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陈小草l | 发布时间:2021-07-22 09:25:13 | 阅读次数:13432

免费提供更多复活都市之仙界神王第五章的全文深度阅读,“说!只要你能被解除婚约,一切都再说!” 准备撕开脸的周雪漫也不重视简言之的涵养态度。 双手环胸冷冷地望着秦凡哼声道。 含着金钥匙出生于的她怎么看都...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秦凡哼声道。。...

“说!只要能解除婚约,一切都好说!”

打算撕破脸的周雪漫也不注重所谓的涵养态度。

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秦凡哼声道。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女。

当然。

在周一航跟此时的秦楚魏疏影眼里,秦凡更不像是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大男孩!

听着这两人一前一后的发话应话。

周一航跟秦楚夫妇都把目光紧紧地放在了秦凡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好说是吧,行--要求不高!陪我睡一觉!一觉之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互不相欠!你爸欠我家的也一笔勾销!这条件不过份吧!”秦凡舔了舔嘴唇,眼神极具侵略性地在周雪漫身上来回打量着。

那锐利的眼神彷如把周雪漫整个人都给看穿了!

然而这话一出。

周一航跟秦楚夫妇猛地呆滞下来!

他们想过无数种秦凡的回答,可再怎么都不会料到是这么个答案!

当着两家大人的面,这个还在读着高三的孩子是怎么说得出这种话来的?

“该死!秦凡,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你自己?”冰冷覆盖着整张脸,周雪漫稍稍狰狞地咬牙切齿大喝出声来。

“照了,挺帅的!”

秦凡丝毫不在意周雪漫的态度,接着再道,“我要是不解除婚约的话,你得陪我睡到我抛弃你为止,现在给你只睡一晚的选择,这要求过份吗?反正话放在这,回去考虑清楚再给我答案,这是你们欠我的!行了,现在请圆润地离开吧!”

话一说完,秦凡一点情面都不留地朝他们甩了甩手!

可周一航父女却愣在原地。

圆润地离开?

这不是滚的意思吗?

这一刻。

饶是连心有愧疚的周一航都不由地愠怒起来。

先是巧舌如簧,再然后是提出那种卑鄙下流的不现实条件,现在又让他们滚?

耐着秦楚跟魏疏影的原因,周一航硬生生地把这口气给吞了下来。

继而强颜做出一道笑容,干笑着对秦楚夫妇道,“既然这样,那下次咱们再找机会聊聊,秦哥,嫂子,公司里这段时间也忙,我也不多做打扰了,我跟雪漫这就回去先!”

“行,那就回去忙先吧!”

魏疏影由衷地玩味一笑,挥了挥手道。

在秦楚的无声沉脸点头下。

周一航讪讪地拉着周雪漫走了出去。

只是在最后的离去中,周雪漫却突然回头给了秦凡一个耐人寻味的冷笑眼神!

那是咬牙切齿的仇视狠辣!

可秦凡会在乎吗?

上一世或许会。

但现在,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怯弱任人欺凌的少年了!

他是携带着修罗天尊之威重返五百年前的修仙者!

周雪漫?

呵呵--对他来说不过一个取乐的雌性蝼蚁罢了!

别看他提出那种要求。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周雪漫真的应承下来扒光衣服在他眼前,那他都坚决不会碰!

因为周雪漫根本就没有那个受天尊宠幸的资格!

恍惚间,秦凡又想起了前世的一点事儿来。

周家的下场在前世也落得个凄惨无比的结果,周一航辛苦打拼来的一切最终化作了他人的嫁衣。

而那个他人就是周雪漫当时的未婚夫!

所谓的未婚夫不仅篡谋了周一航的江山,更是狠心抛弃了当时已经有孕在身的周雪漫!

据后来的传闻,周雪漫疯了,一夜白头过后时不时都会疯癫地在马路上唱歌跳舞。

想到这,秦凡不由地冷冷讥讽一笑。

周一航这头白眼狼,周雪漫这个刻薄女,如果没有别人收拾那自己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不过既然历史的进程整定了他们的宿命,那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小凡,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在秦凡的追忆中,两边脸颊突然被魏疏影伸出双手捧住。

魏疏影怀着那满腔的疑惑跟不解快声问道。

而秦楚对秦凡的回答明显也是期待的,目光急切地紧紧盯视着他。

“没怎么啊!爸,妈,昨晚我想了一夜,我觉得自己该换个活法了!从现在开始,没有人再能欺凌我,没有人再能侮辱我,没有人再能伤害你们!爸妈,相信我,我值得你们去骄傲!真正的骄傲!让这个世界都羡慕你们的骄傲!”

少有大放豪言的秦凡嘴唇上下一磕动,深邃坚定的目光中带起一抹决绝的孤傲道。

心底里在此时也暗自立下自己的规则。

即日起,

人不犯我,岁月静好。

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他秦凡堂堂重生归来的修罗天尊,有制定这个规则的资本!

“傻孩子,不管怎样,你永远都是爸妈的骄傲!”

轻轻抹了下湿润的眼角,魏疏影欣慰地哽咽一声道。

她不知道秦凡为什么会在突然间有如此大的反差。

她也不想去知道。

总而言之,这样的秦凡要比以前那个怯弱到人见人欺的秦家弃子强多了!

至于那些孤傲的豪言,则是被秦楚跟魏疏影给过滤了。

他们活到这个岁数见识过的多了去了,没人能欺凌,没人能侮辱,没人能伤害--

能做到这点的普天之下又有几个?

“爸,妈!”

看着那两张爬上了不少皱纹的脸庞,秦凡有些心酸地喊了一声。

张开双手朝两人抱了过去。

这放在以前的秦凡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举动来的。

但在无数的生死战中经历了五百年沧海桑田变化的秦凡在现在对这份挚亲之情已然看得是无比之重!

比生命都还要重!

如此心境下,又怎么还会去拘谨于所谓的矫情?

张开的双手就这么搭着父母的肩膀坐在了沙发上。

阵阵笑声不停地从这一家三口口中发出。

夫妻两人像是忘了问秦凡为什么翘课回来,至始至终都没有提这一茬。

笑谈中,两个小时眨眼便消逝。

叮铃铃---

少有动静的电话座机突然响起。

魏疏影带着笑意走了过去。

看了眼显示,转头看着秦楚疑惑道,“小凡学校的电话?”

“爸妈,我还有点事,我出去一下!”

一听母亲的话,秦凡脸色古怪地站起身来,不顾身后的叫喊,快步走了出去。

学校这个时间点的来电除了通报处罚外已经别无可能了!

为了让自己能有个缓冲期躲避父母的训责。

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记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