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时间2011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9726

免费提供更多罪逻辑推理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庄舞影挂了电话,捧着鲜花站在门口,呆住了。 原本我以为这些香水百合都是吴铮送的,的确,也也不是他送的。 爱醋意大发的吴铮听见有人一连五天给她送花,...本来以为这些香水百合都是吴铮送的,看来,也不是他送的。。...

庄梦蝶挂了电话,手捧鲜花站在门口,呆住了。

本来以为这些香水百合都是吴铮送的,看来,也不是他送的。

爱吃醋的吴铮听到有人连着七天给她送花,显然不高兴,气呼呼地挂了电话。庄梦蝶耸耸肩,嘿嘿一乐,不禁有几分得意,因为她知道他不会真的生她的气,最多憋两天,他就又会来黏自己的。

可是究竟是谁会连着七天给她送花呢?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

庄梦蝶把花插进古董花瓶,起身再去开门。

暹罗猫喵呜一声,跟在她脚边。

透过门镜,她看见门外站着一个手捧一大束蓝色妖姬的少年。

这准是吴铮送的花到了。

她叹口气,笑眯眯地开了口。

“庄梦蝶小姐吗?”少年露出职业性的微笑。

她点点头。

“我是吉祥花店的,这是吴铮先生送您的花。”少年恭恭敬敬地递上蓝色妖姬。

暹罗猫好奇地围着少年转来转去。

“谢谢。”她接过花。

这时,街上一阵喧闹,“快呀,倒计时开始了,10,——9——8——”

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倒计时?”

“是呀,倒计时,小姐,您赶紧许愿啊。”少年善意地提醒。

她猛然想起,自己的钟和电脑是比BJ时间快了几分钟的,因为她一向缺乏时间观念,所以不得不调快几分钟督促自己。

她犯了难,“可是许个什么愿好呢?”

“随便了,像您这样漂亮的单身美女自然许一个早日嫁得金龟婿的愿望了。”

那也太没创意了,她摇摇头。至少现在,她还不想嫁人。嫁人的话,嫁给谁好呢?嫁给叶天,吴铮要伤心,嫁给吴铮呢,叶天要伤心。

“那就祝英雄联盟游戏在新的一年里取消惩戒之镰吧。”

少年呆住。

居然也有这样的新年愿望吗?

已经被惩戒之镰罚到想脱坑的庄梦蝶,能有这个愿望也并不奇怪。自从出了惩戒之镰之后,她频繁地被惩罚,气得她把游戏卸载了好几次。写作本来就是个很辛苦的工作,游戏则是她工作之余唯一的乐趣,可是每次忙完想痛快玩一把的时候,还要等20分钟才能进去,太浪费时间了。

“小姐,祝您平安夜快乐!”

“谢谢,也祝你平安夜快乐!”

她捧着蓝色妖姬,把暹罗猫唤回来,关上了门。

她看着古董花瓶,忽然有点哭笑不得,那是她去年从潘家园淘来的,叶天说是假货,她也没当回事,反正也没花几个钱。一直扔在墙角接灰,前一阵子差点当废品卖了,这下倒好,终于派上用场了。幸亏它的瓶口足够大,否则这么多花,还真不知放哪里好。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

怎么又有人按门铃?

这次来的又是谁?

那个连续七天送花的人送的香水百合已经到了。

吴铮送的蓝色妖姬也到了。

这不该再有别的人来按铃了吧?

庄梦蝶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12点多了。正常人是不会在这个时间去按别人家的门铃的,要不要装成不在家的样子呢?

一直不开门的话,按铃的人就会走的吧。

她站在原地没动,期待那个按铃的人自己离开。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疯狂地响个不停。

她吓得哆嗦一下,这按铃的莫不是个疯子吗?

门铃还是不停地响,显然那按铃的人知道她在家,如果她不开门,恐怕那人会一直按下去。

她捧着蓝色妖姬,凑到门镜上一看,门外居然站着一个妖艳女子,女子穿着时髦的狐皮大衣,浓妆艳抹,看上去像个做特殊职业的女子。

这种女子应该去酒店敲门啊,敲开民宅的门,运气好点的话,撞个IT单身狗还可以赚一笔,敲开她这个宅女的门,又有什么用。

她看看窗外热闹的人群,苦笑一下,今天街上人多,应该没事的,再说来的又是个女人,她应该没什么好怕的。

她打开门,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这位小姐,您有什么事情?”

一股浓郁的香水味瞬间弥漫了整个走廊。

这香味应该是夏奈尔五号吧。

那妖艳女子冷哼一声,上下仔细打量着她,最后把目光集中在她手里的那一束蓝色妖姬上。

“你就是庄梦蝶吗?”

庄梦蝶心里咯噔一下,她本以为这妖艳女子是那种操皮肉生意的敲门女郎,可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庄梦蝶点点头,苦笑一下,“是的,我就是庄梦蝶,您找我有事吗?”

妖艳女子鄙夷不屑地说,“庄梦蝶,看你姿色最多也就算个小家碧玉,真想不通我男人为什么天天给你送花?”

“给我送花?”

庄梦蝶瞬间懵逼了,原来每天给自己送花的就是这个女人的老公吗?看她这样一幅德行,她的老公会什么样的人呢?

“对,你别装傻了。”女人说着,一把抢过庄梦蝶手里的蓝色妖姬,自说自话地翻弄起来。

“你别想装了,听说你是个作家,作家有什么了不起?作家就可以随便抢人家的男人,这花上应该有名牌的,我会找到证据的。”

女人从花束里翻出名牌一看,失望地脸色一变,小声咕哝道,“居然不是他的名字。”

“还给你。”女人粗暴地把花扔回庄梦蝶的怀里。

庄梦蝶苦笑,“小姐,这束花是我一个名叫吴铮的律师朋友送的,据我所知,他还未婚。您不可能是他的妻子吧?”

女人冷笑道,“吴铮是谁啊?从来没听说过。我男人是凌峰集团的董事长。”

庄梦蝶怔住,“凌峰集团的董事长?易兆辉吗?”

女人涂了很多眼影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得意,“还算你有见识。”

女人见庄梦蝶不说话,愈加觉得自己有理,于是大声道,“丑话说在前面,我对想打我男人主意的狐狸精都没什么好态度,我已经查到他每天送花给你,至于其他的证据,我早晚会找到的。”

女人说完,立刻得意洋洋地朝着电梯间走去了。

她脚上的皮靴似乎小了一号,走起路来,扭扭哒哒的,姿势很怪异,像是有点瘸的样子。

空荡荡的楼道里,只剩下一股浓郁的夏奈尔五号的味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