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作者:Fa1r龍龍 | 灵异小说 | 围观:5199

收藏

  悬疑……侦探……逻辑推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铃铃铃……”下课了,想去厕所,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同学问了问,“同学,厕所在几楼啊?”“啊,我叫田野,是你的新同学,啊,厕所在四楼,我领你去吧”“啊,不用了吧,谢谢同学,我自己去就可以”我刚要走呢,“哎,王家义,还是我领你去吧”“那好吧”。

最新章节
第二章出现幻觉 >>更新时间:2021-06-04

第二章出现幻觉
  来.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寒战,“也不是严格禁止入内么?怎么会有声音?么楼上有人?”“不行啊,王家义,你也不是始终想成了像福尔摩斯像的侦探么?怎么能怕呢?”我心里不断地说着自己,这个世界上也没鬼。便我壮起了胆子,翻越了“严格禁止入内”,慢慢的的往上走“奇怪?教学楼的门为什么开着?楼上有灯光?”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五楼楼梯口,“禁止入内”四个大字进入了我的视野,“就是这了”我心里不断嘀咕着,“咚咚”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寒战,“不是禁止入内么?怎么会有声音?难道楼上有人?”“不行,王家义,你不是一直想要成为像福尔摩斯一样的侦探么?怎么能害怕呢?”我心里不断告诉着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于是我壮起了胆子,翻过了“禁止入内”,慢慢的往上走,楼上就一间房间,可能是贯通的吧,门上写着三个大字“校长室”“不对啊,校长室不是在实验楼上么,怎么会……”好奇心使我想一探究竟,刚要拧开门把手,我停顿了一下,拿出一直带在身上的白线手套,(因为看电视上那些侦探都有,所以自己身上一直随身携带着,没想到派上用场了),戴上之后,我慢慢的拧开门把手“家义,你怎么会在这里?没有看见下面有警告么?”“啊……叔叔,你……你怎么在这?吓死我了……”“吓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叫人进,你不在宿舍睡觉,来这干嘛?”“哦……我……我昂,宿舍楼厕所坏了,所以我过来上厕所,恩……就这样,”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手放在身后,我手套放在裤兜里,“对,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看见楼下的门开着,你……”“看门的老头今天请假,我帮他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班级忘记关灯,你赶紧回去吧,没有看见下面写着禁止入内么?”“哦哦……”。...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半夜……

      从校医室出来……

      第二天男孩和女孩都消失了…同学们都议论纷纷。

      “家义啊,你小子,这回可给我听话啊,要不然我就告诉你爸爸...”“哎,别别,叔叔,你要告诉他了,他又该墨迹我了”“哈哈,你小子,前面就是了”来到了教学楼四楼,到了一个教室,门上写着“高二一班”“岳老师啊,这就是我侄子,王家义,我就把他安排在你们班里了啊”“徐校长,你就放心吧,在我这你还不放心么”“呵呵,你们班那是咱们校的尖子班,不过,我这个侄子啊,可是很不让人省心的,一定要严格的管他啊”“嗯,校长,我一定会号号管理他的”“那就好”“家义,过来,这是岳老师,就是你的班主任了"“哦”“王家义,你坐在第三排那个位置”“哦哦”于是我走了过去。

      我是王家义,虽然不是倾国倾城吧,也算是CF市最帅的男生吧,父亲是工程师,妈妈是开店的,就读在CF市二中,一心想要成为福尔摩斯……今天心情很不好,因为又转到了新学校,背着那没几本书的书包,走进了这个我不想去而又不得不去的地方,二中,因为没来之前就听说这个学校管理制度很严,所以爸爸才和学校领导商量,我也就来到了这个学校,走进教学楼,老爸说叫我去校长室找徐叔叔给我安排班级,可我连校长室都不知道在哪里,正好看到在前面窗台上有个女生在读书,于是我就走了过去,“哈喽,这位同学,请问校长室在哪里?”她竟然没理我,于是我就拍了一下她肩膀“这位同学……”“你有病啊,那牌子上不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么”我回头一看,却是有一块指示牌.“我说同学啊,虽然那有指示牌吧,但是我是新来的,哪里会知道呢,不过呢,我要还是批评一下的,你的态度呢……”“现在我更清楚你是一个神经病,竟然来这个鬼学校,吃错药了你”然后他用手把我推开“一边去,我要去上课了”“喂,我说,你态度就不能好点……”

