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文艺》第四章 赵恒的躁动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8 | 阅读次数:23669

赵恒小说名字叫作《大叔的文艺》,提供更多赵恒是哪部小说,赵恒是什么小说。大叔的文艺小说赵恒摘选:赵恒是吉市一家地方电台的主播。从本科毕业就,他就从事于这个行业,从半夜奋斗拼搏到了午后,即便算不上黄金档,那是一个大翻过。很…...

赵恒小说名字叫做《大叔的文艺》,这里提供赵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叔的文艺小说精选: 赵恒是吉市一家地方电台的主播。从毕业开始,他就从事这个行业,从深夜奋斗到了午间,即使算不上黄金档,那也是一个大翻越。很多人以为他是喜欢这个行业,所以就算知道这个岗位没什么大前途,仍旧一呆就是八年,资历也从愣头青的新人,混为了老一辈“革命家”。当然,他自己也这么认为。每天定点上下班,上班的时候录录节目,玩玩电脑,下班了跟一帮同事哥们出去喝喝酒、撸撸串、吹吹牛。工资算不上高,但日子在很多人眼中,也算是过得潇洒。今天如往常一…

赵恒是吉市一家地方电台的主播。

从毕业开始,他就从事这个行业,从深夜奋斗到了午间,即使算不上黄金档,那也是一个大翻越。

很多人以为他是喜欢这个行业,所以就算知道这个岗位没什么大前途,仍旧一呆就是八年,资历也从愣头青的新人,混为了老一辈“革命家”。

当然,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每天定点上下班,上班的时候录录节目,玩玩电脑,下班了跟一帮同事哥们出去喝喝酒、撸撸串、吹吹牛。

工资算不上高,但日子在很多人眼中,也算是过得潇洒。

今天如往常一样,准备录中午的节目,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录音棚也还有人,来得比较早的他,无聊坐在门口刷着手机。

很快,他被一个小视频吸引了。

视频的封面,是一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

别误会,他可没什么特殊爱好,吸引他的,是男子手中的一把吉他和面前放在地上的礼帽,很常见的流浪歌手打扮。

说吸引,不如说是职业习惯。

赵恒是做音乐类节目的,对于这样的流浪歌手一般都很留意,因为他觉得像这种靠卖唱讨生活的人,对流行音乐的敏感性还是不错的。

毕竟为了生活下去,他们也会用心去钻研,考虑哪些歌曲更容易被大众接受。

这种想法,和他们节目是不谋而合的。

赵恒以前也经常干这种事,去大街上听一听,看一看哪些流浪歌手的歌曲和风格更吸引观众。

甚至他还专门做过一期流浪歌手的节目,请一些比较受欢迎的流浪歌手来录制节目,现场演唱。

别说,偶尔来这么两期,节目效果还是不错的。

点开小视频,貌似隔着马路拍摄的,所以画面不是很清晰,偶尔呼啸而过的汽车,还遮挡了画面,掩盖了歌声。

可即使是这样,还是让赵恒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那一声声的“DiLiLi......”;那歌声中梦想仗剑天涯的少年,那纯真美好的年代,一切的一切,在他脑海中回旋,无法散去。

让他原本平静的心,躁动不已。

似乎勾动了他内心深处,那不为人知的“**”。

额...文艺点的说法,那就是“这首歌唤醒了他那被岁月掩藏住的梦想”。

“恒哥,想什么呢?轮到你了。”

就在赵恒还沉浸在自己热血澎湃的世界时,一个人摇醒了他。

原来是前面那个已经录完了,轮到他进录音棚录节目了。

“哎哟,赵哥啊,今天来得挺早的啊!”

在赵恒准备进入录音棚的时候,刚刚从录音棚出来的人主动跟他打起了招呼。

如果是没见着画面,只听这声音,还以为两人关系不错。

只是赵恒看见对面那人后,瞬间黑起了脸。

没办法,他就是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完全藏不住自己的心思。

也难怪,任谁被一个二十郎当岁的毛头小子抢去一档好节目,心里都不会很爽。

只是有些人藏得住罢了。

如果说各凭本事,那抢了也就抢了,赵恒一个屁都不会放,还会真心恭喜对方。

可是玩阴的,拼后台,赵恒怎么想怎么不爽,故而对着这年轻人根本没什么好脸色。

理都懒得理,准备直接穿过他。

“哼,给脸不要脸,小心我让你在这待不下去。”

在两人擦肩的时候,他耳边响起了一句话,想都不用想,赵恒都知道这句话中让自己待不下去的方法是什么。

无非就是利用他舅舅的职权,以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逼迫他自己离开。

如果是以前,赵恒多半会不理他,摆出一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风范,以不变应万变,慢慢来斗。

但是今天,他不想这样了,他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是吗?我还真是期待你怎么让我待不下去,可惜啊...”

“可惜什么?”青年男子果然很吃这套,追问着。

对于赵恒那故作神秘的话语,他还真是很是好奇。

“可惜你没机会了,想知道?想知道就听我一会的广播吧!”

调笑着丢下这句话,赵恒也不再理他,直接朝着直播间走去。

与往常一样的开场白,与往常一样的节目流程,与往常一样的观众互动,直到快结束了,所有的一切,都与往常没什么区别。

唯一有些区别的,可能就是多了一个他刚刚忽悠过来的听众。

“哼,故弄玄虚!”这位听众此刻正表达着自己的不屑。

“与往期一样,节目的最后,我再给大家推荐一首歌。”

一样的结束语,似乎赵恒刚刚对着青年的放话,真的只是为了“调戏”一下他。

“不过...”

就在青年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直播间里终于传来了与往常不一样的东西,让他再次驻足听了起来。

“不过今天这首歌有些特别,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也不知道演唱者是谁,我手上也没有无损的音源,甚至没有这首歌的完整版...”

这一下,不止青年懵逼了,外面听着的人都懵逼了,搞不清是什么状况,这与台本上设定的完全不一样啊。

这时候不止他们,估计电台那边的听众朋友也是一脸懵逼,这尼玛不按套路出牌啊,这样的歌,你居然还敢推荐?

可这一切,此刻的赵恒根本不关心,他脑海中现在只有这首歌。

拿出手机,再次点开那还未退出的朋友圈中的小视频,嘈杂的声音通过电台传播到吉市的各个角落。

“......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影踪

嘀嘀...(汽车的鸣笛声响起)

曾让你遍体鳞伤

DiLiLi...

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DiLiLi...

有难过,也有精彩

......”

视频很短,很快就放完了,就在大家以为赵恒会如往常一样读出结束语的时候,他却又说出了一段出人意料的话。

“这首歌虽然不完整,音质也很嘈杂,但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唤起了我一片死寂的心,所以今天...”

“所以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为大家播音了,我决定辞职,我要先去见一下这首歌的演唱者,感谢一下他,然后我也要去仗剑追寻我少年时的梦想...”

“谢谢大家这些年的陪伴,我们...再见...”

当赵恒说出“再见”二字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丝不舍,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挣脱束缚的轻松。

赵恒是轻松了,可直播间外,刚刚与他争锋相对的青年,却已是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想到赵恒说的“惊喜”是这个。

一个大家以为会一辈子待在电台的人,突然之间就说辞职了,还是在播音的时候,当着所有的听众宣布。

虽然这与他的目的一致,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感觉到一丝丝憋屈。

不过赵恒可没时间理会他的憋屈,他现在只想赶紧打一份辞呈递上去,然后实行自己刚刚说的计划,越快越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