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乌鸦的葬礼》第九章:接案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6-11 08:13:22 | 阅读次数:27398

陈若言刘的美丽小说名字叫作《白乌鸦的葬礼》,提供更多白乌鸦的葬礼,白乌鸦的葬礼小说深度阅读。白乌鸦的葬礼小说陈若言刘的美丽节选:陈若言几眼。但刘的美丽没办法能做到不去看陈若言,她做将近忽略陈若言。 陈若言的呼吸声飘进刘的美丽的耳…...

陈若言刘美丽小说名字叫做《白乌鸦的葬礼》,这里提供陈若言刘美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白乌鸦的葬礼小说精选: “刘美丽,你快出来啊!”白乌鸦在外面喊。 刘美丽才不愿意出来,她宁愿在厕所忍受毒气的侵袭,这时候她已经快被熏晕过去了。晕过去一切就好了,刘美丽不情愿地想。 这时刘美丽的手机铃声响了,她需要转移注意力,便慌忙掏出电话,看也没看就接了,问道:“谁?” 那边的声音很沉:“我是长安。” “长安啊!”刘美丽高兴极了,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迫切地问:“你现在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崔长安此时正坐在前往小翼县城的客车上,车上的声音很闹,他将手机贴…

“刘美丽,你快出来啊!”白乌鸦在外面喊。

刘美丽才不愿意出来,她宁愿在厕所忍受毒气的侵袭,这时候她已经快被熏晕过去了。晕过去一切就好了,刘美丽不情愿地想。

这时刘美丽的手机铃声响了,她需要转移注意力,便慌忙掏出电话,看也没看就接了,问道:“谁?”

那边的声音很沉:“我是长安。”

“长安啊!”刘美丽高兴极了,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迫切地问:“你现在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崔长安此时正坐在前往小翼县城的客车上,车上的声音很闹,他将手机贴近耳朵,对刘美丽说:“我这边有大案子,这两天就不回去了!帮侦探社招人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刘美丽想到外边的白乌鸦,说:“人已经找到了,现在正在侦探社等你呢!我这边有个很棘手的大案子,你们快回来啊!”

“不行,侦探社现在太忙了,人手根本不够,我和海伦都腾不出空。你呢就带着你带来的新人办几件案子,让新人锻炼锻炼。”说罢崔长安挂了电话,把电话打给了手头上案子的委托人。

刘美丽给崔长安回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一气之下一脚踹在了墙上。

白乌鸦听见动静,连忙问道:“刘美丽,你怎么了?”

刘美丽吃痛,俯身揉了揉脚踝,心里暗骂崔长安出去的真不是时候!

她原来还盼着崔长安和海伦回来,把外面女人棘手的案子给接了,可现在!!!崔长安和海伦都回不来,而侦探社的规矩又是是案子都得接,她不敢坏了规矩,再加上她听见白乌鸦已经答应过女人了,心里是又急又恼,一怒之下出了厕所,大声嚷嚷道:“办!办!这案子明天就办!”

白乌鸦被刘美丽突然的嚷嚷声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质问道:“办就办,你喊什么?”

“我喊一喊怎么了?”她生气了一样,匆匆走到沙发上坐下,始终不敢看陈若言一眼。但刘美丽只能做到不去看陈若言,她做不到忽视陈若言。

陈若言的呼吸声飘进刘美丽的耳朵里,刘美丽打了个寒颤,她强迫自己不去注意陈若言,但越是这样,刘美丽脑子里想象出来的人体烧伤图就会越清晰。

她心里发毛,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你好歹是学心理学的啊,怎么事情到了自己身上,你就犯迷糊了呢?你要坚强起来,别给心理学丢人好不好?刘美丽不动声色地提醒自己。

你是坚强的,你能接受身边这个叫做陈若言的女人。你不用害怕,因为被烧伤的人并不是你,而且你永远也不可能被烧伤!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查到凶手,为陈若言报仇,让这个被烧伤的女孩儿得到公正的安慰!并且你必须这样做,只有做坏事的人得到惩罚了,你才会释怀陈若言的痛苦所带给你的折磨!

刘美丽将心理学中的心理暗示用到了自己身上,并且她给自己下了非常强烈的暗示。这虽不能让刘美丽完全摆脱掉心里的恐惧,但她现在已经能克制住那种恐惧,在不直视陈若言的情况下与她对话了。

“陈小姐,我们侦探社有意接下你的案子,不知道如果事成,你准备给我们多少的酬劳呢?”刘美丽正式决定接下案子,与陈若言商定酬金。

听见酬劳这两个字,陈若言愣了有半分钟之久,随后说道:“我没钱!”

没钱?她说她没钱!刘美丽分外惊喜,一时间没管住情绪,尖声说道:“那不好意思呀陈小姐,你要是没钱,我是不会接你的生意的!”

如果陈小姐拿不出报酬,刘美丽是完全可以不接这个案子的。侦探社里虽然定下了是案子就必须要接的规定,但没说不可以谈崩啊!崔长安也有好几次因雇主给不起破案费而弃案的先例,刘美丽感叹,真是上苍眷顾啊!