      躺在床上,刚才的事情让我更是不能入睡……

      男孩并没有为女孩的死而感到悲伤,反而好像一切正常,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整天都有说有笑,不时还传来同学对他的讥讽……

      “我死的好惨啊……救救我”“啊,谁?”“王家义,你又怎么了?又肚子疼?你就不能老实的上课么?”班主任瞪着眼睛问道“我……我”“我什么,你要是在一惊一乍的,就去门外站着”“哦哦……”刚才是谁?好像是一个女的?她是谁?难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个事实我不能接受,我怎么会出现幻觉呢?于此同时,我也下定了一个决心……

      晚自习放学后,男孩的手机忘在了教室,男孩返回教室拿手机,这时所有教室的灯都熄了,男孩来到他班上,坐在位置找手机,突然发现旁边一身白衣服的人坐在那哭,那哭声在教室回荡着,男孩感到奇怪,“同学怎么了,放学了怎么还不回宿舍啊?见女孩没出声,灯又熄了。男孩靠近一看,借着教室外的路灯看清了她的脸,满脸的疤痕,眼角流着红色的眼泪,男孩看后直往宿舍跑:“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会是她,一定是产生了错觉。”宿舍人都睡着了,只有男孩迟迟不能入睡。半夜,男孩的肚子打起了内战,男孩原本想忍忍的,可实在受不了,男孩跑到一条小道上解决,完后男孩点了根烟,这时突然有个人拍了他下,以为和他一样也是来这干坏事的。他翻回去看见的却是在教室所见的那张脸,男孩下得瘫倒在地上,只感觉压在一软棉棉的东西上,男孩打开打火机,看见一七窍流血,舌头往外翻,更可怕的是心脏都没了。那白影一直向男孩靠近,她伸出了那苍白的手伸向男孩:“你们欺骗我,我在下面很孤单,你们都下来陪我吧!”

      “奇怪?教学楼的门为什么开着?楼上有灯光?”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五楼楼梯口,“禁止入内”四个大字进入了我的视野,“就是这了”我心里不断嘀咕着,“咚咚”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寒战,“不是禁止入内么?怎么会有声音?难道楼上有人?”“不行,王家义,你不是一直想要成为像福尔摩斯一样的侦探么?怎么能害怕呢?”我心里不断告诉着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于是我壮起了胆子,翻过了“禁止入内”,慢慢的往上走,楼上就一间房间,可能是贯通的吧,门上写着三个大字“校长室”“不对啊,校长室不是在实验楼上么,怎么会……”好奇心使我想一探究竟,刚要拧开门把手,我停顿了一下,拿出一直带在身上的白线手套,(因为看电视上那些侦探都有,所以自己身上一直随身携带着,没想到派上用场了),戴上之后,我慢慢的拧开门把手“家义,你怎么会在这里?没有看见下面有警告么?”“啊……叔叔,你……你怎么在这?吓死我了……”“吓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叫人进,你不在宿舍睡觉,来这干嘛?”“哦……我……我昂,宿舍楼厕所坏了,所以我过来上厕所,恩……就这样,”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手放在身后,我手套放在裤兜里,“对,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看见楼下的门开着,你……”“看门的老头今天请假,我帮他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班级忘记关灯,你赶紧回去吧,没有看见下面写着禁止入内么?”“哦哦……”

