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名媛归来:复仇女王

作者:乐乐心 | 校园小说 | 围观:27472

收藏

  前生做了棋子,做了炮灰的莫溪晴,又复活回了十岁!这一世,莫溪晴立誓肯定要成了掌控别人命运的女王,让那些开罪过她的人,生活……在未知的恐惧之中。当莫溪晴失败的站在了世界巅别墅内,灯火通明,丝毫没有增加温暖的感觉,反而显得格外的凄凉。一位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狼狈不堪的躺在白色的地毯上,红色的血然后了白色的地毯,女子疼痛的捂着肚子,秀气的眉紧紧的皱着。。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女人的容貌算不上美丽,却是彰显的十分的高贵和优雅,俨然贵妇的样子,此时女人走到一旁,叫来佣人,话语中透露着狠厉,冷冷的说道“不要让那个贱丫头下来知道吗?还有她昨天晚上竟然把岚岚吓哭,今天不许给她饭吃。”冷漠狠毒的话语,一旁的女佣听着只是点着头,不敢说些什么。

    夜色漆黑,乌云滚滚,雷声阵阵。这样的夜晚,让这里唯一的一栋别墅看起来多了几分阴森的感觉。

    那时候年幼的她什么也不懂,以为以后可以不必受人欺负,可以吃饱穿暖,可是却没有想到,过着连乞讨的人都不如的生活,当真是可笑,她委屈求全的活着,一天一天的长大,她十六岁的时候,那个生她的父亲,便把她送给了别人,怎么能说不是送呢?

    一片绿绿葱葱的小树林,中间是一个宽大的小路,上面铺满了鹅卵石,一辆接着一辆的名贵豪车驶来,开向不远处奢华壮观的欧式别墅。今天是莫氏财团总裁小儿子的生日,自然有不少人前来。

    女佣悄悄的走到莫溪晴的身边,目光冰冷的看着莫溪晴,像是对待一个下人一般的对待莫溪晴“今天你不要走出这个门,否则夫人不知道会怎么惩罚你,今天可是小少爷的三岁生辰,你最好有自知之明。”

    然而这一刻,莫溪晴并不在乎这些,此时的心里仍旧是无法平息的激动,她真的重生了,而且带着以前的记忆重生了,她记得她死的时候才十九岁,哈哈...如果今天是莫岚的生日,那么今年她应该是十岁,她还记得这一天,自己一天没有吃东西,而第二天仍旧是没有人理会自己,自己差一点被饿死了。

    莫溪晴忽然间不停的笑着,然后艰难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向外面走去,大雨磅礴,不停的打在莫溪晴的身上,没有多久,身上便全部湿透了。

    别墅内,主要以金色和白色为主,显得高贵优雅却又是极其的奢华,宣誓着别墅的主人的财富和实力的象征。一个穿着红色晚礼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子,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招待着道来的客人。

    莫溪晴大笑着,仿佛雨水打在身上并不疼,可是身体的颤抖泄露了此时的她非常的虚弱,一下子站不住,踉跄的倒在地上。

    莫溪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她醒来一切就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回到了这个阴暗的小屋子,回到了小时候,可是现在的她到底多大呢?

    正想着要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到底是哪一年的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女佣。

    也有不少人想要利用这个机会与莫氏财团的总裁搞好关系,莫氏财团是除了皇甫皇家财团最大的一个财团了,不仅仅是因为实力雄厚,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资金也同样的雄厚,所以有不少的公司希望这两大财团能够入股他们的公司。

    只是莫溪晴的心里却仍旧是有一丝愧疚,对于腹中宝宝的愧疚,心想着,如若可以一切重来,那么她定然会好好把握自己的命运,不再被人践踏和利用,不论那个人是谁。

    女佣悄悄的走到莫溪晴的身边,目光冰冷的看着莫溪晴,像是对待一个下人一般的对待莫溪晴“今天你不要走出这个门,否则夫人不知道会怎么惩罚你,今天可是小少爷的三岁生辰,你最好有自知之明。”

    莫溪晴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冷冽的光芒,上天让她带着过去的记忆,再次的重活了过来,是怜悯她吗?这一次,她定然不会在被人所摆布,践踏,她定然是要活出自己的光彩,不过首先,她要有将来离开这里的资金,十岁,也就是说今年是2002年。

    虽然十岁了,可是比起同龄的孩子却是格外的瘦小。莫溪晴不停跑着,凭着以前的记忆,躲避着人,然后偷偷的溜进厨房,莫溪晴躲在一个橱柜的后面,由于莫溪晴特别的瘦小,而大家又都在忙,自然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何况这别墅的厨房就比得上寻常人家所住的房子了,很大,要躲起来自然也不是难事。

    这时候,莫溪晴的肚子忽然间叫了。捂着自己的肚子,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她要先想办法,填饱肚子才好。转动着眼珠,悄悄的打开门,偷偷的往外面看了一眼,看见没有人注意这里,于是偷偷的溜走。

    十亿的礼金,哈哈,送给了皇甫珏,一个冰冷没有心的人,一个不把自己当作人看待的男人,他每天的欺负自己,她知道,他厌恶她,在他的心里,自己不过是花钱买来的,什么两家的利益,不过是开玩笑的罢了,那时候的莫氏财团,远远不及皇甫家,但是两家仍旧是想要友好往来说白了,不过是利益的驱使罢了。

    莫溪晴大笑着,仿佛雨水打在身上并不疼,可是身体的颤抖泄露了此时的她非常的虚弱,一下子站不住,踉跄的倒在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