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各取所需不好么

妹妹麻 | 发布时间:2021-04-28 16:06:12 | 阅读次数:10896

谢沅沅望着那张支票,又看一看那名片上的名字,陆云江。虽然她之后从来没有没见过陆云江,虽然对他的名字,她却陌生的不能够再陌生了!所以这个陆云江是堂姐谢彤彤的偶像,大名鼎鼎虽然她之前从未见过陆云江,但是对他的名字,她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谢沅沅看着那张支票,又看看那名片上的名字,陆云江。

虽然她之前从未见过陆云江,但是对他的名字,她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因为这个陆云江就是堂姐谢瑶瑶的偶像,大名鼎鼎的陆氏家族继承人!谢瑶瑶曾经在她面前说过这个名字不下百遍,并且发誓要成为陆云江的妻子!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睡了她!还说她要钱要结婚都可以!可是她不想要钱也不想结婚!她只想这些事情永远都没有发生过!

可问题是,没有谁会顾及她的意愿。眼前,她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要钱,要么滚蛋!

那毕竟是堂姐看中的男人,她怎么能和他结婚呢!

房间门从外面打开,走进来一个女侍应生,递给她一套女装。

谢沅沅沉默的接过来,去另外一个盥洗室梳洗,等她出来,陆云江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谢沅沅把那水果刀捡起来依旧放在自己的包里,对着名片上的电话,发了一条短信,她说,钱她不要,也不结婚,以后需要帮助的时候,请陆少出手相助。

是啊,至少这个陆少,应该能帮她解决丁少阳的事情吧?

谢沅沅乘电梯到了夜宴门口,一眼就看到丁少阳的蓝色玛莎拉蒂,看来,他还不罢休,在这里堵了她一个晚上。

“臭女人!”

一见谢沅沅走了出来,丁少阳立即走了过来,扬手就要甩她一个耳光!

谢沅沅赶紧后退几步,勉强躲过了他的这个巴掌。

丁少阳见巴掌落空,继续骂道:“你藏在这里一晚上,以为我就找不到你吗?看来之前老子给你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你还在我面前装!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一群哥们儿把你给办了?”

“丁少!求求你放了我吧!”

谢沅沅只能开口求饶,对方人多势众,她能怎么办呢?

然而,丁少阳对她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直接挥手对身边的人说:“哥几个,你们看着办吧!”

谢沅沅转身就朝夜宴里面跑,然后她的速度太慢了,几分钟后就被几个痞子一样的人给团团围住。

就在这个时候,谢沅沅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居然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一个小痞子见状赶紧溜到门口,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丁少阳。丁少阳一听,怒了,大步走进去,还没看到人就高声说:“那个没长眼的东西敢阻挡老子办事儿!”

听到丁少阳说话,那群人自动分开,丁少阳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陆……陆少?”

陆云江眼皮也不抬一下,波澜不惊道:“原来是丁少!”

海城名流圈里谁都知道,夜宴是陆家的产业,而在海城,没有敢不给陆家人面子。

即便是恶霸一样的丁少阳,遇见了陆云江也嚣张不起来,但是当他看到站在那里一脸庆幸的谢沅沅,丁少阳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说道:“陆少,在夜宴做事情是我的不对,但是这个女人,我必须要带走好好教训!还请陆少海涵!”

谢沅沅一脸求助的看着陆云江,却见他眉毛微微扬起,漫不经心道:“怎么,我的女人是哪里得罪丁少了吗?”

陆云江的……女人?

丁少阳闻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才十分不确信的反问道:“陆少,她她她,是你的女人?”

“有问题吗?”陆云江冷哼一声,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让周围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

“没问题没问题!”

丁少阳立即道歉说:“不知者不罪,还请陆少大人大量,原谅我这次。”

说着,丁少阳立即灰溜溜地带着人就要离开。

“慢着!”

丁少阳回头,陆云江缓缓的说:“丁少,我只说这一次,如果以后我发现有什么丁少的人做了什么对我的女人不利的事情,所有后果自负。”

丁少阳脸色发青,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谢沅沅松了一口气,看着面前那个面色冷凝的男人,心绪十分复杂。

他夺走了她的贞操,但现在又帮了她。

半晌,谢沅沅才抬头说道:“陆少,谢谢你!”

陆云江看了看她,幽深的眸子古井无波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谢沅沅,谢家的大小姐,母亲早逝,父亲有心脏病一直在治疗,哥哥是个画痴,家里一概花销靠着你去酒吧拉小提琴和在夜宴跳钢管舞来维持。”

谢沅沅脸色发白:“你调查我?”

“对于一个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女人,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不过,你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陆云江神色淡淡。

谢沅沅扬眉,“我可没说要嫁给你!”

她明明记得给他发短信说过不要结婚的。

陆云江蹙眉:“你需要一个靠山,而我需要一个妻子,我们这样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

是啊,他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需要一个靠山,可是那不能拿自己的终生幸福来换!

谢沅沅低低的说:“我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就不是你要找的那颗人心呢?”

谢沅沅再要说什么,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接了电话,她脸色一变,旋即转身冲出了夜宴的大门。

安和医院。

谢沅沅焦急的在手术门外等着,坐立不安。刚才,医院里打来的电话,说是她哥哥谢童被人打了,失血过多,重伤昏迷,现在生死未卜!

而且,她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了手术费……以后的医药费,该怎么办?

而哥哥这次,明显就是丁少阳派人打的!陆云江说的对,她的确需要一个靠山!而陆家,是最好的选择!

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走了出来,谢沅沅见状赶紧冲了上去,抓着医生焦灼的问:“医生,我哥哥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叹气道:“我们尽力了!看他的造化了!”

谢沅沅愣住,心猛烈的抽动,哥哥他——

“医生!医生!求求你!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哥哥吧!”

谢沅沅简直要崩溃了!

爸爸和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她仅有的亲人了!无论如何,拼尽全力她也要救哥哥!

“沅沅,没事的,有我在!”

透过模糊的视线,谢沅沅看到那个让她爱恨交织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边,对着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说:“去叫你们院长过来,务必要治好病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