      “铃铃铃……”下课了,想去厕所,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同学问了问,“同学,厕所在几楼啊?”“啊,我叫田野,是你的新同学,啊,厕所在四楼,我领你去吧”“啊,不用了吧,谢谢同学,我自己去就可以”我刚要走呢,“哎,王家义,还是我领你去吧”“那好吧”

      “啊”上完厕所这个清爽啊,“家义啊,你可算是我们学校最帅的男生啦,有没有什么想法啊?”在走廊里,我看见四楼通往五楼的楼梯口,写着四个大字“禁止入内”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不让进呢”“喂喂喂,家义,你想什么呢?”“哎,田野,我问你个问题啊,五楼的楼梯口为什么不让进呢?”“啊,这个你不知道呢……我给你说啊“学校曾经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他们非常的幸福,成为人人都羡慕的一对情侣。可谁又想到男孩为了一女孩背叛了那女孩。女孩承受不了那种痛苦,来到了她与男孩曾相约的地方教学楼天台嫌自己不够漂亮,用刀划出了一道道口子,后来割腕自杀了。从那以后学校便发生了闹鬼事件。

      一天一同学从后山逃出去校外吃饭,突然发现了男孩女孩的尸体。男孩吓的魂飞魄散,等清醒来是人已经躺在了病房…,所以学校就把五楼给封了,不准任何人进去”“哦哦”

      “怎么回事?”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四五十岁的妇人问道,“什么服务态度啊?”我心里嘀咕着,“他肚子痛”“恩,医生,我肚子上着课就突然痛了,你给我开点药吧”“等着啊,我给拿点止痛药”“给,”“这个管事么?怎么这么小?”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叫你吃你就吃,哪来那么多问题,”“哦哦……”不过这药还是挺管事的,吃了不一会就不痛了

      “为什么学校会封锁五楼呢?那女的究竟是怎么死的?男生看见了什么?尸体为什么会是在后山被发现?”这一连串的问题都使我不能入睡?于是我偷偷的起来,穿好衣服,看了一下四周,舍友们都睡了,我就悄悄的出了宿舍楼,来到了教学楼。

      回到宿舍,“哎”今晚又是不眠之夜了,眼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又……

      “铃铃铃……王家义,起床了,快点,一会晚课了”“哎呀,我再睡一会”“快起来”……

      “哎,田野,你认识那个男的么?”一回到宿舍,我就开始逼问田野,因为我感觉在他身上应该能有发现,“哪个男的?”“就是从后山发现那个男的”“哦……,我不认识,你问他干嘛?”“哦哦……,没事,就是问问”“他早就不在这念了,据传说,好像从那以后就消失了……”“消失了?”“恩……不过是传说,具体哪去了,谁也不知道,不过……”“不过什么?”“恩……”“恩什么,你快说!”“你去问晨洁,她应该知道.”“晨洁?谁啊?”“恩……就是咱们学校的校草,那个男的,就是他哥哥,叫晨光,可能她会告诉你”“哦哦……她是几班的?”“就是咱们隔壁二班的”“哦哦……谢谢你了啊,田野”“哎,王家义,你想干什么?”“我不想干什么,有点好奇,哎,九点了,还不睡?一会老严又要你罚站了,(老严,是专门查宿舍的,听说原来也是个老师,后来自己就辞职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就是对我们很严,如果谁到了关灯睡觉时间还说话,叫他发现,就一晚上也别打算睡觉了),我刚才还看见他来呢,估计快来了"“啊,要上来了?那我睡了……”上完了厕所,坐在天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现在,疑问越来越多,“我死的好惨啊,救救我……”“啊,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咦,刚才怎么回事,怎么混晕倒了?那女的是谁?”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出现幻觉了,怎么回事呢?

      没想刚来,就碰到这么不幸事,哎,于是我来到了实验室四楼校长室,“咚咚咚”“请进”“徐叔叔..”“是家义啊,你爸爸给我说了,走,我领你去你的新班级吧”“哦,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