃野炊烟的故乡

有一个叫烽火台的村庄

我曾和一个叫阿楚的姑娘

彼此相依一起看月亮

嗅着那桂花淡淡的香

......

阿楚姑娘

......

阿楚姑娘

......”

没有再说话,子安直接唱了起来。

从平淡到高潮,一首梁凡的《阿楚姑娘》被子安温柔诠释。

少了一些惆怅若思的情绪,更深沉了一分遥遥的思念。

低着头,听着歌的年轻男子,像是被击中了一枪,直入心房,久久无语...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好一会,平复了一些心情的年轻男子才抬起头,轻声问着子安。

似乎刚刚发生的是一场不真实的云烟,只有哽咽的言语,昭示着一个男人曾决堤过的泪水。

“阿楚姑娘!”

“阿楚姑娘,阿楚姑娘...”

年轻男子反复念叨着这首歌的名字,想要从中抓住一些什么,却又似乎遥不可及,无能为力。

“你也有这么一位姑娘吗?”他又问着子安。

他感觉,这首歌完全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可他又并没讲过自己的故事,子安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写成了这样一首歌。

即使女孩和村庄的名字不一样,但他感觉这就是自己的故事。

这一问,期待中又有些不安,想要有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之人,却又不相信世间有如此巧合之事。

子安很理解男子的想法,一首歌,一个故事,总能在某个瞬间击中你的内心,这也是他那么深爱民谣的原因。

“我有...”

刚刚说出这两个字,子安就看见了年轻男子的复杂表情,他并没有停顿,而是继续说道:“不只我有,你也有,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或曾有那么一位阿楚姑娘。”

“她温柔、善良、楚楚动人,她的一颦一笑都牵绊着我们所有的心思,让我们着迷、眷念、无法忘却。”

“你认为你是歌中人,他也认为他是歌中人,那都是因为歌曲勾起了我们情绪上的共鸣,所以,不要问我阿楚姑娘是谁,因为我也不能确定她是谁。”

“不要太惆怅,希望我的歌能带走你的悲伤。”

这是子安来到这个世界后,说话最多的一次,也许是为了安慰年轻男子,也许是为了让他明白自己的歌。

也许——为了爱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