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混沌命运 | 发布时间:2021-04-28 | 阅读次数:3701

么好玩儿的,他不像其他什么穿越者如此一来是骁勇  非凡,智谋超群,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美女名将争相石榴裙下麾下,也不是被被推倒,就  是被逆推。真是你放屁嘛,真当这些历史名人是泥捏的,想怎么拾掇就怎么拾掇,  能在历史**中留下的较为明显痕迹的又有哪些会是好惹只是个普通人,一个平凡的大学生,虽然这些年见惯了生死,但还是不可能有救。...

  并州军大营,帅帐中,由于作战期间不得饮酒,今晚的宴会丁原和众将也只能

  对着案上的食物大快朵颐,边吃边谈着今天的战事。对此凌风不由忧心忡忡,他

  只是个普通人,一个平凡的大学生,虽然这些年见惯了生死,但还是不可能有救

  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宏图伟志,他只是想平平凡凡的过日子,顺便报答一下丁

  原的救命之恩,因此由于身体原因他也只能拼命地研读兵法战略,就是为了能为

  丁原出谋划策。可是打仗不是那么好玩的,他不像其他什么穿越者一来就是勇猛

  非凡,智略过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美女名将纷纷拜倒麾下,不是被推倒,就

  是被逆推。简直放屁嘛,真当这些历史名人是泥捏的,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能在历史**中留下明显痕迹的又有哪些会是好惹的。好几次由于凌风的计谋不

  够缜密,并州军惨招溃败,甚至有次差点就让吕布去和阎王喝茶去了。对此种种

  ,凌风只能吸取教训,拼命学习,现在也算是有了几分成就了。看来这几天要随

  时陪在义父身边才行了,凌风边吃边想着。

  “少主是否在想接下来的安排?”看见凌风沉思,边上一员大将悄声问道。只

  见此人身高八尺,国字脸,坐在那自有一股威严透体而出,此人正是有‘古之召

  虎’之称的张辽张文远。如此大将凌风又岂会错过,所以由于凌风的相助,本来

  不受重用的张辽和另一大将高顺现下也是独领一军,颇有战功。因此虽然大家都

  不说透,但也明白张辽和高顺两人已是凌风的人了。这也算是凌风这么多年来努

  力地成果。

  高顺其人清白威严,骁勇有智,衷心仁义。不饮酒,不受馈遗。帐下千余“陷

  陈营”攻无不克,都是精锐非常的精兵强卒。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智勇双全的大

  将之才。

  见是张辽相问,凌风也不装什么思想者了,开口说道:“文远,今首战虽胜

  ,但局势却不容乐观啊。看文远是有话说?”看着张辽欲言又止的样子,凌风也

  想看看张辽是怎么看待此战的。

  看到凌风发问,张辽也不多想,直接说道:“少主,辽有一事不明,主公应

  当晓得此战毕其功于一役的机会十分渺茫,为何还要坚持。辽以为如今董贼势大

  应当先行返回并州,整顿兵马粮草,再广发檄文共讨董贼方是正途。”说完不解

  的看着凌风,希望凌风能够解答疑惑。张辽旁边坐着的高顺也侧身倾听。

  看着张辽和高顺,凌风知道关于这个问题大家都有想法,搞不懂主公为何会

  如此。他也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虽不晓得主公作何想,当我觉得现在

  决战,这只是我并州军和董卓之间的矛盾,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影响都会控制在

  最小范围。如若我等返回并州广发檄文,定然有各路诸侯响应,到时如若其中些

  许诸侯拥兵自重,那定会动摇我大汉根基,天下动乱,则民不聊生啊!依义父的

  品性岂会看到天下百姓受苦。故即使再渺茫,义父也会与董贼在此决一死战。”

  说完,凌风再一次为丁原的操守感叹。

  张辽听罢,与高顺对了对眼都有了一丝明悟,肃然起敬道:“我等当学主公

  ,做一大义之士。”说完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厉芒。凌风知道他俩是决定要拼死

  作战了。

  主座上,丁原看看大家吃的差不多了也就准备说两句就让大伙回去休息了:

  “今日之战全赖诸公相助,才能获此大胜,明日还须诸公努力,斩杀董卓老贼。

  ”

  坐下众将看主公这样说,立马就有一人起身回道:“我等焉能得主公如此大

  赞,此战全赖吕主簿奋勇杀敌,吓破贼胆,我等方能由此大胜啊。”一句话就说

  到吕布心里去了,让吕布哈哈大笑。不用说就知道此人就是吕布帐下侯成了,侯

  成虽武功平平,但贯会溜须拍马,左右逢源,很会捧人,因此和众人的关系还挺

  不错。能说会道也是种本事啊。

  丁原看吕布大笑,板着脸说道:“哼,奉先,如此小胜就能让你如此得意忘

  形,以后如何会有大成就。”吕布见丁原又开始训人了,也不顶嘴,立刻停笑躬

  身低头认错。虽然吕布知道丁原就是这样的脾气,这些年也被教育的习惯了,但

  他心中还是微微不快。这就是丁原的严父做派,对自己的两个义子逮着机会就是

  一顿教训,在两人面前重来不会有一句夸奖。可能这也是一种原因,吕布可正是

  青春期,逆反心理严重着呢。凌风如此想。

  丁原见差不多了也就叫众人下去休息了。凌风随吕布一起走出帐外,边走边

  对吕布说道:“义父贯是如此,希望兄长不要放在心上。”吕布笑笑道:“我知

  道,二弟放心吧。二弟可要去我帐中坐坐?”对这个二弟,吕布还是真心喜欢的

  。

  “不了,兄长明日还要出战,就不打扰兄长休息了。”凌风道。

  “好,那哥哥我休息去了,明日定要多杀些贼人。哈哈!”说完吕布大笑着

  向自己帐中行去。

  天空中,丝丝乌云遮住了月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