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灵魂乐曲

作者:阅读王 | 短篇小说 | 围观:12034

收藏

  《灵魂乐曲》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巫克,圣术,隆克,长老,圣术师,艾多,长袍,凌新,风暴师,更高级暗夜,索兰蒂之间的故事。灵魂乐曲约4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他们现在正坐在各自的椅子上,焦虑地交谈着。不止是他们,就连下面的人们也显得很忧虑,因为祭天的时辰就快到了,巫克却还没有出现。谁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他,所以大家才如此焦急忧虑。

    夜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但肯定不是巫克,也不是边族的其他人,因为此时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若是这里的人救了他,必定会有人照顾他的,毕竟这里的人的热情与体贴细微,是很令人感动的。

    六位长老愤怒地站起来,指着阿隆克吼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四周的温度也立刻上升,即使是下面的人,也都热得满头大汗,纷纷向后退避。

    对于边族的人来说,一年中最重要的就是关于祭天的仪式。据说,这一天上天会派一个神下来,听取族长的汇报与意见,然后回禀主神。而主神一般都会给他们带来来年的好消息。这个习俗在这个村子里已经代代相传了几百年,从这个村子存在开始,就一直有这个习俗。

    火狮仰头大吼一声,一条火柱向阿隆克喷射而去。阿隆克随手一挥,便扯住了火柱的另一头,再晃荡一下,火柱竟像是成为了鞭子一般,“啪”地一声打在了火狮身上。火狮痛的“嗷”地一声,奋力向阿隆克扑去,阿隆克向旁边一让,那只火红色的狐狸出现在火狮面前。恶灵之狐竖起毛发,抖了抖,散发的力量与火狮相撞,“砰”地一声便剧烈爆炸,火狮扑倒在地,滚了几下便消失了。

    暗夜城与风城这一次都调集了最厉害的圣术师与军队,在战斗中也是凶猛无比,仿佛一头头嗜血地野兽肆虐在雾城境内,又宛如一群发了疯的丧尸,见人就杀。饶是雾城实力强大,也还是节节败退,再者,这一次暗夜师与风暴师的实力也完全不同以往,简直就是质的飞跃。索兰蒂一直想不通的就是这里,这些圣术师的实力怎么会猛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难道之前他们都是在隐藏实力,可无论怎么也说不通,她不相信这两座城会有能力瞒过圣光师的眼光。

    人们都聚集在村子北边的一块空地里,空地中央有一个宽阔的石台,被称为祭坛。祭坛中间有两张石椅,是给主神与下凡的天神坐的,两张石椅相对的是七把木倚,一把在前,六把在后,都是临时放上去的。前面的那把是族长的,后面六把是村里六位长老的。

    可是现在他根本没有死,甚至还出手救了自己,难道不该高兴吗?可是既然他活着,为什么不愿出来见自己一面,为什么三年来一点信息都没带给自己,为什么蒙帝欧斯当年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今天,就是边族祭天的日子。

    长老们这才意识到阿隆克正在操控气流进行攻击,他们不敢相信阿隆克怎么会使用风暴师的能力。他操纵气流不断变换成刀枪剑戟来攻击敌人,甚至做到了令对手丝毫察觉不到风刃存在的地步,这样的实力,就算是高级风暴师都难以做到。眼前这个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突然使出这么高规格的圣术,怎么能不让他们惊讶。

    隆克长老小说名字叫做《灵魂乐曲》,这里提供隆克长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灵魂乐曲小说精选: 夜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但肯定不是巫克,也不是边族的其他人,因为此时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若是这里的人救了他,必定会有人照顾他的,毕竟这里的人的热情与体贴细微,是很令人感动的。既然不是边族的人,那么就只有那个人了。那个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人,竟然救了自己两次了。夜不禁感到头疼,他实在难以想象,自己怎么会到这地步,被同一个人救了两次,而且还是个女孩。一想到这里,他就想…

    当一切又恢复平静之后,那条金线又缓缓游走,游出窗户后化作了无数闪闪的金光了,飘向了黑暗深处。天空中星星似乎也闪烁得更加激烈了。

    水术长老柔声道:“阿隆克,年轻人总会做错事,不过那没什么大不了,快下来,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为什么人很容易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往往在最后一点时间里心浮气躁呢?

    这时,其余五位长老才终于意识到阿隆克的变化,他们能感觉到阿隆克的实力很强劲,但是却感应不到他的力量。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对于一个死人来说,再厉害也没什么好研究的。此时的阿隆克在他们眼里就等于是死人。

    第一次撞击之后,索兰蒂显然有些慌了神,相比之下自己竟连一对一都处于弱势了,凭此时的体力,她真的只有任人宰割的分了。她继续向外辉出迷雾,但每一层迷雾都被风刃砍散,根本没有可能伤到敌人。

    阿隆克冷冷地看着他们,“我现在的实力,不再是中级圣术师那么差了,我已经达到顶级圣光师的级别了吧?”

    一想到那个女孩,他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不知道这三年来她过得怎么样,是否已经嫁人,是否还记得自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