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东京广场

作者:yur | 校园小说

收藏

  遇上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又能选择接受你条件好坏的人不很容易。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机率微乎其微。那就遇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好好珍惜?也不是物质条件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能遇上一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危机(二)_东京广场_ 孝濂, 梨香

    父亲对荷香柔和地地说:“回去吧。我明白你还在为你母亲的事情在怨愤我。事情过去的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够宽恕我吗?我需你回去帮我。你明白吗?我回家空空荡荡的,仅有我一荷香冷冷地说道:“我是不会忘记我母亲是因为你而惨死的。明天集团会议,记得不要迟到,整理好自己。我走了!”。...

    父亲对荷香温和地说道:“回来吧。我知道你还在为你母亲的事情在怨恨我。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我需要你回来帮我。你知道吗?我回到家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我也累了,需要有个人在我身边来帮我分忧。那么大的公司我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需要有人出谋划策。你也应该放下了。难道你要背负仇恨一辈子躲着不见我吗?那你为什么会在公司出现困难的时候出现。我知道你心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弥补吧。”

    荷香冷冷地说道:“我是不会忘记我母亲是因为你而惨死的。明天集团会议,记得不要迟到,整理好自己。我走了!”

    说完就走了。

    想着父亲,荷香与他这两天的朝夕相处当中发现了父亲脸上幸福地笑容。

    原来在岁月的流逝中,父亲也老了。

    她也懂得理解父亲。

    因为母亲的事情,她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他。

    深夜里。

    一个人在海边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

    荷香想起了孝濂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又一次地沉浸在悲伤中。

    虽然在父亲面前装得很坚强,但是对于感情她是脆弱的。

    集团会议。

    高层领导和股东们陆续到场,关于解除山田薰会长的职务。

    桌子上放着是公司近期财政报表。

    股东甲说:“各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公司近期所面临的困难。在山田薰会长的领导下公司经营不善,效益持续下降。这都归结于他一意孤行不听劝告独断专行致使公司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公司在他手上我们只能血本无归。所以,我们不能再任由他为所欲为了。经过我和其他股东一致决定解除山田薰会长的职务。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股东乙:“各位,不要再犹豫了。公司还不上银行贷款,银行打算起诉。资金得不到解决。导致公司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不能及时填补。山田薰一句解释都没有。到现在他还没有出现,不管公司的事务,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么大的烂摊子要我们给他收拾吗?桌子上是近期的财政报表大家不妨看看。和我们说的是否一致?”

    山田薰说:“关于公司财政危机问题有些人心知肚明,这并不是公司经营不善,而是有人想联合外面公司来打垮我们。”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走了进来。

    在座的人都议论纷纷。

    山田薰说:“至于我担不担任会长,并不是由你们几位决定。各位,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们,公司里有些人借着合资的幌子干着吃里扒外的事情。我刚才也说过,公司出现这么大的财政危机是有人从中作梗。要不是有人私自挪用公司资金用作其它。公司资金运转正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人。我想各位不必知道。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股东甲嗤笑地说道:“你这是找理由在推脱自己的责任。你说有人挪用公司资金。好,拿出证据呢?不然我就当你是在胡说八道,恶意诽谤。”

    山田薰说:“至于证据,我想你还是先解释一下出卖公司研发项目产品自主权给其他几家竞争公司以换取利益的事情吧。工佐先生。”

    工佐竞雄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你分明就是在推诿,不想离开公司。就朝我身上泼脏水。”

    山田薰说:“是吗?我想有些事情你还是亲自向警察去解释吧。”

    门被打开,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警察甲走到工佐面前说道:“工佐先生你好,有人举报你近期私自挪用公司资金用作其它。请你跟我回警局配合我们调查。”

    工佐竞雄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你说我挪用公司资金,请你拿出证据来,否则你要为你刚才说出的话语负责。”

    当警察拿出一支录音笔放在他的面前,按下播放键里面传来他与其他几家竞争公司负责人的对话。

    他顿时脸色煞白,辩解地说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段录音?”

    话一出口,他已经承认了。

    想改口都已经晚了。

    山田薰走到他面前说道:“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下半辈子还是在牢里好好地反思自己的过错吧。”

    工佐竞雄站了起来对山田薰狠狠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即使我在牢里也不会让你的日子过得那么舒坦的。我还会回来的。记住你今天是怎么对我的,将来我一定会如数奉还。”

    山田薰说道:“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都会一一接招的。记得不要早死在牢里,我会等你的。”

    说完之后工佐被警察带走了。

    山田薰对其他股东们说道:“至于你们几位,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至于怎么做自己看着办,我要的是你们的诚意。我之所以留下你们不是你们对我有多么地重要。我不想赶尽杀绝。”

    那几位股东在交头接耳,股东乙站起来说道:“山田会长,我们都是听从工佐的教唆才这么做的。不关我们的事情。”

    山田薰说:“是吗?那好只要你们愿意转让自己手中百分之五的股份,我可以既往不咎。记住,我只要你们手中的百分之五。另外,你们已经没有权利插手公司的事务了。只要你们老老实实,我确保你们高枕无忧的度过下半生。否则,我把我手里的证据交给警方你们知道后果的。自己考虑一下吧。”

    股东说:“只要你能保证我们不会有事情我们愿意转让。但是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

    山田薰说:“你只有选择相信,因为你们已经失去了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山田薰继而又对高层领导们说:“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是了解我的为人。只要你们安安稳稳地做好你们份内的事情,我可以保证你们都能获取更多地利益。如果有人还心存侥幸地话啊,你们是知道我的手段的。如果你们让我痛苦,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在座的人都沉默不语。

    山田薰说:“既然各位都没有话说,那我说。关于公司内部人员调整以及资金流动走向……”

评论
评论内容: