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崩塌纪元

作者:草屋疾书 | 科幻小说 | 围观:29972

收藏

  真实的是生活现实世界,幻想世界是电影世界,小说世界。幻想世界离我们并也没想像中如果远。当不存在于真实的世界与幻想世界之间的晶壁坍塌了,对于真实的世界人类来说,是危机但是机遇?这个一个新时代,新的纪元。最重要的的问题是:真实的世界人类但是也不是这个纪元的主角美国白宫,美国总统正在做一个关于加强枪支管理的必要性讲演。他的语气时抑时扬,他的演讲声色俱贸。说到动情之处,他便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说到悲伤之处,他的眼睛似乎有闪闪的泪光。。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得到晶壁之眼之后,秦牧发觉已经有四个位面连通了现实世界,最先的是美国境内的通道,连通的是《吸血鬼猎人林肯》(Abraham?Lincoln:VampireHunter)的世界。接着就是日本东京通往《生化危机3》(ResidentEvil:Extinction)的世界的时空通道。接着就是德国境内通往《美国队长1》(CaptainAmerica:TheFirstAvenger)的世界的时空通道。最后就是缅甸境内通往《终结者2》Terminator2:JudgmentDay的世界的时空通道。

      阿曼特上尉拿起一块四寸左右的的银白色的薄板,在上面的一个按键长按了数秒。突然薄板镜面一亮,出现一幅画,画上还有一条框,上面仿佛有东西流动,框的中部不断地被蓝色注满。

      “好的主持人!”吉米说道:“由于日本军队已经封锁了整条街区,所以我们不能靠近事发现场。因此,我跑到这楼顶上,这样可以远远的看到事发现场。”

      “你好,主持人!”

      准备充分后,秦牧便马不停蹄的赶往缅甸。在缅甸某个无名荒山上,他找到了时空通道。这通道像个半圆的光环。走到这光环前,他毫不犹豫地穿过去。眼前景色一变,秦牧便出现在《终结者2》世界某幢楼房楼顶上。

      通过阴暗的楼道,走到大街上,秦牧开始着手那些事要做。

      轰的一声,基地门被炸开,美国队长带着队员们冲进去。里面的九头蛇士兵向他们疯狂扫射。但见蓝色光线织成一片几乎密不透风的网。但这没有吓到美国队长及其队员。这种情况太正常了,除了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有点怕之外。后来就不怕了,因为这些光线射不到他们身上。而美国队长的好友,巴基·巴恩斯更是一往无前,冲到了美国队长的前面。

      得到了T-1000后,秦牧将警车开到一边藏了起来。因为他还要等T-800.

      "联系上国防部长了吗?"

      这个士兵吹了吹实际上没有一点火烟的能源枪枪口,然后牛气哄哄地说了一句:“美国队长就这种水平啊,我还以为打不死呢!真不知其它基地的人是不是鲁德钛多了,这种小样都搞不定。”

      “在日本,有人已经判定入侵的丧尸就是电影生化危机中的丧尸,并且在我们到达楼顶之后,连线之前,我已经录到了舔食者与暴君的出现。舔食者行动虽然很快,但仍然被军队消灭了。有重机枪面前,它没有任何威胁。暴君虽强,但也被消灭了。虽然普通枪支无法将它击杀,但反器材武器配合特制的开花弹,仍然是非常有效的。更别说导弹和炮弹了。一炮下去,灰飞烟灭。”

      原来在一周前的某夜,可恨的美国队长,斯蒂夫·罗杰斯对阿曼特驻守的基地进行了攻击。对于可恨的罗杰斯,在所有的九头蛇基地都有传闻。有人说罗杰斯及其带领的士兵很会躲闪,那怕是无后座力的能源武器都无法射中。有的人说不是罗杰斯及其士兵会躲闪,而是他们有上帝保佑,明明按照平时练习时射击水平的话,是绝对能射中他们的,但偏偏就不合理地射偏了。正面射击队长先生射到盾牌也就算了,从背后偷袭队长也能预先知道一样用盾牌挡了。

      原来这个水晶球是晶壁之眼,是真幻之壁崩塌之后,留下的唯一产物。融合它之后,就能看到通往幻想世界的时空通道及其位置,并能知道通道有没有东西通过通道,什么东西通过了通道。得到晶壁之眼后,秦牧同时也得到了一些关于时空通道的信息。原来,真幻之壁崩塌之后,随机幻想位面,随机时间,随机地点会出现时空通道连通现实世界随机地点。时空通道产生后,现实的人能通过时空通道进入对应的幻想世界,而对应的幻想世界的人也能进入现实世界。

      "汤姆,这里交给你了"。

      打仗不是这样打的,阿曼特进迅带着士兵就逃。

      “阿曼特上尉,现在我提拔你为上校,现在你把得到这东西的说细经过告诉我。”红骷髅激动道,同时也明白这两块东西的价值。同时更没有忘记阿曼特上尉的功劳,直接给他连升三级。

      连升三级的阿曼特也很激动,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一下情绪,用平缓的语气给红骷髅报告他的神奇经历。

      带着特制的绝缘手套,秦牧将T-1000搬到警车的尾箱里。好家伙,起码有400斤重。幸好秦牧事先准备了起重工具。

      日本,东京的某条大街。突然有个人凭空出现,奔涌的车流立时停顿。追尾的车俩如同骨牌效应一般,在整个街道上漫延。事故车俩的司机纷纷下车,各自用自己能表述的最亲切的言语互相问候对方的直属乃至旁属,上三百代乃至下三百代的亲人。

      “这怎么可能!”阿曼特在心中怒吼。要知道,整个基地是相对密封的,爆炸的气压也能将所有人压死,爆炸的声音也能将人震死,更别说山峰塌陷时的巨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