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陈小草l | 发布时间:2021-07-22 09:25:13 | 阅读次数:25497

免费提供更多复活都市之仙界神王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20-300周暮雪那尖酸刻薄的言语再次。 秦凡摆了摆头上前一步然后道,“周一航,嗯--姑且我还喊你一声周叔,没猜错的话你上大学时的学费我爸帮了你不少吧!...秦凡摆了摆头上前一步接着道,“周一航,嗯--暂且我还喊你一声周叔,没记错的话你上大学时的学费我爸帮了你不少吧!还有,你出来创业的第一笔创业资金这里头也有我爸不少的功劳吧!另外,我爸当时还在秦家的时候,在你创业的过程中也不少人赏个面子给他曾经的大学舍友吧!说上扪心自问了,那请您也扪心自问一下,没有我爸,你有今天吗?有吗?”。...

不等周雪漫那刻薄的言语继续。

秦凡摆了摆头上前一步接着道,“周一航,嗯--暂且我还喊你一声周叔,没记错的话你上大学时的学费我爸帮了你不少吧!还有,你出来创业的第一笔创业资金这里头也有我爸不少的功劳吧!另外,我爸当时还在秦家的时候,在你创业的过程中也不少人赏个面子给他曾经的大学舍友吧!说上扪心自问了,那请您也扪心自问一下,没有我爸,你有今天吗?有吗?”

“小凡!你扯那些干什么!”听着秦凡的那一习话,秦楚脸上的表情明显地抖动起来。

虽然秦凡说的句句在理,可他始终不是那种用过去做文章的人!

性格光明正直的秦楚介意秦凡的纠缠过往。

但魏疏影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

这些话,她也想说,但她并不适合说!

可出自秦凡的口那就不一样了,在她满意的同时也不禁疑惑了起来。

小凡今天怎么突然像是性情大变了?

“秦哥,不--别骂小凡,小凡说的都是事实!”周一航抿了抿嘴唇,继而转头对着秦凡道,“小凡,我承认,假如当初不是因为你爸,我绝对不会有今天!我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什么还得清还不清的?一千万还不够吗?再说说扪心自问,秦叔叔,一千万足以弥补你的功劳了吧?你曾经是帮过我父亲,可如果我父亲不是那块料的话,你帮了有用吗?既然我父亲有着足够的商业头脑,是金子始终都会发光发亮的!你作为他的助力推手,这我们一家都感谢你!但就因为曾经的帮助而没完没了地纠缠着,那就没意思了吧!”

周雪漫双手环胸,冷眼地看着秦楚跟魏疏影讥讽道。

至于秦凡,直接被她无视了。

对她来说,秦凡没有跟她对话的资格!

“雪漫,够了!秦叔叔跟魏阿姨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你的涵养都去哪了!当初如果没有你秦叔叔,你爸我现在不会有如此风光的今天!这是事实,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那张保养得不错的清秀脸庞红了起来,周一航朝着周雪漫呵斥喊道。

此时的周一航明显就处在了一种既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的状态中!

“爸!”周雪漫不依不挠地还想解释她的看法。

但周一航不给她这个机会,“够了,闭嘴!”

“行了行了!这里不是话剧场,那谁,周先生,一句话说到底,你今天来是想解除婚约的吧!”

秦凡仍然一副笑意昂然的模样,看着周一航嘴角带着讥讽地问道。

“咳咳--小凡,是这样的,就像你妈说的那样,这年头我们当长辈的已经干涉不了儿女的婚恋了!那个强扭的瓜不甜,当年我跟你爸妈是定过你跟雪漫的亲,可现在,雪漫--雪漫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推了推眼镜,又摸了摸鼻子,心头发虚的周一航在面对这赐予了他大恩的一家始终都做不到没皮没脸。

听着周一航的话,秦凡的讥讽愈发加深。

干涉不了儿女的婚恋?

强扭的瓜不甜?

自己的想法?

如果现在自己一家还是秦家成员,如果自己一家不是被扫地出门。

那会有所谓的干涉不了吗?有所谓的强扭瓜吗?有所谓的想法吗?

在这物欲横流权势为尊的世道中,答案毋庸置疑!

说到底无非还是势利在使然作祟!

笑了笑,抽出那插在裤袋上的双手,秦凡道,“我爸妈还真没跟我说过定亲这摊子事!不过话说回来了,爸妈,你们当初跟他们立父母之命有婚纸吗?”

“有,当初我们还按过手印的!”秦楚跟魏疏影还没开口,周一航便抢先应道了起来。

有婚纸?

那就好办了!

玩味的笑容不加掩饰地在脸上流转。

秦凡啧笑道,“有婚纸,还按了手印,意思就是我不用愁未来的媳妇了呗!那什么,爸妈,周叔,这周家小姐长得有前有后的,我不愿意悔婚了!”

“秦凡,你个废物,你有哪点能配得上我?”

周雪漫听闻立马一急,再也控制不住,废物二字毫无违和感地脱口而出。

“配不配得上不重要,有婚约在就行了,不对吗?那个,周叔,你是经商的,你也不愿意被套上一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名头吧!”

秦凡对周雪漫的话不以为然,无动于衷地看向周一航戏笑道。

白眼狼?

忘恩负义?

这几个字字字诛心地刺在周一航的心头上!

倘若这真被宣传出去的话,那围绕着他的话题可就多了,在商场上的影响力无疑也会被拉低!

这种代价,他周一航可不想去承受!

“小凡,能不能商量一下,男女婚恋终究还是需要个情投意合,或者周叔到时候给你介绍几个对象,挑到你满意,行吗?”

对秦凡这番反常表现极为意外的周一航咬了咬牙道。

这像是一个人人得而踩之的窝囊废作风?

这像是一个怯弱不已的废物表现?

秦凡,今天这是怎么了?

同样的。

秦楚跟魏疏影更是错愣不已。

秦凡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比谁都更要了解自己的孩子!

按道理说就秦凡那懦弱的性格不是该屈服顺从吗?

这还戏谑讥讽嘲弄话中带刺相互叠加地跟周一航父女争锋相对起来了?

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女,你女儿想用一千万买断我爸对你的恩情,你现在又想用几个阿猫阿狗来买断一纸婚约,话说--你们是活在了交易的世界里起不来了是吗?”讥讽的神情来回在周一航父女身上扫了一圈,秦凡鄙夷地呵笑出声来。

“秦凡,别给脸不要脸!十几年前的一纸婚约你还当成是你要挟我们的资本了?我跟我爸这次来,就是看在两家的关系份上才和谐商谈的!给你三分颜色你还蹭鼻子上脸了?”

感受着秦凡那尖锐的讥讽锋芒,怒火中烧的周雪漫克制不住地怒斥起来。

被一个废物讥讽?

这对心高气傲的她来说该是怎样的屈辱!

“秦哥,嫂子,小凡,我是带着诚意来的,你们家的大恩我周一航忘不了,但现在是雪漫的事,说吧,要怎样才能换来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默认了周雪漫这番刻薄言辞的周一航并没有再次斥喝她,拿下眼睛揉了揉眼,声音低沉地说道。

秦楚身子微微一动。

正想说话之时被魏疏影拉住。

后者一脸玩味地对着他轻微摇了摇头。

身为母亲的她,是真想看看突然性情大变的宝贝儿子会怎么应付周一航这头白眼狼!

“我不需要你们的一千万,更不需要你给我介绍什么阿猫阿狗,想要解除婚约是吧,行--有一个折中方法!”

说到折中二字,秦凡还特意加重音量地笑了出来。

PS:新书不容易,跪求大家的收藏,推荐票,五星力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