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霍时庭简直是她天赐的良药

叶时鸢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0348

叶北笙突然间呆住。这颗糖,怎么有味道?她十年前味觉就系统失灵了,现在的是怎么品尝到甜味的?!刚,像是是她吻了他,接着……嘴里的甜味在慢慢的退一直这样,又完全恢复成了以前那种也没味这颗糖,怎么有味道?。...

叶北笙忽然愣住。

这颗糖,怎么有味道?

她十年前味觉就失灵了,现在是怎么尝到甜味的?!

刚刚,好像是她吻了他,然后……

嘴里的甜味在慢慢退下去,又恢复成了从前那种没有味觉的感觉。

叶北笙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是不是只要亲吻这个男人,她就能短暂的回复味觉?!

叶北笙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霍时庭见这她在一分钟之内表情变了无数次,眼眸暗了暗:“霍太太……”

……!

下一刻,霍时庭眸中忽然闪过一丝危险,这女人在吻自己?!

叶北笙抱着他狠狠亲了三秒钟,直到嘴里的甜味再次复苏,她才满意离开,心中激动的快要跳起来。

男人哑着嗓音:“说着要离婚,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亲吻我,是……”

“不不不!不离婚,不离婚!”

霍时庭简直是天赐的良药,这个时候说离婚,她又不是傻了!

整个世界里再也不是寡淡的滋味,叶北笙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语速极快。

“霍先生,说什么离不离婚的,我们才刚结婚呢,现在还是新婚燕尔的蜜月期!说离婚多晦气啊你说是不是?”

“嗤。”男人看向窗外,一声嗤笑:“不离婚?那么霍太太到是解释解释,你那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嗯?”

叶北笙笑容僵硬:“……”

这……

她在脑袋里不断回想,看了看霍时庭的眼神,又看了又看身边的糖。

然后脖子一梗:“我说的是,我们结婚有点草率,万一在长辈哪里不好交代,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把……”

她硬生生的将‘把婚离了’改成:“把婚礼办了?”

叶北笙顶着他充满压迫性的目光,笑容略有些心虚:“毕竟结婚了,总要有仪式感,霍先生您说对吧?”

霍时庭听见她的称呼,眸子一暗,知道了他的身份,连称呼都变成‘您’了?

他并不相信叶北笙的鬼话,这个女人方才明明是要和他离婚……

解决了股份的事,她不想嫁给一个陌生人,想离婚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她知道了自己是霍时庭,态度忽然转变。

霍时庭蓦地讥笑:“所以霍太太忽然不想离婚,是因为看上了我的身份?”

叶北笙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霍时庭能让她味觉暂时恢复,这是求都求不来的良药,她哪能错过?

所以霍时庭说她看上了他的身份,也没问题。

男人唇角的讥讽越来越大,不知道该说这女人是贪心好还是愚蠢好,他淡淡扫了她一眼,薄唇微掀,示意她下车,自己却依旧坐在驾驶室。

“别墅里的房间随你挑,我还有事,今晚不会回来。”

叶北笙特别惋惜,他要是不回家吃饭,她怎么才能尝到今天晚餐的味道啊……

要是现在冲上去亲他两口,是不是会被恼羞成怒的九爷扔出去?

算了,来日方长,她不急!

*

第二天一早,叶北笙醒来时,愣了一下。

这里不是她住的地方。

对了……昨天她结婚了,这里是水月云山的客房。

忽然,她手机响了一下。

叶北笙下意识接听,霍彦陵冷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北笙,昨天在民政局门口的事情闹的太大,因为你的任性,我们的公司遭遇了巨大的损失,现在需要你出面解释,瑶瑶不能背负小三的名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