陈若言刚找到复仇的希望,不甘心就这样破灭,便向刘美丽和白乌鸦哀求道:“我求求你们了,我是个可怜人,我求求你们帮帮我!我的钱,和我全家人的钱都用来交我的治疗费了,我家里现在还欠别人很多钱!我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了!但我求求你们帮帮我,你们帮帮我好吗?我虽然拿不出钱来,但我在报过仇之后,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任何事都行!”

陈若言的乞求声中,含满了苦痛和悲凉。

白乌鸦为之动容了,他劝刘美丽:“我们帮帮他吧!”

其实刘美丽也被陈若言感动到了,但她还是不愿意帮忙,声音冷冷讲道:“这么难办的案子,没酬劳的话,我是一定不会帮的!”说罢她冲陈若言所在方向摆手道:“你还是走吧!”

陈若言不肯离去,她花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忍受着无尽苦痛,缓慢地向刘美丽鞠了一个躬,说:“我求求你了。”

这沙哑的一句“我求求你了,”让白乌鸦心里生出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刘美丽也呆滞很久,最终还是咬着下唇重复道:“你还是走吧。”

那一瞬间,陈若言心如死灰——她终于感受到了真正的绝望。

她说不出那种感觉,或者说,她此时连任何感觉都没有了。

复仇的希望破灭后,陈若言站在这个空空荡荡的侦探社,没了灵魂。

她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也感知不到心里的绝望。她的思想已不存在了,她的脑子空空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移动双脚,缓慢地转了个身,向侦探社的大门走去,向最终的地狱走去。

接下来陈若言听见了一句话,这句话拯救了她的灵魂。

白乌鸦说:“这个案子接了,陈若言的酬劳我替她给了。”

不为什么,白乌鸦就是要帮助这个叫做陈若言的苦命女人。

如果非要说出一个理由的话——

兴许他是觉得陈若言和自己的遭遇很雷同;兴许是因为他想赶快办一个案子,为调查老院长的死亡真相积累些经验;也兴许是因为白乌鸦动了一时的恻隐之心。总之,他下定决心要帮助陈若言找到凶手,替她复仇!

陈若言听见,猛然转身,继而腰间传来一阵剧痛,她现在的身体条件支撑不了她这样快速的动作。但陈若言忍住了疼痛,她问白乌鸦:“你说真的?”她依旧沙哑的声音里被灌输了一丝感情。

“真的。”白乌鸦将视线转向刘美丽,重复说道:“这个案子接了,陈小姐的酬劳我替她给。”

刘美丽目瞪口呆,她想不到白乌鸦竟然会这么做。

她看向白乌鸦的眼睛,希望能读出些什么来。但刘美丽懵了,她竟然从白乌鸦眼里看到自己也无法解读的东西。刘美丽的心理学学得很精,她甚至能通过电话对话从而猜到对方的心思。自认识白乌鸦到现在,刘美丽一直在读白乌鸦,她以为她已经将白乌鸦琢磨地差不多了,没想到现在白乌鸦又搞出来一个谜。

“你疯了啊!”刘美丽突然激动道:“你有钱吗你就要替这个陌生女人给钱!”

白乌鸦先是冲陈若言笑了笑,随即对刘美丽说:“有钱啊,你爸那里还欠我一笔钱呢。你就开个价吧,酬劳你要多少?”

“好啊!你要是打定主意要接这个案子了,就付我两万五吧!无论案子破不破得了,明天你就要把那两万五都给我!”其实这案子虽然难办,凶险,但市场价根本没有两万五这么高!且委托人一开始只需要付一部分定金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成之后才需要结清,如事未成也不需要结了。刘美丽只是一时冲动,要出了这个价格。

“怎么这么贵?”白乌鸦不相信。

“你不是要替人付钱吗?就这个价格,我不搞价,你爱给不给好了,条件也这样定了!”刘美丽态度蛮横道。

“好,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也只有一个要求!”白乌鸦不甘心这两万五被白白宰掉,想借着这两万五之手成就一件事。

“什么要求?”刘美丽问。

“我暂时还没有工作,我想让你们留我在侦探社帮忙!”白乌鸦在出租车上,听见刘美丽说她朋友是侦探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

刘美丽佯装出一副艰难思考的样子,随后又用极不情愿的语气答应道:“行!”

白乌鸦傻乎乎地笑了一下,说:“那好。”

其实白乌鸦不知道,刘美丽巴不得他来侦探社帮忙呢。最近侦探社的案子多,很忙,急缺人手,刘美丽这两天也一直忙着在招人。

刘美丽自上午看见昏迷的白乌鸦的时候,就打着让他来侦探社帮忙的主意了。然后一番试探之后,刘美丽知道白乌鸦是外地人,今天也是刚到长青市,且身上还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都是对当侦探有利的条件,刘美丽便暗自确定了这个人选。

她原本还准备了几个拉白乌鸦入伙的计划,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一边赚了白乌鸦两万五千块,又顺带着拉他入了伙,这对刘美丽来说可是一箭双雕的事情,真心美极了。

这时候白乌鸦心里也挺美的,因为一想到可以在侦探社做事,就好像老院长的案子有了线索。他一直以为侦探社很难进去,现在终于放心了。

两个人的内心独白一对比,就显得白乌鸦像一个大傻子。其实这不怪白乌鸦,刘美丽实在是太聪明了,她心思很多,又会看人,即使是侦探社的社长崔长安也玩不过她。

这时候,白乌鸦还丝毫没有察觉到刘美丽的阴险狡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