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文艺》第十章 民谣遗者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8 | 阅读次数:14075

张磊小说名字叫作《大叔的文艺》,提供更多大叔的文艺小说,大叔的文艺在哪看。大叔的文艺小说张磊摘选:张磊!”在那更年轻人唱完歌,准备好离开了的时候,子安张口叫住了他。至于名字,毕竟是刚在那块黑板上看见了的,连歌名都明白了,叫…...

张磊小说名字叫做《大叔的文艺》,这里提供张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叔的文艺小说精选: 没有如愿排到队,子安也没有另找一地方去卖唱。而是回到了孟子身边,开始欣赏起那些同行的表演。好好研究同行的表演,也是他需要了解、学习的东西,既来之,则安之,他也不差这一晚上的赚钱时间。更何况,以这两天的经历来看,能不能赚到钱还两说。一个接一个的演唱者上场,几乎都是流行和摇滚风格,偶尔会来几个爵士改编。水平有高有低,大家的欢呼也是有好有坏。只是让子安失望的是,他看了两个小时,各种各样的曲风,就是没有民谣。看来这个世界对“…

没有如愿排到队,子安也没有另找一地方去卖唱。

而是回到了孟子身边,开始欣赏起那些同行的表演。

好好研究同行的表演,也是他需要了解、学习的东西,既来之,则安之,他也不差这一晚上的赚钱时间。

更何况,以这两天的经历来看,能不能赚到钱还两说。

一个接一个的演唱者上场,几乎都是流行和摇滚风格,偶尔会来几个爵士改编。

水平有高有低,大家的欢呼也是有好有坏。

只是让子安失望的是,他看了两个小时,各种各样的曲风,就是没有民谣。

看来这个世界对“民谣已死”的概念,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就连流浪歌手这么聚集的地方,都听不到一首偏民谣的歌曲。

就在子安失望,欲要离开的时候,熟悉的吉他声响起,这回不同于摇滚的狂躁,不似流行的畅快。

一种无名的感应出现在子安心头,告诉他,这应该就是他所期待的。

“手腕时针划着圆

他说那些是丢失的从前

买糖的小车

悠悠驶过了街边

拥挤热闹的街头

小伙伴们扇着小画片

......

母亲拈着针和线

老爸点着叔父递过的烟

茶几里藏着

舍不得花的零钱

哥哥翻开我的书

说唐诗也曾背过几遍

......

今夜千家月又圆

......”

歌曲还未完,但子安已经浑身颤动起来。

简单朴实的歌词和曲风,轻轻的吟唱,毫无疑问,这是一首正宗的民谣,也是子安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听见别人唱民谣歌曲。

还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所演绎的,这怎能让他不激动,不兴奋。

即使这首歌的曲子还有待推敲,但这并不影响什么。

子安感觉自己就像是行走荒漠多年,终于遇见了同类。

“张磊!”

在那年轻人唱完歌,准备离开的时候,子安开口叫住了他。

至于名字,当然是刚刚在那块黑板上看见的,连歌名都知道了,叫《从前》,很贴切的名字。

“你认识我?”

张磊情绪有些低落,他想过自己选的这条路很艰辛,但却未想到会艰难如此。

刚刚一首歌唱完,大部分都是喝倒彩的,寥寥几人鼓掌,也被淹没在那声潮之中。

他现在只想回去自己租的小房子,蒙头睡上一觉,然后好好考虑一下,想想究竟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是不是真的要向命运低头。

“我叫子安,以前不认识,但现在认识了。”

子安的自报家门并没有让他放下戒备,对于一个陌生人突然的招呼,张磊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是我来到这个世界,遇见的第一位民谣歌者,很庆幸,我也是位民谣歌者。”

“哈哈哈,当然,这是我自己对自己的称呼。”

“刚刚那首歌是你自己创作的吗?”

许是这段时间太寂寞,猛然间遇见一位同类,子安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完全没意识到面前这位青年已经魂游天外。

虽然很奇怪,眼前这个满脸胡渣的大叔口中的“来到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但此刻的张磊根本无暇顾及,满脑子里全是那句“我也是位民谣歌者”。

他现在的心情,跟子安刚刚听到他的歌声时如出一辙,激动、兴奋,又有些难以置信。

“大叔,你说...你也是民谣...”

“是的。”张磊还没问完,子安就伸出手再次介绍了一遍自己:“我叫子安,一位自诩‘民谣歌者’的流浪歌手,很高兴认识你。”

至于张磊口中的“大叔”称呼,子安早在来燕京的火车上,就被那一帮高三毕业生给生生灌输,完全接受了。

“你好!”

张磊同样伸出了自己的手,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一刻对他意味着什么,直到后来回忆起这一刻,他只用了四个字来形容——神之援手。

当然,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两人,还只是刚刚认识,不过却有着满腔的话语,想要于眼前之人分享。

“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

“好啊!”

子安的提议很顺利被张磊赞同。

——

“干杯!”

一家路边大排档,两个相差六七岁的男人,开心的碰着杯,满面的相逢恨晚。

交谈中,子安也对张磊有了一些了解。

与子安一样,他也是个流浪歌手,成绩还不错的他,因为各种原因辍学,靠着手中的吉他讨生活。

因为小时候第一次听见民谣歌曲时的心灵震动,他立志长大后也要成为一位耀眼的民谣歌手。

可惜,还不等他长大,民谣就由最鼎盛的时期,走向了衰落,直至深渊。

说是鼎盛,其实也就是比现在这种状态要稍稍好一些,起码还有着几个出名的民谣歌手,市面上也有着专门的民谣专辑。

不过,即使这样,张磊也没放弃过自己的民谣梦,他仍旧热爱,坚持学习,自己创作、练习。

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带着民谣,从深渊再次走向辉煌。

事与愿违,没有经过系统学习的他,再加上大环境的影响,别说带着“已死”的民谣“复活”,就连养活自己都只能算勉强。

可就是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下,他依然如同一个战士一样奋斗着,并没有放弃,只是把那目标深埋心底,不再轻易示人。

直到他遇见了生命中的那个女孩,那是流浪这么久,第一次知道他是民谣歌手后,仍露出崇拜眼神的人。

据他形容,那是一个如阳光般灿烂的姑娘,是下凡的天使。

她同样爱着民谣,因为他的歌,她爱上了他。

姑娘还是个学生,在燕京这个地方上大学,为了爱情,张磊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定在了燕京。

梦想总是容易被现实打败。

如果仅仅是享受恋爱的激情,那张磊不会担心太多。可在他内心深处,是想要把这位姑娘娶回家的。

这种情况下,连自己都只能是勉强过活的张磊,怎么可能担负一个家庭的重担。

恰巧这时候,那位姑娘的父母也知道了两人的事,当得知张磊是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流浪歌手后,坚决反对两人的交往。

他想过为了她放弃民谣,放弃自己的梦想,去找个稳定的工作。

但是她却反问他,如果没有民谣,没了梦想,他还是她爱的那个他吗?

面对对方父母的反对,面对自己的梦想和女孩所爱的自己,张磊很清楚,最难受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个被夹在中间的女孩。

今天的西单,是他的最后一搏,是自己与自己的赌博,他定了一个目标,如果达到,那他就坚持民谣,坚持爱情。

如果不能,那就...

结果显而易见,这场赌注,他输得一败涂地。

惨淡收场的他,准备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打电话给那位姑娘,告诉她,自己准备放弃吉他,放弃民谣,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就算两人最后还是不能够在一起,这依然会是他的选择。

因为他不想以后再遇见一位她这样的姑娘时,还是如同今天一样,无能为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