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在古代的锦绣良缘

作者:夏天的麦垛 | 校园小说 | 围观:8002

收藏

  再次活了一次,不眷恋前生,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好今世,虽然想要躲在角落里平平淡淡生活怎么如果难,我以为遇上真正来到这里的我叫萧玉锦,应该是这具身体的父母希望她可以锦衣玉食幸福的走完这一生,但是希望只是希望。萧家世代从军,但是到了萧玉锦父亲这一代只有萧玉锦的父亲萧亦从军,官居二品的大将军,但是不幸的是在战场上战死,母亲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病倒了,在半年之后便撒手人寰,那一年萧玉锦六岁,之后她就跟着祖母生活。。

精彩情节:

        在这个时代虽然女性地位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低,但是这样退亲绝对也不是光彩的事情,萧玉咏在未婚夫受伤之后立马悔婚,这样的行为我心里是不敢苟同的,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二叔二婶竟然也会支持,不过他们夫妻俩那么自私,同时萧玉咏相貌也确实出众,平时在家里也是十分受宠,这样想来也可以想通。

        祖母见惯了二人的时常拌嘴说道:“是呀!接近年关,近日的雪下得是越发大了,大家虽住在同一个大院里,但走过来毕竟还有一段距离,以后也就不用像这样时常过来请安了,我有玉锦这丫头陪着,时光也好消磨。”

        扶着祖母在主位坐下,大家纷纷起身请安,过后大家嘻嘻哈哈的开始聊天。三婶佟婉笑着说道:“这天寒地冻的还是老太太这里暖和,地龙烧的足足的,让人呆在这里就不想走了”。

        父亲去世后二叔萧清接替了父亲当家人的位置,这个二叔在太学教书,官职不高只能算是天子脚下官职相对比较低的,萧清不是祖母所生,关系并不如亲生母子那样亲密,但是由于二叔的生母过逝的早,二叔由祖母扶养长大,对祖母也是十分敬重的,跟着祖母生活的我并没有吃很多的苦头,只是在府里的存在感很低,基本跟着祖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祖母深知他脾性,笑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是知道你这份心的。”

        二叔萧清瞪了二婶一眼,忙说道:“母亲哪的话?我们做子女的本该日日来请安伺候,母亲大人您体恤我们才是一月来两次,怎可不来请安呢?”二叔一直以高雅文人自居,但是性格软弱,为人自私,在这一点上他和二婶倒是很合的来。

        本来是男才女貌的好亲事,但是由于前几日杨松风骑马摔断了腿,估计以后想要正常行走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所以萧玉咏死活不愿意嫁过去了,嚷嚷着要退亲。萧玉咏为人清高孤傲,尤其是二叔接管萧家之后一直以萧家嫡长女自居,但是由于二叔官职不高,高不成低不就拖到前两个月刚刚定亲。

        ------题外话------

        环顾房间,整体布置的清新雅致,这些都是疼爱我的祖母亲手布置的,祖母出身大家,祖母的爹爹耿钟书是内阁大学士,年近七旬,已经告老还乡。

        三婶出自商贾之家,家境富足,对于二婶时常故意短缺的金银虽然不在乎,但是对于二婶的这种行为很看不上。三婶赔笑道:“哪的话?嫂嫂今日火气怎么这么大,我只是说老太太这暖和,你这头怎么一点就着呢?莫不是为了你家大丫头的事情上火吧?”。

        二婶赵香儿不悦低说道:“你的意思是,就老太太这暖和,你们院就不暖和?我少了你们院的炭火供给?今天跑老太太这告状来了”。二婶为人泼辣并且自私,在她管家之后,她处处都要压三房一头。

        虽然杨松风父亲的官职不高,但是长相俊朗,同时年少有为,是太学同龄学生中的佼佼者,前途无量,萧玉咏这才答应这门亲事。

        我悄悄的看了一眼我这位姐姐的脸色,她发现我在看她的时候脸色有一瞬间的尴尬,随即高傲的对我仰起头。

        祖母唯一的儿子走了,我就是她生命中最珍视的人,虽然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但是祖母同样也是我生命中最为珍视的人,是我这两世真正对我好的人。

        她在我父母去世前,因为她父亲是庶出,在地位上低我一头,但是二叔掌家之后,大家对二叔庶子的身份似乎淡化了,所以我的这位姐姐平时在萧家也是趾高气扬,别说外人,就是在萧家内部大家都尊称她一声大小姐,我这位嫡出的小姐在大家眼里的地位还不如我这位姐姐。

        ------题外话------

        祖母深知他脾性,笑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是知道你这份心的。”

        环顾房间,整体布置的清新雅致,这些都是疼爱我的祖母亲手布置的,祖母出身大家,祖母的爹爹耿钟书是内阁大学士,年近七旬,已经告老还乡。

        二婶赵香儿不悦低说道:“你的意思是,就老太太这暖和,你们院就不暖和?我少了你们院的炭火供给?今天跑老太太这告状来了”。二婶为人泼辣并且自私,在她管家之后,她处处都要压三房一头。

        我悄悄的看了一眼我这位姐姐的脸色,她发现我在看她的时候脸色有一瞬间的尴尬,随即高傲的对我仰起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