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回档少年时

作者:邓丁 | 校园小说 | 围观:17412

收藏

  的话你生之不幸的、活之不幸的,那是时代的扭曲与被强暴的灵魂给你打上了不可以重新来过的人生印记。  2018,重生活各有各的不幸,张云起最大的不幸是讨了一个贤惠的老婆,生了一对乖巧懂事的儿女,混了小半辈子,发家致富是遥遥无期,但歪好也脱了贫,嘿半个月前,他在接女儿放学的路上遇到了一起肇事事件,当时一辆失控的福田m3迎面撞上一个过马路的小女孩,他脑子发热,冲上去推开了女孩,然后大卡车从他的身上碾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1992年。。

精彩情节:

        现在大妹张春兰过来给他搭把手,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做事,倒是轻松不少。

        春兰说:“我在梁猪倌那里割了一斤肥肉,还买了一箍碱面,今晚咱们吃土豆炖肉和面条。”

        没手表,也不知晓时间,他靠着旱烟棒干熬到天色乌青,跑到不远的月牙河边洗了把脸,回到烤烟房从门背将拖拉机摇把翻了出来,发动拖拉机,“突、突、突”的轰鸣声立时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一时间,张云起眼睛酸胀的厉害。

        今儿个就更惨了。

        今年年初,老爸张六顺入狱坐牢,因为偷了发电站的电缆线,家里老大叫张云峰,今年23岁,因为家里太穷又拖家带口的,婆娘都还没着落,这在早婚早育的90年代是名副其实的剩斗士;老二张秋兰已经嫁人,刚生娃在坐月子,前几天老妈刘玉凤带着老五赶去照料。

        张云起把一捆捆的烤烟搬下拖拉机,解开绳子,大胡子依次评级。

        在人少的土路上,他把拖拉机开得飞快,进了封阳县就绕郊区远路走,在破晓前,顺利地赶到了江川市烟草站。

        从田里到烤烟房差不多有四里山路,张云起在车辕上挽一根套绳,扣在肩胛里拉车,春兰就在后边推,走过灰尘漫天的土路,平坦的路上,他一般不让春兰推,一个人拉着走,一旦上坡的时候,他就使出浑身的劲拼命拉车,尽量减轻后头推车的香兰的负担。

        他把剩下的大半包烟全塞给大胡子:“麻烦叔了,赶明儿我过来卖烟您多多照应。”

        这话张云起已经听腻了,村里好些烟民在抱怨呢,今年封阳县烟草收购严重的供大于求,价格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这也是个发财的机会,因为他知道今年江川市烤烟收购价高。

        天早已黑严,远处村子里亮着模糊的灯光。在云溪村的深处,不知谁家婆姨正拖长声音呼叫孩子回家睡觉。

        大胡子笑道:“麻烦倒是不麻烦,只希望小伙子你要不忘初心,继续给江川市的财政收入和四化建设做贡献。”

        春兰回家伺候牲口,洗碗洗衣服,做完这些,还要做饭送到烤烟房,然后兄妹俩蹲在这个漆黑的荒野里,就着烤烟房土灶上的火光有滋有味地吃他们的晚饭。晚饭通常都是红薯玉米拌饭和坛子辣椒。

        张云峰惊讶得有点反应不过来。

        大胡子乐了,他就没见过把倒卖烟草说的这么义正言辞的:“小家伙,嘴巴子挺利索的呀。成,跟我进来吧。”

        重生以来,他就一直在琢磨这事儿,如果能说服大哥当烟贩子去江川市贩烟,准能挣钱但问题是,跨境卖烟在老百姓眼里还是倒买倒卖,没人敢这么干。

        朱达是大哥的小学同学,两人铁交情,有时跑夜车大哥会给他作伴,顺带把车也学了。张云起知道大哥想买辆拖拉机跑货,但这年月的拖拉机要七八千一辆,对于老张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所以也只能是想想了。

        从烤烟田里到村口有一道大斜坡,陡得跟埃及金字塔似的,他得挣着命拉车才能拖动,两只手都快要趴到地上了;春兰和他都大汗淋漓,眼珠子泛花,气喘得象两只风箱,尤其是他的肩胛,被绳子勒得火辣辣的钻心痛。这时候,他眼前就不由地浮现出黄河岸边那些手脚并用、匍伏在石壁小道上的纤夫。

        明天去封阳县城卖的烤烟已经装车,烤烟房里也有新烟正在烘烤。这是大几百的家当,得有人守着,农村人厚实,偷鸡摸狗之流也不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