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犹豫(一)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山村。床上躺在一个男人。他双眸紧闭,一动也不动。仅有一个女孩在旁边望着他。爬在床边用手挑拨他的睫毛。女儿疑惑道:“爸,你为什么要带个死人回去啊!”父亲特别强调地地说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山村。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他双眸紧闭,一动也不动。

    只有一个女孩在旁边看着他。

    爬在床边用手挑动他的睫毛。

    女儿疑惑道:“爸,你为什么要带个死人回家啊!”

    父亲强调地说道:“他没有死,只是暂时昏迷。”

    女儿轻声地“哦……”了一声。

    父亲责怪地说道:“叫你照顾他,你还挑三拣四,是不是对你父亲我有什么意见吗?”

    女儿不满地说道:“哪有啊!只是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点也不好玩!我干吗要陪个死人说话啊。”

    父亲强调地说道:“跟你说,他没有死。暂时昏迷。你啊,是不是故意的。”

    女儿不满地说道:“我就说,他是个死人,死人,死人。”

    向父亲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父亲无奈地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好好照顾他,我采药去了。”

    女儿有气无力地看着他说道:“好吧。”

    说完之后父亲就走了,她继续用手挑动他的睫毛。

    都已经第五天了,荷香依旧不吃不喝不休息。

    她还在想着那个男人。

    “哎,哎,哎……”

    她还是用手在不停的逗弄着他的睫毛。

    突然,有气无力的说道:“好无聊啊!真没劲。”

    趴在旁边看着,她心里想趁这个时候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也总比坐在这个死人旁边更好。

    她不停地向他做着鬼脸扮可爱。

    就是没什么反应。

    不到一会儿她又倍感无聊抱怨地说道:“天哪,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痛苦的日子啊!”

    突然,他的嘴角在蠕动。

    咿语梦呓不停地叫着:“荷香……荷香……荷香……”

    就是声音很小很微弱。

    她也觉察到了他有了逐渐苏醒的意识。

    就不停地在他的旁边走来走去。

    用一种不解的眼神打量他。

    他其实长得很好看的。

    长长的睫毛,尖尖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浓密的黑发,标致的五官,黝黑的皮肤。

    只是眼睛还没有睁开。

    她也说不出来。

    综合上述,就是一个帅哥。

    “荷香……荷香……荷香……”

    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她的名字。

    她没有听见,只看见他的嘴唇在蠕动。

    她坐在床边,低下头。

    侧耳倾听他嘴里含糊的说什么。

    长长的秀发搭拉下来遮住了他的脸。

    “荷香……荷香……荷香……”

    反复的叫着这个名字。

    她在想,难道是他的情人吗?

    他嗅到了头发的香气。

    突然,他毫无知觉地抓住她的手。

    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荷香的名字。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男生抓住她的手。

    而且,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一个男生。

    这个男生的年纪看起来应该和她差不多大。

    她的脸上渐渐有了羞涩的表情。

    心跳加剧着。

    她抬起头,头发离开他的脸上。

    她看着他,盯着他的嘴唇。

    脑海里有了想亲吻他的感觉。

    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或许,他的嘴唇有一种诱惑力吧。

    令她不知不觉地靠近着。

    周围的视线也跟着暗淡了下来。

    “一秒,两秒,三秒……”

    五秒的时间她的嘴唇贴上了他的嘴唇。

    终于亲到他了。

    唇齿相依地感觉使她浑身无力,恋恋不舍地停留在他的嘴唇“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她不想这么快结束掉自己的初吻。

    当她吻够了想退回来的时候。

    渐渐朦胧地意识里他感觉有人在亲吻他。

    以为荷香就在身边,他就是睁不开眼睛,看不到荷香的样子。

    他趁势抱住她,没有被男人如此这样地抱过。

    心里既紧张又害羞。

    脸红了起来。

    没想到,他在热烈地狂吻着。

    她的心跳戏剧性的在加速。

    “扑通……扑通……”

    脸上的红晕更加深了。

    她很想推开他但又舍不得离开这种酥到骨子里地感觉。

    她浑身力气被抽掉轻轻哼唧着。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但不想被迫就这样结束。

    她的双手环过他的脖颈热切的回应着。

    他现在毫无意识地做着事情醒来后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突然,他的嘴唇向上移动着。

    从额头到眼睛,鼻子。又回到嘴唇上。

    他狠狠地在嘴唇上亲了一下之后又到下颌。

    直到脖子他舍不得放开细细的品味着。

    停留在脖子上的时间长了她就有了情欲。

    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直到实在受不了他的舔弄。

    她很想推开他。

    但是她却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她可不想糊里糊涂地把自己献给这个男人。

    “不要……”

    奈何他力气太大无法挣脱钳制。

    他的双手又在她的脸上摩挲着。

    此时,他放开她了。

    然而她根本就没有打算撤退。

    反正,爱就爱了。

    她又吻上了他的嘴唇。

    依然狂吻着。

    只不过,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羞涩了。

    反而表现的十分大胆。

    这个女孩叫朴可慧,韩国人。

    长年旅居日本。

    和父亲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她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那种奢侈浮躁拜金的生活。

    她之所以跟父亲来到日本就是为了逃避学习跟父亲学习医术。

    她之前去过很多国家,唯独喜欢中国。

    更喜欢研究中国的医术。

    她看过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认识了一些不知名的中草药。

    还有《黄帝内经》《伤寒论》《百草集》等等。

    中国的医学文化源远流长令她崇拜。

    现在,就算称之为‘医药才女’也不过分。

    就是不喜欢读书。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就是没有柴米油盐。

    不久就要回国了。

    却没有想到临走之前可以有一场一见钟情,刻骨铭心的爱情。

    虽然算不上刻骨铭心。

    但是她却永生难忘。

    她相信还会有相见地那一天,此生足矣!

    他们没有过分的举动。

    她知道他醒来之后就会忘记。

    只要她记得就好了。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